第256章 凶手是钟离隐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256章 凶手是钟离隐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一句话,千层浪。

    赵殷话未落,钟离滟已道,“冶哥哥没来。你在也是一样。”说着,豁然抬手,指向钟离隐,“杀害太子哥哥的凶手就是他,赵殷你快为我太子哥哥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回公主,五皇子在别馆守着太子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宫人走出,须臾,钟离滟的身影出现在大殿内,娇艳依旧。只是脚步匆忙,脸上透着几分冷戾。进殿,不曾请安,直接掠过皇上,看向赵殷,“冶哥哥呢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宣!”

    听到大殿外忽而传来的声音,赵殷转头,一宫人走进来,禀报,“皇上,皓月如公主在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放我进去,我要见冶哥哥!”

    其实,不打开看有一点儿也是可以肯定的。上面所有写,大元必是完全无辜的。还有就是……

    赵殷淡淡一笑,拿着卷宗却没有要打开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分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刘大人真是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过之后,赵大人若是有什么疑问,尽可问我。”

    赵殷听言,垂眸,看着眼前卷宗,眼底漫过一抹异色,伸手接过。

    “赵大人说的是。之前的结果是模糊了些。毕竟,要真实真切的弄清一件事,都是需要一个过程的。想来赵大人能够理解!”刘正说着,把一个卷宗递到赵殷跟前,凛然道,“现在,赵大人想要的,想知道的都在其中。赵大人请预览。”

    国与国之间的交涉,强硬是必须,必须不能要的是懦弱。最起码在明面上一定是如此。至于其下,多是分析利弊。就算要退缩,也定是高大上的走。那种……你给我等着,我早晚会回来,你早晚会后悔的气势一定要有。

    赵殷听言,挑眉,看着刘正,肃穆道,“结果?赵大人给我什么结果了吗?”言辞少了对皇上基本的恭敬,强势开始外溢。

    “听赵大人刚才言辞,好似对我查探出的结果有所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刘大人!”

    刘正起身,转头看向赵殷,“我是这次负责查探谨太子一事的刑部大臣刘正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!”

    “平身!”

    刘正大步走进殿内,跪地,请安,“微臣叩见皇上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看着从外走来的刘正,赵殷眼帘微动,而钟离隐依旧沉默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声音入耳,众人转头。

    “赵大人这样说,可是不相信本官查探的结果吗?”

    皇上心里冷笑,这要是应了他们,大元国威何在?他这个帝王的威严又将何处摆放?

    然后,根据这个结果。再听他们理直气壮的向大元索要交代吗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一番查探之后。他们会得出个什么结果?说:钟离谨的死,是出自大元人之手吗?

    京城之内,天之脚下,任他们随意游走。大元百姓任他们询问。看他们视他这个皇上和大元百官为无物吗?

    让他们打着查探钟离谨死因的缘由,把大元京城搅的鸡飞狗跳吗?

    他们来查?呵……

    赵殷拱手,恭敬道,“吾太子的事,让元帝劳心了。眼下吾太子之死却有异。元帝又是政务繁忙,此后就由我等来查吧!查明所有,向吾皇有个交代,亦慰太子在天之灵,死而得安。”

    要是真有人发现了有损大元东西。那么,那人也绝对活不到现在。如此,召来又如何?定然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就算有所发现,要么是无关紧要的。要么……就是直接对皓月不利的。反正,所有必然都是跟大元无关的。

    查探的过程,皓月护卫是参与了。可在大元的地盘上,他们能发现什么?

    这话说的,十足的奸猾。

    皇上听了,沉重道,“谨太子突然出事,朕也受到很大震动,甚至不能相信,亦有多重怀疑。之后,随即派了不少人下去查探。查探的过程中,皓月护卫一直随同。期间有何发现,赵大人有何疑问,不解,可宣他们过来一问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我皓月太子突然亡命,怕不是意外这么简单。”皓月右相赵殷,看着上位者,神色肃穆,面色沉痛。

    不过,跟上位者,从没道理可言。

    紫黑,紫黑的尸体,满身的伤痕,近乎致命的伤口。如此,大元皇帝竟开口能说出意外两个字。也是无耻到一定程度了。

    意外?

    相互简短的见过礼之后,皇上率先开口,“对于皓月太子的意外离世,朕很是心痛。也望皓月皇能够节哀。”

    钟离隐听了,点头没再多言。

    “回王爷,五皇子心中悲痛。在别馆守着太子殿下未能过来。”

    钟离隐看着眼前几位皓月大臣,开口自然问一句,“冶儿呢?”

    真是无论何时,这表面的东西都没丢了。

    钟离隐起身,皓月几位官位又相继给钟离隐见了礼。

    “谢皇上!”

    “仁王无需多礼。”

    钟离隐神色凝重,眸色却温和依旧,不疾不徐走进去,拱手,弯腰,“见过皇上!”

    看到钟离隐,大殿之上众人神色难辨,心思各异。

    当钟离隐来到,该在的人差不多都已整齐的聚在了大殿上。气氛沉寂。

    钟离隐点头,什么都没说,披上外衣随着御林军前往皇宫而去。

    “仁王爷,皇上有令,请你即刻入宫一趟。”

    别院

    不过,当家做主虽辛苦一些却也愿意。累一些,总是比什么都不能开口,不允插手的强。

    庄诗雨放松身体,躺在软榻上,眉宇间露出一丝疲惫。在这多事之春,一个女人撑着一个府邸并不轻松。

    “是!”秋红领命,下去忙活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下去忙吧!我想歇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跟管家也说一声,让他派人守好府门,这几日闭门谢客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心里思索着,静默良久,庄诗雨开口,“在皓月的人离开之前,交代下面的人,无事不得外出,凡事谨言慎行。谁敢多言,嚼舌乱议,一律杖毙!”

    除却以上三人,余下的十余位使臣,最大的作用,也就是助助威,凑凑人数吧!

    而皓月五皇子钟离冶,听说跟钟离谨关系十分亲厚。所以,他跟着来,看似也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大将军霍平,矫勇善战,勇猛英勇,声名远播,他随着来是护送,同时也是防御吧!

    皓月右相赵殷,正一品大臣,精明睿智,足智多谋素有贤名,由他来跟大元交涉倒是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庄诗雨听了,静默。

    “数万兵士!因兵士不能靠近京城,既在京城外数十里候着。”

    “带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管家(庄家管家)说:有皓月五皇子钟离冶,右相赵殷,大将军霍平,还有皓月皇帝身边一近身公公,以及三品以上的官员数十位。”

    “来的都谁?”

    秋红点头,“已经入京了,先去了别馆,看过皓月太子之后,应该就是要入宫了。”

    庄诗雨摇头,未多言,低头抿一口茶水,随意道,“皓月的人入京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小姐,可是哪里不舒服吗?”秋红从外走进来,看庄诗雨面色不是太好,随着问一句。

    想到老管家这句话,庄诗雨眸色暗了暗。人已不再边境?除此再无其他,连现在在何处都不予告知。云榛,对府里的一切,你就那么无所谓吗?

    “三爷已不再边境,娘娘无需在派人送信送物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京城*三皇子府

    男人火了,可是她还是好困怎么办!忍着打哈欠的冲动,正危襟坐老实态。

    容倾看此,挠头,看来有几天要不得好脸了。

    认错,男人听到了,却连哼一声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错了!”

    扣钱她刚习惯,又开始禁足了吗?

    这话出,容倾那小脑袋瞬时耷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湛王嘴巴微抿,“不止是扣钱,还要禁足。”

    湛王话没说完,看容倾麻溜从袖袋里拿出一个荷包,双手捧着递给他,“我都上交!”

    “以后再给我说话没点儿忌讳,本王就……”

    屁股上挨了几下,被训了一通,容倾老实了。

    听着马车内传出的动静,凛五,凛一对视一眼,疑惑不明。这是怎么了?刚刚明明还好好的,怎么眨眼功夫,就动手修理上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打是亲骂是爱吗?今天本王也让你好好感受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脏话!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

    “夫君,我刚才说的只是梦话!”

    “憋住!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疼!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几天不打上房揭瓦,本王纵着你,你越发给我口舌无忌了。”

    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看此,湛王豁然明白,明了瞬间面皮抑制不住颤了颤,随着伸手把人拉过,抬手!

    看到容倾眼睛盯着那不该盯的地方猛瞧,脸上那个表情惊奇,欠抽。

    湛王听了,一时没明白过来。直到……

    容倾听言,反射性抬手抹一下嘴巴。而后在看到湛王腿根处那一点儿湿后,猛的抬头,看着湛王,一句话没经过大脑,脱口而出,“这个……你刚自己撸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把口水擦擦。”

    容倾揉着眼睛,不明所以坐起,“谁又惹你了呀?”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呀!让人一点儿准备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去一边睡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困!”

    “起来!”

    话入耳,在湛王抬手那瞬间,某人恰时的睁开了眼睛,抬眸,满是无辜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纵着她是一回事儿。受不了这口水,是另外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“容九,再不起来,本王就把你丢出去。”

    没反应!

    “容九,起来!”

    人没情调也就罢了。现在连睡着了,都如此会大煞风景!

    这静谧,美好刚上心头,还未品过味儿来。就见容倾嘴角那一滴口水突然外溢,并眼睁睁看着它滴落在衣服上时。画风纵裂,男人脸色随着黑了。

    轻拥着,感受着一刻的安逸,静好。然……

    轻叹一口气,手指轻轻抚过她脸颊。夫纲不振也罢,纵容过度也好,他只觉现在这样很好。

    家有河东狮,曾经看着都觉可笑。可现在,被她掐一下,看她凶巴巴,他竟是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对着他,她现在是越来越自在了。不,已经不是自在,而是都敢对他凶悍了。

    睡着的样子,都是这么没心没肺的。

    听着容倾平稳的呼吸,湛王拿开手里书,垂眸,看着容倾安逸的小脸儿,眼底溢出点点柔色。

    这晃晃悠悠的马车,几乎是摇篮,容倾闭上眼睛,没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早起,湛王眉宇间是难掩的餍足。而容倾却是截然相反,困的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男人如她所愿,不再慢悠悠的逗她,开始发力。其后的事,如以往每次一样,容倾哭了,男人笑了。

    容倾这样想的,也那样做了。之后……

    看容倾从来求饶,第一次求他赶紧做。男人胸膛中涌动的笑声溢出,情动满溢,开怀不已。听的人,想上口,又想上手。

    不紧不慢的挑逗,不疾不徐的逗弄,那个温柔绵长,搅的容倾差点狂暴,直求他赶紧简单粗暴,做了实事赶紧了事儿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某男人收到礼物,似乎心情不错。而后,晚上开始折腾……不,是折磨!

    “我说呀!还是算了,我对那种地方一点儿也不好奇。”说完,躺下,伸手抱住湛王腰身,开始补眠。

    看着容倾那晶亮的眼眸,湛王不咸不淡道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湛王话出,容倾腾的坐起,“真……真的?”

    “去青楼红馆。”

    容倾一听,嘿嘿一笑,放下车帘子,在长椅上躺下,头枕在湛王腿上,仰头看着他,“相公,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呀?”

    湛王眼帘未抬,翻看着手里书,淡淡道,“确定许小姐,而不是许家三少爷吗?”

    容倾坐在马车上,拉着车帘看着外面,好一会儿,扭头,看向湛王,“王爷,你看,那里站着的是不是许小姐?”

    要表现也得看人,对着湛王还是免了吧!没的功没捞着,反坑自己一把。

    京城来人且位高权重,这应是表现自己的机会。可,当这个贵人是湛王时,胡文彬只求无过,不求其他。

    湛王离开,胡文彬不觉大大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湛王跟容倾在麟州只停留了两日既离开了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“下官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下去吧!”

    特别是皓月的人说的话,他更不会轻易相信。

    对事,对人,总是怀疑,于周正是职业病使然。而于皇上却是本能使然。

    南宫紫说那是皓月太子,等同放屁!

    “下官遵命。”

    皇上听了,静默,少时,淡淡道,“你继续查探,有发现即刻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她说是皓月太子没错。”

    皇上看着周正道,“皓月太子妃看过怎么说?”

    只懂得看病的,跟懂得查案的,从他们各自的答案,区别尽显。

    确定那具尸体,确实是钟离谨没错。

    周正上前一步,恭敬道,“下官带了仵作过去。确如郭太医所言,皓月太子确中毒,至于是何种毒,现还无法确定需进一步查探。也因尸体浮肿的厉害,为确保不会出现任何一个万一。下官把尸身上所有印记都记了下来,以作探查,做最后的确定。”

    皇上听了,眉头微皱,转头看向周正。

    “落水之前,皓月太子似已中了毒。现在全身呈现黑紫态,又加上泡水,全身浮肿的厉害,身体已是变形。只是,从身高和面部轮廓隐约可辩应是钟离谨没错。”太医禀报道。

    皇宫

    过分的谨慎,也有适得其反的时候。

    抬眸,看着大雨之中,仍坚守在外的御林军。钟离隐嘴角扬起一抹似有所悟的弧度。

    钟离隐眼中溢出点点怅然,更多沉暗。人生不如意十之*,而那剩下的一点儿,怎么也要抓住。不然,人生就太无趣了!

    就云珟那没人性的,谁能想到,他也有今日,他也会如珠似宝的去在乎一个人。

    都说世事难料,人心无常,这话真是一点儿都不假。

    云珟已经找到她了吧!

    想着,钟离隐不由想到容倾……

    皓月人到来之前。这两日,风雨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凡人俗事,争名夺利,他也不能免。

    而,皓月皇室很多人,为这一天都准备了太久。这其中,自然也包括他!

    钟离谨尸首被找到,今日已是第三天,算算时间,皓月的人后天应该就到了。而,大元皇帝也把该做的也都做到一个极致了吧!

    不过,事既已启,已经发生的已不值得再去多费神。现在,看眼前!

    钟离谨可真是选了一个好地方。

    只是,钟离隐没能预料到的是,开启这一场恶斗的地点竟然是在大元。

    皓月皇帝已年迈,身体逐渐衰败,夺位之斗,那一场血斗,不可避免,爆发不过是早晚。

    一如现在局势,疾风骤雨忽来袭!

    钟离隐站在窗前,看着外面,漆黑的夜,瓢泼一般的雨,让这个夜晚少了几分静谧,多了几分凉意。

    京城*别院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