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章 危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251章 危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忙忙叨叨一天,晚上回到小屋里,容倾倒下既陷入沉睡。一个大写加粗的累!

    老皇妃坐在床边,看着容倾疲惫的小脸儿,眼底溢出一抹柔和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!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老皇妃转头,赵嬷嬷身影映入眼帘,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老奴放心不下。”赵嬷嬷轻步走进,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,对这老皇妃打量了一圈,见她安好,才舒了口气。转头,看着已睡沉的容倾,“湛王妃好像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傻,连偷懒都不会。”老皇妃嫌弃道,“平时看着也挺精的,没想到一做起事来也是个憨的。”

    赵嬷嬷听了,轻轻一笑,随着伸手,在容倾身上点了一下。这一下不到天亮是不会醒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奴给您按按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老皇妃半倚在床头,由赵嬷嬷按着肩,长吁一口气,“好久不做活了,一下子还真是有些扛不住。”

    赵嬷嬷听了,忍不住再次道,“老夫人,其实您只要向湛王爷开个口。老奴想,湛王爷他不会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答应。可是那答应,不会有任何意义。”老皇妃说着,看向容倾,悠悠道,“只有她答应了,一切才会不同。”

    赵嬷嬷听了,静默,良久,开口,“老夫人,人很多时候都是会变的。湛王妃眼下答应了,也许之后也同样会忘记。”

    老皇妃淡淡一笑,“她就算是会忘记,也定然比任何都忘记的晚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说的是!”

    老皇妃听了,抬眸,“你也这样觉得吧!”

    赵嬷嬷点头,轻声道,“老奴跟在老夫人身边几十年了,看人的功力虽比不得好夫人,可分辨能力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来说说,这丫头是个什么样儿的人?”

    “对事精明,对人憨厚!”

    八个字,犀利概括容倾的为人处世。

    老皇妃听言,轻笑,“不是憨厚,是有点儿傻。”可……

    就是这种,你对我好,我就对你好的傻气,让她看起来这样讨人喜欢,这样难得!

    真心,有心,心……这些在寻常百姓家,或许不稀奇。可是,在皇家是笑谈。是渴望而不可及的的东西!

    付出,本身没有,得到更是无从说起。

    可是,云珟却得到了一个。他稀罕着,宝贝着。而她,亦想试试……

    “知道我让这丫头受这累,云珟那小子的脸色肯定很难看吧!”说着,叹一口气,“云陌成了出气筒了。”

    赵嬷嬷听了,不知该说什么。只是默默为老皇妃按着,希望她能舒服些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时候不早了,你回去吧!我也想歇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赵嬷嬷离开,老皇妃在容倾身边躺下,为她掖掖被子,静静看了她一会儿,缓缓闭上眼睛,遮住眼中满满的厚重。

    翌日

    容倾睁开眼睛,老皇妃又已经起身,正在斜眼看她。

    “祖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不起来,小心没你早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起来!”

    “嗯!”老皇妃应一声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容倾看着老皇妃离开的背影,眼里溢出点点疑惑,几分不明。而后垂眸,拿起衣服穿上,起床干活。

    “安婆子,今天你炖的汤,老夫人很喜欢。这是给你的赏钱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真是谢谢许老夫人了。”老皇妃笑眯眯的双手接过。

    来送赏钱的刘婆子,耷拉着眼皮,居高临下看人,“要记住老夫人的恩典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老皇妃应着,伸手握住刘婆子的手,“真是劳烦刘姐姐跑这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刘婆子眼帘动了动,脸上表情忽而变得温和不少,“都是为主子做事儿的没什么劳烦不劳烦的。你也好好看,以后赏钱少不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老皇妃点头哈腰应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走了,你们忙吧!”

    “刘姐姐慢走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人离开,老皇妃把手里银钱,放入袖袋,无视厨房内一众羡慕嫉妒的目光,看向容倾,“出来给奶奶按按肩膀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主仆两个走出去,屋内纷纷议论声出。

    “听说这位安婆子以前给贵人做过饭呢!”

    “是吗?怪不得厨艺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她这一来,这厨房就没我们什么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厨房掌勺那可是肥差,油水最是多。老皇妃这一来,等同夺了别人的财路。不讨喜,不讨喜呀!

    “安婆子手艺是不错,可我看她那个孙女却是什么都不会嘛!连个菜都不太会切。”

    “洗洗涮涮的我看着还行。”

    这话没人附和。是事实,也没人赞同,谁让春芽有个抢了人活计,不讨喜的祖母呢!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会有什么关系,只要长得好就成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意味深长,别有含义。

    “王婆子,你又想说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。就是昨天三少爷见到春芽时,看了她好几眼,并且还向我询问来着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,八卦瞬时被点燃。

    “询问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快说,快说!”

    “就是问我春芽多大了,可许人了什么的!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说得?”

    “我能怎么说,就是实话实说呗!那安婆子不是说,春芽已经嫁人了嘛!”

    “那,三少爷听了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说,就笑笑走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婆子听言,对视一眼,没再多问。不过,心里却都有谱了。因为这位三少爷若是看上了,他才不会管你嫁不嫁呢!

    看来,有好戏看了!

    *

    “奶奶,给了多少赏钱呀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云珟还在克扣你月钱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我这不是见钱眼开嘛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听了,横了容倾一眼,“出息!”随着拿出荷包递给容倾。

    容倾接过打开,“唔,有十个铜板呢!够卖肉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钱,想到肉,把云珟都忘了吧!”

    “那哪能呢!相公可是比钱和肉都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老皇妃听了,扯了扯嘴角,随意道,“在他宠着你,紧着你的时候,确实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老皇妃话出,容倾抬眸,脸上嬉笑的表情淡下。

    老皇妃看着容倾,认真道,“现在做下人的日子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没做主子好!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一日,要你过这样的日子才能活下去,你可熬的住?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饭吃,有地方睡,就没什么熬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老皇妃听言,笑了笑,意味深长道,“光有吃的,睡的,想活下去是不够的。”说完,不待容倾开口,既道,“这几日你也受苦了。今天晚上祖母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眼睛瞬时亮了,“真的吗?”老皇妃每次挥刀抡铲,容倾都流着口水看着。

    “嗯!真的!”老皇妃说完,起身,“好了,我去歇会儿,等做晚饭的时候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京城

    皇上看着御林军统领周文,沉声道,“你刚说什么?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周文垂首,再次禀报道,“大元来使,在梧州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确定没听错,皇上脸色瞬时盈满阴云,该死的!

    “都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是谁做的?”

    “梧州知府正在查,暂还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给朕严查,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下去!”

    “微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周文离开,皇子坐在龙椅上,嘴巴抿成一条直线,本就沉郁的心情,又染一层阴霾,竟然被杀了!

    “李连!”

    “老奴在!”

    “传刘正入宫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李公公领命,一点儿不敢耽搁,小跑着出宫。

    钟离谨至今未找到,皇上对此已是恼火。现在,皓月使者又全部被杀。这让大元从控局者,直接变为被动者。

    本来,钟离隐劫持湛王妃。是皓月理亏,是给大元发威的机会。

    无论是训斥,还是索要都有了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。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事情的发展却是一步步的失控。皇上如何能不恼火。不过,这事儿是谁做的呢?李公公一头麻,想不出!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皓月使者被杀?!

    此事,在皇上知道的同时,钟离隐也同时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知晓,不觉一笑,眸色悠远,暗沉。不得不说,她这一招玩儿的够漂亮的。用三个大臣的命,让这一盘棋局来个大逆转。只是可惜,有些事儿总归是失控了。

    钟离谨这次的作为,让她很是恼火吧!这一个残局,想完全挽回是不可能了。因为,云珟可是没那么大度。还有……

    钟离隐垂眸,掩住眼底风云变幻,新旧交替,皓月也到时候了。

    别馆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,我爹死了?”南宫紫看着眼前护卫,震惊,难以置信,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你从哪里听到消息,是谁告诉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大元皇帝派人过来告知的。说:太子妃现赶过去,或还能见南宫大人最后一面。”护卫看着南宫紫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怎么突然会死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现大元的官员正在查,原因是何暂时还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南宫紫听了,神色怔怔。正在查?原因不明?这意思……是指,她父亲是被杀的吗?

    “太子妃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,我想静静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护卫离开,南宫紫坐在软椅上,心里是压不下的慌乱。她父亲是皓月的重臣,是辅佐太子的主力。怎么……这样突然又轻易的被杀了呢?到底是谁做的?

    南宫玥听闻,确定是真之后,惊骇之后,嘴角扬起一抹浅笑。

    太子失踪,生死未卜。南宫讳(南宫紫的父亲)又突然丧命。呵呵……这下好了,南宫紫的靠山和她最大的依仗同时出事。这下,她以后的日子可是好过了。

    虽然南宫讳的死,对于南宫家不是一件好事儿。可是,却不足以动摇南宫家的根基。相反……

    南宫讳死了。那,也就意味着她父亲出头的时候到了。没有了南宫讳的压制,二房冒头,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想此,南宫玥心里多日的沉郁消散大半儿。不过,眼下还不是高兴的时候。首先要安稳回到皓月才行。而想要安全回到皓月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梅兰!”

    “奴婢在!”

    “给我梳洗更衣,我要去湛王府探望仁王爷!”

    梅兰听言,不由一愣。本以为上次受到仁王的冷待后,南宫玥心里得有几日过不来劲儿,一时半会不会再想着去靠近仁王。没曾想……

    “愣着哪里做什么?没听到我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不,奴婢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南宫隐……等到二房出头,等到他需要借助她父兄的力量,成就某些事儿的时候。

    待到那时,他也就不敢再轻易小看看,任意冷待她了吧!

    * * *

    白天做活,晚上老皇妃给她开小灶,做好吃的。

    昏黄的灯光下,老皇妃看着捧着碗,吃的脸颊鼓鼓的容倾,轻声道,“怎么样?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嗯嗯,好吃,好吃!”

    老皇妃听了,扬了扬嘴角。其实不用问,看她吃相就知道。

    “吃相真难看!”

    “这话云珟也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每次听你提他,我就心焦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嚼着饭菜,抿嘴笑。

    老皇妃瞪眼,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!就是感觉,我相公应该快找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找你?你以为你那么招他稀罕吗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我是这么以为的。”

    老皇妃听了,横了她一眼。倒是意外的没说什么刺激人的话。这让容倾多少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祖母,你这几日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呀?”

    “怎么?喜欢我苛待你吗?若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不!我还是希望祖母能一直对我好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一直……”老皇妃垂眸,轻喃,几不可闻,“我也希望有一直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“祖母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!赶紧吃你的吧!吃完我们回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!”容倾吃着,不时看老皇妃一眼,忽而感觉口中饭菜失了味道,心情莫名,似不安。

    白天做活,晚上吃美食。日子别样滋味儿。日子一天一天,如此反复。

    “春芽,出来帮忙拿菜。”

    “哦,来了!”

    老皇妃是掌勺的,她是打杂的,洗洗涮涮,跑腿拿物。

    老皇妃翻炒着锅里饭菜,看着容倾跑出去的背影,还有喊容倾出去的丫头,眼睛眯了眯!

    而走出厨房,去拿菜的容倾,走到一半儿,脚步顿住。

    “你停下做什么,赶紧走呀?”走在前的丫头春桃,看到容倾停下,皱眉。

    容倾手往相反方向指指,“春桃姐姐,菜应该在侧门吧!”

    “我会不知道菜在哪里吗?还用你在这里多嘴?”春桃蛮横道,“别那么多废话,赶紧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容倾却是站住不动,明显有异,再跟着去那是傻子!

    “走呀!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伸手捂住肚子,“我忽然肚子不舒服,春桃姐姐先去吧!我要先去一下茅房。”容倾说完,转身。未走出两步,胳膊被人拽住。

    “别给我装了。”春桃用力拽住容倾,拦住她,看着她,直白道,“你既发现了,我就给你明说了吧!三少爷他要见你,让我带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就一个感觉:咋一点儿都不意外呢!

    阔少爷,小婢女!

    阔少爷要调戏小婢女。小婢女想傍上阔少爷。如此等等!这事儿,太不稀奇。而她,碰上了。对此,云珟不知道会怎么想?

    想到云珟或有的反应,容倾不觉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来古代后,她桃花还是挺旺盛的。可在现代,她怎么就光棍了呢?追其原因,是法医这职业的关系的吗?还有就是,在现代好像也缺少美女救英雄的戏码。最重要的是,没人给她下春药。不然,她说不定也扑到了一个高富帅,也已生了娃儿!

    而容倾这一走神,落在春桃的眼中,直接被扭曲为,容倾受宠若惊,呆了!

    看着容倾那白皙粉嫩,精致娇憨的小脸儿,春桃心里是嫉妒,眼里是鄙夷。光长的好看有什么用,没脑子就算是得了宠也是一时。

    心里如此想,嘴上道,“你不用紧张,三少爷人特别的好。等下你乖乖的听三少爷的话,保证你赏钱多多的。”春桃说着,拉起容倾就要往三少爷的院走去。

    容倾听了,挑眉,“三少爷人真的很好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了!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!那等一下,我把你跟柱子在柴房里你侬我侬,卿卿我我的事儿告诉三少爷,他是不是马上就会成全了你跟柱子哥哥的好事儿呀!”容倾眨着毛茸茸的眼睛,看着春桃变脸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刚才在胡说什么?我哪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止我看到了,杀鱼的王婆子也看到了。你要不要去问问她确定一下。”

    容倾这话出,春桃脸色瞬时白了。

    许家虽是商家,可对下人该立的规矩,却是一样都不差。婢女,小厮厮混,这是*,不会轻饶。重者杖毙,轻者打一顿,然后再把你赶出府去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严也只是对下人。主子却是可以随心所欲的。就如这位许三少爷,看上睡,想睡谁,那是再日常不过的事儿。你从了,那是识相。不从,修理你的办法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看来,这许家是不能待了。老皇妃腻不腻,她们都得走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肚子不舒服。菜,春桃姐姐自己去拿吧!”

    “春芽!”

    “我会不会说漏什么,就看你跟三少爷怎么说了。”容倾说完,转身,而后脚步顿住,眼帘微动。

    “幸好爷我出来了。不然,这么精彩的一出戏怕是就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年逾二十出头,唇红齿白,长相秀美,风流倜傥的许家三爷许宝丰,摇着扇子,笑眯眯的看着容倾。

    极好!这下真的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,奴婢……”春桃刚开口,既被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许宝丰上前两步,垂眸,看着容倾,道,“本以为是个老实木纳的,没想到是个奸诈狡猾的。这倒是惊喜!”

    容倾看着许宝丰,脑中想起老皇妃说过的话。光有吃的,有的时候是活不下去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?被爷看上,你好像很不情愿?”

    “三爷,奴婢已是有夫婿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正好吗?都已不是雏了,跟了本少爷,你那相公也察觉不出来。相反,还可以拿到不少赏钱。等到出府后,拿着那些钱能过上好日子。这是一举两得!不过,前提是要伺候的本少爷舒服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没说话。看长相,也是个人,奈何一开口……让人想爆他菊!

    见容倾不说话,许宝丰扇子一收,自认分外潇洒,“你放心,这件事儿府中人没有哪个敢多嘴,你相公……”话未说完,下巴忽而被人扣住,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容倾扣住许宝丰下巴,眼神灼灼的看着他,嗲嗲道,“少爷,就算是府中人多嘴奴婢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少爷看上了奴婢,那奴婢也不瞒着少爷。”容倾看着许宝丰,娇娇道,“那采阳补阴的事儿,奴婢最是喜欢呢!”

    采阳补阴?!听到这话,许宝丰看着容倾眉头已经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因为最是喜欢。所以,我还研究了各种各种的姿势。”说着,眼神越发灼热,“在树上倒挂金钩的姿势怎么样?少爷试过没!”

    许宝丰听言,看容倾脸色已开始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在房顶,还有在水中,还有在大街上,还有还有……”话没说完,容倾扣在许宝丰下巴上的手被拍打下来。

    容倾摸着被拍疼的手,眼巴巴看着许宝丰,“怎么了?少爷可是不喜欢吗?那在牢房呢?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疯女人!”

    “少爷,奴婢才不是疯子。少爷若是喜欢,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。”说着,伸手就要去扯许宝丰的腰带。

    “来人,来人!”

    听到唤声,小厮小跑过来。呃……看着满脸受惊的少爷,不由一愣。这画面怎么跟想象的完全不同呢?

    要受惊也该是那丫头吧!怎么反而……

    “马上把这疯女人给我赶出府去!”

    “呃,是!”

    “真他娘的晦气!”许宝丰阴沉着脸,骂骂咧咧走人。

    小厮看的一头雾水,不明所以。发生什么事儿了?不过,眼下不是好奇这个的时候。转头,看向容倾,“没听到少爷的话吗?赶紧走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说完,疾步往厨房走出。

    “你往哪里跑,府门在这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喊上我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小厮听了,停下脚步,看着容倾的背影,好奇。这女人,从她一入府,少爷可就盯上了。怎么马上就要到嘴了,却又嫌弃上了呢?

    *

    在厨房外,找到老皇妃,容倾把事情用一句话给概括了,“我被这府里的三少爷盯上了,这府里我们怕是待不下去了,要走人!”

    老皇妃听了,脸上表情没一丝起伏,因为一点儿不意外,看着容倾,丢给她一句,“这事儿云珟肯定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容倾瘪嘴,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先去住的地方,我要去拿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!”容倾扶着老皇妃,走着道,“我们要尽快离开。不然,等许宝丰反应过来,怕是要跳脚。”

    老皇妃听了,没说话。

    走进屋子,老皇妃坐下,从怀里拿出一个药瓶,倒出一粒药放入口中,咽下。

    容倾看此,上前,“祖母,可是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老皇妃摇头,“没事儿,只是累了!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皱眉,随着抬手,抚上老皇妃的额头,心头随着一跳,好凉!

    这体温,明显不是累。

    “祖母,我们必须马上离开。我先带你去看大夫,而后我们回云海山庄。”容倾说着,拉起老皇妃的手,搭在自己肩膀上,欲扶她离开。

    老皇妃却是没动,只是淡淡道,“不用了,我的身体,我最是了解!只是,这一天,比我预料的来的还要早。”

    “祖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容倾,我带你离开,不是为了好玩儿,也不是为了逗云珟玩儿。我是……”老皇妃话未说完,被打断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女人,竟敢逗弄本少爷。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少爷,奴婢看到她进屋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进去,把她给我拖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入耳,容倾拿起床头竖立的长棍,“祖母,你歇息一下,我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老皇妃点头,看容倾拿着木棍走出屋子,挡在门外!

    老皇妃看着,嘴角扬起一抹笑意,眼里却满是涩意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三少爷倒是来的够快的呀!”

    “你这女人……给我打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领命,刚抬手。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倒下的人,容倾抬眸,看她越过自己,疾步走进屋内。随着……

    “老夫人,老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声焦灼的喊声,容倾心跳一跳,丢下木棍,疾步进屋。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