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想见不得见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247章 想见不得见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时间的流逝,缓缓无声,无人可把控!

    只能眼睁睁看它流走,而束手无策,倍感无力。

    容倾靠在石头上,看着黑幕逐渐降临,心沉凉。凉意由心发却缓解不了满身躁意。

    “容九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钟离隐声音传来,声音中那满含的*已是隐不下,压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挺好……”容倾开口,声音干哑一片,情况没比钟离隐好多少。

    “想喝水吗?”

    “想!”

    嘴巴干的喉咙都火烧火燎的,身体干的连汗都出不来了。整个人就像是在火上烤一样,难受的厉害。

    钟离隐起身,缓步走来,看着容倾,把一个水袋递过去。

    容倾看着,下意识的咽口水,“是水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直在身上带着,想留到紧要的时候喝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出门还有带水的习惯呀!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背叛了我的人,最后离开时丢下的。我算是被施舍吧!”

    被困,有水,原来是这样!

    “抱歉!”

    钟离隐摇头,在容倾身边坐下,淡淡道,“识人不清,总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说着,拧开水袋,轻抿一口,递给容倾。

    容倾接过,抿一小口,润润口,既放下。

    “感觉好多了,谢谢!”

    “谢谢不要只是说说,等云珟找到这里,记得求个情,让他顺带也把我也稍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容倾话落,钟离隐对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大手,容倾一时不明。

    “握着,应该会好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容倾看着没动。

    钟离隐手握住,只余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容倾抬眸,看着他,而后默默伸出手,握住钟离隐那一指。

    钟离隐淡淡一笑,放松身体,背靠石头,同容倾一个姿势。

    “这石头被你暖热乎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热乎点儿,不知道会不会蹦出一个猴子来。”

    “猴子?”

    “是石头的儿子,若是能把它给捂出来,我们就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石头的儿子不是石头吗?怎么会是猴子?”

    “它任性呗!”

    钟离隐失笑,那只握着他手指的小手,湿湿热热,灼的指尖发疼,身体胀痛,欲火翻腾,本能如此,可心里……

    “你在街头对着钟离滟说: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说这句话时心里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想呀!”

    “想想你夫君的那些作为,说的时候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呀!官方发言嘛:讲究的就是一个高大性,流氓性,无人敢反驳性,只能附和性。[.cc]你身为王爷,这一点儿你应该很懂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!要耍着流氓,还要听着人们的叫好声。”

    “是!所以,修理不说修理,要说切磋。掠夺不能说掠夺,只能说证明一下实力,或帮你一同分享。”

    “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看到我家相公欺男又气女,却从来不气自己,我就放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钟离隐听了,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过去,我一直认为,云珟同我一样,我们之间没什么差别。可是现在……”钟离隐望着,星光闪烁的星空,悠悠道,“我羡慕他!”

    羡慕的不是他手里的权势。而是,羡慕他的身边有她。

    “不用羡慕,他这会儿应该很闹心。”聊聊天,分散一下注意力也不错。虽然嗓子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肯定很闹心。”

    “想到他闹心上火,我就觉得没有什么是熬不过去的。”容倾,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不是一个人!

    “想他吗?”

    “很想!”想他是什么感觉,找到了。见到他,要告诉他。

    钟离隐转头看容倾一眼,低低缓缓道,“听你承认的这么干脆,我心里不是太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,我心里超舒服。感觉自己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。”

    钟离隐轻笑,“云珟肯定不会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说:水性杨花,招蜂引蝶。容九,你又皮痒了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相比钟离隐的温和小意,湛王显得简单粗暴,傲娇吝啬。

    吝啬的从不轻易说喜欢!连他在意你有多少,都要靠自己去猜,去琢磨。

    在不断的猜测,琢磨和试探中。慢慢发现,他的在意,竟比你以为的要多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,其实很被动,被动的等着你喜欢,被动的等你发现他的好。

    “记得你们定亲时,你对他还很是防备。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了?”

    “是在他生气想干掉我,却又下不了手的时候?还是在他绷着脸,满脸嫌弃,却仍在吃我做的饭时?或者是在看到他每次生闷气或不适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轻叹一口气,摇头,遥望天空,往向京城方向,声音干哑,不适尽显,“什么时候喜欢的已经说不清了。但现在,什么时候都喜欢!”

    话落,一只大掌抚上她脸颊。

    心微紧,转头,钟离隐那幽暗的双眸落入眼中。

    钟离隐看着她,眸色深谙,点点柔和,“我们出去难,云珟进来不易。但,就算再不易,他也一定会进来,一定会找来。因为他不会舍得丢下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更希望在他找来之前,我们能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寻你!他就算是受点儿伤,也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相公,你当然不会心疼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!看他受伤,我心里只感平衡。”钟离隐说着,转而拉起容倾一只手,微微俯身,放在他脖颈后,按着一个地方,看着容倾道,“等一下,我若是克制不住想对你做什么,记得就敲打这里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按着钟离隐脖颈后一处,认真道,“是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你记得别反抗。”

    “好!一定乖乖不动,让你把我敲晕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先试炼一回怎么样?你真切感受一下我力道如何?”容倾认真提议。

    建议出,被驳回,“不敢奢望你向对云珟那样对我。可是,看在我已心动却又得不到的份上,你也对我差不多点儿,别太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告诉云珟,你勾引他媳妇儿!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夸你!”

    “不会夸我,可一定会打你!”

    “没良心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容倾的笑脸儿,钟离隐不觉苦笑,长叹一口气,悠悠道,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原来是这等滋味儿呀!”

    “唉,想见不得见,原来是这种感觉呀!”

    “容九,我这也算是有生之年第一次表白,你也对我仁慈点儿吧!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瘪嘴,“这么大的年纪了,第一次表白,还是想向有夫之妇,这有什么值得炫耀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容九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!那我一会儿敲晕你时,下手稍微轻点儿!”

    “真是……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他在向她表白的时候,她在念叨着想云珟!就这……他竟然还觉得她真的很好。钟离隐望天,春药影响了大脑,他也是神志不清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悬崖之巅,火光之下,看着骑在黑色骏马之上的湛王。钟离谨脸上笑盈盈,“哎呀,一日不到,湛王爷看起来可是憔悴了不少呀!看来,你的王妃被劫,你是真的很心焦,很心慌呀!”

    湛王看着他,面无表情,一言不发,缓缓伸出手。

    凛五上前,把手中弓箭送上。

    弓箭入手,双箭上弦,长弓拉满,直直对准钟离谨的头。

    钟离谨看此,“湛王爷你这样可就没意思了?难道你就不想问问我,你的王妃现在人在何处?现在跟谁在一起?还有,我为什么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十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九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!明白了。不过,我想问一下,全部坦白跟抗拒不言,两种选择,最后结果有什么差别没?若是没有……那你放箭吧!”

    没差别,坦诚跟沉默结果都一样。

    “八……”

    为他那一个不尽不实的答案,跟他绕口舌,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,为那一个不尽不实的答案。湛王还是来了。因为就算钟离谨说的是假的,他也要去找一找。寻找容倾,他不会错漏任何一个地方,不会错漏任何一个万一!

    “好吧,我说!”钟离谨一副无奈妥协,你强硬,你厉害的表情。

    凛五看着,手中长剑却是握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容九现在跟钟离隐在一起!”

    凛五听言,凝眉。

    湛王神色不见一丝起伏,“七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们二人都下了点儿药,能令他们彻底体会一下男欢女爱的药;且这药必须阴阳调和才能互解,若是十二个时辰内他们没有合欢。那,也别想着解毒了,因为小命已没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凛五心陡然沉下。

    湛王漆黑的眼眸染上暗红。

    “不过,他们都是聪明人,都懂得活着比什么都重要。如此,看看时辰,他们为了保全自己小命,那苟合之事肯定是已经做过了。所以,我看你还是别找了。找到了又有什么意义呢?一个不贞不洁的女人,留在身边也只是膈应自己。”

    钟离谨说完,看着湛王握着弓箭的手,青筋突起,瞬时笑了,“其实,我也不想这么做的。可是,谁让我皇叔放着世上那么多女人都不喜欢,偏偏就对湛王妃十分中意呢!为了让他如愿,我也只能如此。我这是尽孝。湛王你应该能理解吧!”

    钟离谨这该死的东西!

    “哦,对了!我来的时候,母后还让我代她向你问好呢。还有呀!我这次会动容九,除了想成全钟离隐之外,也是因为我的好母后。”

    钟离谨话出,凛五眼眸微缩。

    “过去,她努力辅佐我,我没多想过,以为那本就是应该。毕竟,只有我登上那帝位,她才能尽得富贵,尽享安逸。然,前不久我才知道,我全部都想错了。”

    钟离谨说着,脸上表情盈满嘲弄,“原来我的好母后如此尽心尽力的帮助我,最终目的不是为了让我稳登帝位。而是为了成就你,助你成就雄图霸业。而我,不过是她手中的一个棋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容九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让我当棋子,那我就先毁了她这一盘棋局,毁了她所有的士卒。所以,你要怪就去怪她吧!事儿是我做的,但却是她引起的”

    钟离谨看着眼中杀气,几乎能把人淹没的湛王,呵呵一笑道,“不能所有的好,你一个人全部占了,对我也得公平点儿……”

    钟离谨话未落,湛王手中长箭骤然而出……

    长箭出,血色溅,钟离谨纵身一跃,坠下悬崖……

    湛王府暗卫随着飞身而下,追去。

    “主子,找到王妃的下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湛王爷,寻到湛王妃所在之处了……”

    齐瑄,龙卫一并出现,同声而出。

    湛王转头,当视线触及一处,脸色遂然一变。

    察觉到湛王的异样,凛五顺着视线看去……

    火……

    熊熊燃烧的漫天大火。

    齐瑄看过去,心一紧,“主子,是王妃所在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湛王身影已消失不见。凛五抬脚,欲跟上,被齐瑄拉住。

    “那地方被撒了药,主子不能入林……”

    凛五听了,沉沉道,“我会竭尽所能保护主子,不会让他出事。”说完,飞身飞去。

    齐瑄皱眉,是保护,不是阻止!

    是因清楚阻止不了吗?

    ***

    漫天的大火,蔓延整个山林,正正烧了两天才算是被扑灭。

    火星点点中,枯木,干尸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湛王站在灰烬之中,看着石头上斑斑血迹,眸色沉沉。

    “容九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轻松喃,沉甸甸。

    皇宫

    “钟离隐情况如何?”皇上开口。

    李公公上垂首,恭敬道,“伤势极重,现在湛王府,仍在昏迷中。”

    “湛王妃还未找到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皇上听了,不由思索。钟离隐都找到了,容倾却不见踪影?是已经死了吗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不会跟上次落水一样搞的期期艾艾,悲悲戚戚的,大家安啦!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