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章 真有病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238章 真有病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皇宫

    京城街头,钟离谨自己作,随着被湛王狠作!

    皇上听闻,知晓,扯了扯嘴角。(. 求、书=‘网’小‘说’)

    虽很多时候,湛王总是让人恨得牙痒痒的。可偶尔,他也有讨喜的时候。就如今天街头那一作。

    大元与皓月,明面上,官方言:自然是邦交甚好,一团和气。

    只是,国与国之间,又怎会有真正的和睦?

    大元作为第一大国,兵强马壮,国荣繁盛。身为帝王的云壑自然是野心勃勃。

    身为太子时,他的目标是稳坐大元君主。而现在,坐在龙椅上,只为大元的君王,已然满足不了他。

    称雄称霸,统一疆土,成为这个世界唯一的统治者。永留青史,成为千古一帝,才是他最终想要的。

    心念在此。如此,对皓月,包括大越,皇上从心底里要的是他们的臣服。而非这偶尔想起就来拜见一下的随性。

    而眼下,之所以还维持着这一团和睦的邦交,只因大元内里还不稳,还不到扩充版块的时候。不过,总是有那么一天的。

    皇上有如此心,自然的对湛王羞辱钟离谨一事,分外满意。

    皓月太子钟离谨,一个过分张扬,已近乎嚣张的人。皇上甚是不喜。挫挫他锐气很有必要。

    不然,一日若是他继承皓月大统。那,定然比皓月现在的帝王能闹腾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钟离隐听闻街头之事,淡淡一笑,什么都没说。心里在想什么,让人窥探不出。

    “太子等人现在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回王爷,现在皇家别院稍作歇息,应是梳洗之后再入宫拜见。”

    钟离隐听了,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护卫顿了顿,静默少顷,忍不住再次开口,垂首,低声道,“王爷,湛王爷送来的那几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是安置?还是处置?求一个明示。不然,看着那几个大男人,虎视眈眈的盯着钟离隐的身体。他作为下属,压力真是很大。

    “留着吧!”

    护卫闻言,不由抬头,留着?答案,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钟离隐淡淡一笑,风轻云淡,“被男人肖想,这感觉……很新奇。”说完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留下护卫傻眼。

    新……新奇?钟离隐这答案,他只感心惊。

    王爷他不会……一念刚冒头,即刻摇头,甩出。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王爷都一将娶王妃的人了,喜欢的必然是女人。绝对不会是……

    想着,深一脚浅一脚的疾步跟过去,后脑勺发凉。随着那念头,那脑子里随之涌现的画面,让他心跳不稳,冒汗。

    皇家别院

    皓月太子妃南宫紫,年方十八,端庄秀雅,样貌清丽,性情温和。

    南宫玥(将为仁王妃的人)年方十六,容貌柔美,娇娇怯怯,透着一股我见犹怜的味道,让人看了忍不住想呵护。就是不知钟离隐是否有同样感觉。

    “皇嫂……呃,小三儿也在呀!”(南宫玥在家排行老三!)

    声入耳,人至眼前。

    皓月公主钟离滟,年逾十五,本是含苞待放的年纪。但因样貌艳丽非常,已是风情大展,犹如那盛开的牡丹,娇艳耀眼。

    “如公主!”南宫玥起身,微微俯身,见礼。

    南宫紫温和一笑,柔声开口,“如儿!”

    如儿——钟离滟的小字。皇上之意,如珠如宝。从此名可看出,钟离滟在皓月皇室的受宠程度可见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“皇嫂,小三,你们看,我穿这件事衣服怎么样?”说着,拉起裙摆,一个旋转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动作,裙摆散开,犹如绽放的花朵,层层绚丽,步步生莲,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很好看。”南宫玥轻笑道。

    南宫紫看着钟离滟轻和道,“这衣服公主穿上,若翩翩起舞一支,必然惊艳非常。”

    钟离滟听言,笑开,“皇嫂真是聪明,我就是准备跳舞。”

    南宫紫闻言,扬眉,“公主要跳舞?”

    “是呀!”钟离滟抚着长长的衣袖,眼眸晶亮,“大元宫廷的宫宴,少不得才艺表现。如此,我自然也要准备一下,也让他们都看看,我们皓月皇室的风采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来大元,钟离滟无比兴奋。同时,也夹带着不忿。

    “特别是那个什么湛王爷,也别太嚣张,他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南宫紫柔和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如儿,我们少时入宫只是拜见。宫宴的话应该是在明天。舟车劳顿,长途跋涉,我们也需要好好歇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皇嫂,我又不傻。这个我自然知道,我就是想先让你们看看。”

    南宫紫听言,微微一笑,点头,“挺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说完,提着裙摆跑开。

    钟离滟离开,南宫紫看着南宫玥,温和道,“这一路上你也累了,去歇息一会儿吧!不然,会没精神。”

    南宫玥柔顺应,随着离去。

    屋内静下,南宫紫放松身体靠在软椅上。想到钟离滟,疑惑再次涌向心头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南宫紫都想不通,钟离谨为何要如此护着钟离滟。

    在皓月皇宫之中,比钟离滟聪明,机灵的公主超过三个。只要腕力足,用的得当,每个都能成为助力。

    可钟离滟……

    美艳,骄傲,张扬,愚蠢——这就是钟离滟。

    在南宫紫眼中,除了姿色之外,钟离滟没一样是能让人满意的。完全是扶不上墙的烂泥。

    就如刚才,在这大元皇家的别院之中。[八零电子书.]开口就是要湛王爷别太嚣张了……

    还有那愤愤然,一副要讨伐湛王,要湛王好看的样子。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身为公主无知愚昧到如此程度,有时让人直感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个公主,钟离谨跟她又非一母同胞的兄妹,却从小就护她护的紧,到底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轻吐出一口浊气,实在是想不明白呀!

    不过,无论如何,她都不以为钟离谨会无缘无故,无任何图谋的这样去护着钟离滟。这其中必有缘由,只是她眼下尚且没看透。

    另外……

    让她同样闹不懂的还有大元这位湛王爷。

    什么是肆意妄为,什么是狂傲蛮横,什么是目中无人!以前,她以为钟离谨已完全的诠释了这些词的意思。可是今天……

    她算是再次涨了见识。大元湛王,真是把嚣张肆意做到了一个极致。

    性情不定,阴狠毒辣,喜怒无常等等!关于大元湛王的传闻,她听说了不少。因并未真实接触过,只听传言,南宫紫自不会全信,所谓三人成虎,以讹传讹,一点小事都能无限扩大。所以,对湛王那些谣说,她一直持保留意见!可今天……

    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惊骇发现,传言竟竟然都是事实呀!且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看他一言不发,直接就是动手,南宫紫当时都呆了。直接怀疑,那位王爷是不是不认识钟离谨?或,他本身残,是瞎子?

    而后,在看到那些骤然而出的精壮护卫,还有那已对准,拉满的长弓,南宫紫……

    抬手按按眉心,真是长见识。

    大元湛王如此态度。那么,大元皇帝对皓月,对钟离谨的以礼相待,恐怕也是虚的不能再虚了。

    “太子妃娘娘!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们带回来的那位姑娘她醒了!”

    南宫紫闻言,即刻吩咐道,“赶紧带宫医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许嬷嬷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在!”

    “你跟着去看看,有什么事马上过来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入京路上遇到的人。护卫前方开路,防备性亮剑,对方一时不防,马惊人受伤,陷入昏迷。本以为,至多也就是把人送到医馆医治就此结束。没曾想,钟离谨竟让人把她带来回来?

    南宫紫眉头微敛,看那女人的穿着,并非是一般的平民小户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谁呢?钟离谨责令把她带回,可是认识她?

    “太子妃娘娘,太子殿下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南宫紫瞬时起身,自然的拢了拢头发,整理一下仪容,抬脚欲迎,婢女赶紧道,“太子殿下听闻那位姑娘醒了,刚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脚步顿住,静默,少时,开口,“太子殿下回来,若问,就说我在沐浴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*

    “姑娘好好歇息,待身体好些了在走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已无大碍……”

    “奴才叩见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叩见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,屋内瞬时一静。

    随着,一身玄衣,器宇轩昂,高大精壮的身影出现在屋内。

    钟离谨走进,看着坐在床上脸色灰白,神色紧绷的女子,微微一笑,悠悠开口,“凌姑娘,真是好久不见呀!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人,凌语身体微僵,勉强扯出一抹笑意,“太子殿下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如此对话……

    许嬷嬷垂首,竟是老相识吗?

    “多年不见,本殿以为,你现在妥妥的已经是云珟的王妃了呢!”钟离谨温和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看你现在的情况,我的想法是可笑了。”

    凌语听言,垂首,而后起身,“多谢太子殿下出手相救。奴婢已无大碍,告辞了!”

    “你想走,本殿自是不会挽留。不过,有一个问题本殿实在是好奇不已。”钟离谨看着凌语,微微俯身,认真道,“凭着你对云珟的忠心,就算因身份成卑微成不了湛王妃,怎么也得是个得宠的姨娘或得权的管事吧!怎么……看你现在这狼狈样儿,在湛王府怎地连一席之地都没混到呀!”

    这话直白的,不止是刺耳,更是刺的心口发疼。

    凌语淡淡一笑,“奴婢身体病弱,现得王爷恩准在庄上静养,已是福泽深厚,感恩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钟离谨浅笑,“不得不说,你这冠冕堂皇的话,取悦了本殿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告退……”

    再多说,不过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“凌语,你知道刚才本殿去哪里了吗?”看凌语头也不抬要往外走,钟离谨愉悦道,“本殿刚去湛王府了。把你受伤,并在我这里的事儿告知了齐瑄。”

    钟离谨话出,不意外的看到凌语脚步顿了一下,嘴角微扬,“只可惜,云珟意料之中的把本殿拒之门外了。但,对于你,却给出了明确的答复。齐瑄言:你既是本殿的人伤着的,那么,理当有我负责。就此一句再无其他。没说接你回府。因你受伤讨,就要不依不饶什么的,更是一点儿没有。在对待你的问题上,云珟真的很大度。”

    凌语听言,抬头,看着钟离谨,面色寡淡,“谢谢太子殿下告知奴婢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,都是本殿应该做的。”说完,自然问一句,“对了,云珟娶的那位王妃是个什么样儿的人?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“身为奴婢,不该妄议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该妄议。其实,我刚见了她一次。不,说见到并不合适。云珟护的实在够紧,以至于我就看到了一个裙角。其他,别说正脸,连个侧脸都没看到。所以,实在是好奇呀!”

    凌语听了,却是什么都没再说,俯身,而后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凌语离开的背影,钟离谨抚下巴,神色莫测,轻喃,“听说,我皓月的仁王爷跟云珟的王妃,好像也有那么一些深刻的过往。不知是否是真的?”

    若是真的,那……呵呵……

    还有凌语,就这么孤老,她真的甘心吗?不,她绝对不会。

    对凌语,他虽只接触过两次。可那两次,却令人记忆深刻。这女人的内在,跟她所表现出来的,可是两个样子。如此……

    “这一次大元之行,会很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“那位皓月太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值得你问,会脏了你耳朵的人。”

    容倾刚开口问,湛王如此答,那种厌恶到一定程度。

    一个会脏了容倾耳朵,也会脏了他嘴的人。不屑提及。

    容倾看此,什么都没再说。

    “走了那么久也累了,去歇会儿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容倾去内室,湛王转而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刚坐下,护卫来报,“王爷,刘大人来了!说有要事求见王爷。”

    湛王把玩着手中的玉佩,垂眸不言。

    良久,淡淡开口,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护卫领命离去。不多时,刘正疾步走进来,神色很是凝重,“下官叩见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!”

    “谢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刘正没回答,只是哆嗦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函,颤颤不安的放在湛王面前。而后,退开,耷拉着头,静立不言。

    刘正虽未言,可他举止间那一哆嗦,那颤抖。已然说明,他这是摊上大事儿了。

    湛王抬眸,看着他,手指敲击着桌面,不动不言。对于那份信,似并未拆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刘正摊上大事儿,竟来找他?挺意外,也挺好奇的。

    湛王如此,让刘正直冒汗,心口砰砰跳不停。其实,他也不知道,就这样来找湛王到底对不对。可是……

    当那真相摊在自己面前,当意识到这样的结果一旦泄露,所面临将会是怎样的风暴,还有……他或许会小命不保。

    刘正鬼使神差的想到了湛王,在脑子纷乱中,在还没确定一个良策中,他已站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刘正的反常,屋内气氛的异样,凛五看在眼里,缓步走出。静静守在门口!

    许久……

    久到刘正紧张到极致,人逐渐冷静下来。抹去额头上的汗水,抬头,看向湛王,肃穆道,“是下官无撞了。因事关重大,一时失了分寸!按章程,下官或许应报到宫中,或宗人府。可是……”刘正说着跪下,“求王爷跟下官指条明路。”

    既已来到了这里,就不容他再犹豫。求人,就要有个求人的态度。无论结果如何。

    湛王若愿意出手相帮,他感恩不尽,衔草结环定相报。反之,若湛王袖手旁观,或直接把信送入宫中。那……

    轻者他被免职罢官,重则……他丢命,妻儿老小不得好。

    来找湛王这是一赌。可……

    其实,就算不来找湛王,他既知晓了这事儿,就注定为自己埋下了一个隐患。一旦爆出,他注定不会得好。

    想着,刘正嘴里发苦。人生多波折,为官太不易呀!

    在刘正满腹无力,满心苦涩间,湛王缓缓拿起桌上那封信。

    刘正看此,心头骤然又是一紧。

    信拆开,信函展开,慢慢看着,视线往下,眉头微挑,脸上神色意味不明。

    看完,信放下,眸色浅淡,波澜不起,淡淡道,“说说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刘正低声陈述……

    “百名幼童失踪的案子,围绕周卓的死,下官展开调查。在逐步的查探中,周卓的同乡,老友周文成为又一个嫌疑人。而就在下官派人监视他,欲细查他时,周文突然暴毙。死的突然,让人生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死的可疑,不免一查。从现场却无任何发现,尸体也未有任何伤痕。但经仵作仔细查看,已确定周文是中毒而死。然,经过询问,根据周家人和周家下人的口供,让人生出周文是自杀之感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一直怀疑周文或是周卓的同伙。他畏罪自杀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。但,劫持百名幼童用来做何?还有他为何要这么做?这些,总是要有个理由。为了查明究竟,下官就让人搜查了周家。”刘正说着,深吸一口气道。“然后,就发现了这个……”要命的东西。

    湛王听着,清清淡淡道,“这个孙家,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孙冲——城外一孙财主。家财万贯,良田千顷,奈何子息薄弱,长子娇惯不成器,次子聪颖却体弱。为保孙家不倒,富贵不息。他们铤而走险,听信周文的游说,试图用童子心头血为药引,为次子延续性命。并且所有幼童的生辰均为九月九日巳时,喻意长长久久之意。”

    可是谁能想到,周文竟是那人的爪牙。

    孙冲为次子续命泯灭良心,不折手段。而最后,却是做了他人手中的刀。借由周文的口,孙冲之手,意图为自己谋寿命。只是……

    周文最后为何要把这一切都给披露出来呢?真的如他遗文上所言的那样:是不想看到一家老小都被那个人灭口。所以,才选择说出来,意图保全家小的性命吗?这个有待查明!可,刘正已没那个胆子再查下去了。

    再继续下去,他小命真的要搭进去了。

    周文,周卓,除了他们二人之外,参与进去的还有谁?刘正可保证,知晓这件儿事内幕的绝对不止他们两个。而这,这也是最让他担心,最要命的。

    若在他查探的过程中,眼皮之下还有知情人,那不亚于是在他头上悬了一把刀。他就算是想装糊涂,对皇子装作一无所知。就从周文这里彻底结案。可……那人能饶的了他吗?

    因为周文写的信函,太多人看到他拿起看了。上面写了什么,他既然看了总是要说点儿什么吧!

    就算是伪造一封罪己书,笔迹又该如何效仿?

    一旦伪造笔迹的事儿败露。那么,就直接说明,他定是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想着,刘正头皮直发麻!

    “刘正!”

    “下官在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儿,你就当从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湛王话出,刘正猛然抬头,“王爷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在王妃对你颇为看重的份上。这事儿,于你到此为止。”湛王不咸不淡道。

    刘正听言,嘴角轻颤,眼底泛出泪花,叩拜,行大礼,“下官叩谢王爷,叩谢王妃。”呜呜呜……都想哭了。

    不是想,是已经哭了。

    刘正感激涕零的离开,湛王看着手中信函,神色隐晦莫测,“云峯,你倒是让本王刮目相看了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首日来京,朝见。

    翌日,宫中大设宴席,为皓月太子等人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既是宫宴,格调自然非同一般。献艺的,除了下人,还有百官千金。面对大殿之上的主子,展现的不止是自己,同时展示的还有大元的风貌。凡是上台的人,可谓都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。

    看着在台上表演的大元千金,钟离滟好胜之心彻底被激起。

    “皇上,小女也想献舞一支,不知是否可以?”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!”

    对于钟离滟的要求,皇上温和一笑,爽快应。

    “谢皇上!”

    台上钟离滟舞起。殿上,钟离谨看着皇上,轻问道,“敢问皇上,湛王爷何时入宫呀?”

    “湛王身体不适,今日怕是不能来了。”

    钟离谨听言,颇为遗憾道,“这样呀!我本还想跟湛王喝一杯呢。”

    皇上呵呵一笑,“来日方长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李公公站在一边垂首听着,对皓月这位太子实在是好奇。记得十年前,年仅八岁的钟离谨跟随皓月朝臣第一次来大元。那时,因对出言不逊惹怒了湛王。湛王一怒,自无小事。一出手,钟离谨被溺在水里,差点没被湛王溺死。

    本以为,经历这一次,他就知道怕了。再见到湛王,就该躲着了。没曾想……

    五年前,他又来了,偏谁都不惹,还去惹湛王。那一次,被教训的也是不轻。若非他身边的护卫禀报的及时,若非龙卫出手。那……钟离谨妥妥的已是太监。差一点儿被阉呀!

    还有这一次,才刚入京就……

    唉!

    都这样了,还湛王长,湛王短的。钟离谨他是真的有病吧!

    *

    宫宴结束,钟离滟一舞出尽风头,获得赞美无数。只是,这赞美几分真,几分假,各自心里都清楚。

    宫宴之后,趁着天气,大家心情好,兴致高。开启春游狩猎之行。

    太子出战未归,三皇子远行不再,继而这陪同钟离谨狩猎的差事儿,就自然的落在了二皇子云峯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身体不好,陪同狩猎礼仪尽到就行。别的量力而行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遵命。”云峯恭敬应。

    皇上点头。

    男子狩猎,二皇子随行。而女眷这边……

    太子妃无,二皇子妃太上不得台面,由她招待只会丢大元的脸。三皇妃妃倒是完全可以。可……想想三皇子!

    皇后最后决定亲自出马,好久没出宫看看了,走走也是不错。

    男子狩猎,女眷看景,很不错!

    “敢问二皇子,今日狩猎,湛王可会来吗?”

    “皇叔身体还未完全恢复。所以,今天怕仍无法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!还真是可惜。我还想着跟湛王一起比试比试呢!”

    云峯笑了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身体不适的湛大王爷,这两日也确实挺忙的。忙着把自家媳妇儿前两日掉的二两肉给补回去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?”

    “吃撑了!”容倾摸着圆鼓鼓的小肚子。感觉,走路要扶着墙走了。

    “没出息!”湛王嫌弃。

    “你说让我吃完的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吃的,别的怎么没见你这么听本王的话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抿嘴笑。

    “主子!”

    湛王转头,看凛五一眼,随着对容倾道,“去换换衣服,一会儿本王带你去消食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容倾应,湛王起身走出。

    凛五上前一步,禀报道,“主子,刚接到消息,凌语因救驾有功,在皓月太子极力的推动下,刚刚被皇上封了县主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言,淡淡一笑,“极好!”

    湛王丢下两个字,转身走进屋内,不急不缓道,“容九,今天本王带你去钓鱼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!”答的那个清脆响亮。

    湛王不由扬眉,还喜欢钓鱼吗?

    “雀儿,你去厨房带上调味料。一会儿王爷钓了鱼,我们烤了吃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湛王:……

    不是喜欢钓鱼,纯粹是喜欢吃鱼。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