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5章 多余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235章 多余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钟离隐看着容倾,神色温和,笑意浅浅,“倾儿,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。[.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”

    远道而来算是客。只是……倾儿?这种略显亲密的称呼,钟离隐不应该叫。他该叫她湛王妃才合适。

    不过,容倾听了,淡淡一笑,却没纠正什么,只道,“是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关于称呼,过去纠正过。看来,某人继续无视着。

    许久不见,某人厚脸皮依然。

    山崖之上遇险,毫不犹豫伸手把她拉下。害的她小命差点呜呼之后,看着她歉疚全无,依旧亲和有加,这就是钟离隐。

    过去事,不再提。

    眼前男人,温润如玉的外在,钢铁冰窟一样的内心。

    “仁王爷,请坐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相比容倾的客套,钟离隐显得过于自在。

    钟离隐坐下,小麻雀把茶水送上。

    “身体如何,可还好?”钟离隐分外自然的关心道。

    “挺好!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白皙透亮,粉嫩红润,唇红齿白,眸色黑亮,一娇娃娃。

    又一次把人从生死边缘拉回,还养成这样。

    云珟有多费心费力,无需多言,多问。容倾的好气色已说明了所有。

    “听说仁王爷要成亲了,在此先道一声恭喜了!”

    钟离隐听了,微微一笑,“我要成亲的事,可是湛王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钟离隐浅笑,轻慢道,“他真是有心。这是生怕错漏了你给出的恭喜吧?”

    一句话,只听表面意好似没什么。可若深究……

    容倾看了他一眼,未接话,转而道,“今年刚到的茶叶,仁王爷尝尝味道如何?”

    钟离隐听言,也未再揪着某个话题不放。因为容倾的恭喜,他未感愉悦。

    端起茶杯轻抿一口,“嗯,味道极好。”说完,放下茶杯,伸手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,递给容倾,“一件小玩意儿不成敬意,送给湛王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伸手接过,看着钟离隐自然问,“可以打开看看吗?”

    客人送的礼物,当面打开,这好像不怎么礼貌。可是……谁让送礼的人是钟离隐呢!

    钟离隐勾唇,好脾气道,“没什么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钟离隐话落,盒子随着打开,当里面礼物映入眼帘,容倾眉头微挑。

    小麻雀神色不定。

    精致,华美,璀璨,一个别致到极致的耳坠。

    这礼物是送给湛王的?若信,一边的猫儿都会笑。

    小麻雀看着那耳坠,一个感觉,再次确定,仁王爷果然不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这礼物,容倾收了,王爷回来肯定黑脸儿。且传出去,也有损容倾名声。

    反之,若是不收,湛王爷也同样不会高兴。有男人明目张胆的送自己媳妇儿东西,有那个男人会欣喜的?只是……

    湛王包容些,对容倾哼两声,而后逮着钟离隐修理一顿,就此收尾算是好。可万一王爷又小心眼发作。那,纵然清楚容倾对钟离隐完全没什么,容倾也会有好几天不得湛王好脸。

    钟离隐如此作为,分别就是从中作祸,让人家夫妻不睦。

    真不是好东西。看王爷和小姐过的安稳,仁王是眼睛疼?还是怎么的?

    收不收,都是错!

    容倾看着,伸手拿出,端看,而后看向钟离隐,淡淡道,“仁王爷现在也兼做龟公了?”

    容倾话出,小麻雀随着低头,青安不觉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你说送给湛王的,那就是送给湛王的,绝对不去自作多情的拒之,或收之。

    龟公?钟离隐嘴角歪了歪,随着一笑,“倾儿还是这么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犀利的没边儿了。就如她说湛王那一句技术差,惊艳了耳朵。

    “是皓月的哪位夫人或小姐让你带来给我相公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钟离隐刚开口,话未说出,既被打断。

    “王妃,王爷受伤了。”齐瑄匆忙走进来,看到容倾劈头就是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容倾听言,脸色微变,随手放下手耳坠,起身往外走去,“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府门口……”

    齐瑄话未落,容倾已向大门处跑出。[.cc]

    钟离隐站起,看着容倾提着裙摆奔跑的身影,眸色深远,隐晦不明。

    受伤了?还真是巧!

    想着,抬脚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一袭白衣,满身风华,静坐门槛,悠然闲适,神色淡然,表情清淡,若非衣摆处那点点血红,若非齐瑄清楚言他受伤了,容倾都以为他是在看景。

    因门口处风景独好。所以,随性的坐在了门槛上。

    看到跑着过来的容倾,湛王清淡的表情染上点点柔和,不觉扯了扯嘴角。只是……在看到尾随容倾而来的钟离隐时,微扬的嘴角瞬时垂下。

    湛王表情瞬息的变化,落入容倾眼中,眉头瞬时皱起。把这变化,理解为湛王身体很是不适的反应。而落入钟离隐眼中,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许久不见,这云珟这厮越发小心眼了。不过,能膈应到湛王,钟离隐分外满意,大元没白来,容倾的难听话没白听。

    容倾上前,在湛王跟前蹲下,“伤到了哪里?”说着,伸手,把他染了血的衣摆拉起。随着两个清晰的齿印映入眼帘,齿印周围肤色一片青黑,红肿,容倾看此,眼眸微缩。

    “一个没注意,被咬了一口。”湛王说的那个简练,清淡。

    被毒蛇咬了一口,他说的跟吃饭噎着了一样无所谓。

    容倾听言,俯身,为湛王吸毒的动作出。湛王随着伸手,未等他拦,容倾忽而顿住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容倾为何停下?是不愿意吗?

    容倾若是不愿,湛大王爷会是什么心情呢?齐瑄想着,转眸看向湛王……

    却见湛王看着容倾,眸色柔和依然,未有一丝褪色,不曾消散。

    动作停下,转而问,“吃过药了吗?”

    “药吃了。不过,药效看起来不是太好。”若是毒清了,这会儿他就是在府里,而非在这里坐着了。

    “凛五呢?”

    “去配药了。”

    对容倾的询问,湛王可谓是有问必答,绝对的好心性。

    钟离隐看着湛王,眸色温和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钟离隐的视线,湛王察觉到了,自然的直觉无视了。只是……

    被无视,钟离隐太习惯,微微一笑,随着转眸,看向容倾,视线定格。

    几乎在他看向容倾的刹那,刚才还无视他的某个男人,瞬时看向他。

    那一抹寒光,钟离隐察觉到,却自然的无视了。双手抱胸,看着容倾,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湛王看此,眼睛微眯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无声的暗涌,那幼稚的斗气。容倾完全感觉不到。此时她的注意力完全在湛王的伤口上,腿上那逐渐蔓延的青黑,让她心里发沉。

    “青安,去拿匕首,酒,还有棉布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青安领命,飞速执行。

    容倾伸手扯掉头上发带绑在他腿上,阻止毒液的蔓延。

    “冷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!”

    湛王回答了,容倾却似没听到,伸手碰触他外露的肌肤。感觉到抹温热,略心安。而湛王感到的……却是她比他身体更凉的小手,带着点点颤意。还有……

    容倾那清淡如水的眼眸中,赫然染上的那一丝担心……落入湛王眼中。胸口处,那因她而起,已熟悉的悸动再次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事儿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言,心口微缩。

    不会有事,不用担心!

    这话他已是第二次听到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在他遇袭,受伤,她挡在他跟前,对着他说的就是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第一次听到,有心动,有新奇。有生以来,那是他第一次听到安慰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听到,心动依然,亦染点点心疼。她是在安慰他吗?也是在安慰自己吧!

    心疼,却什么都没说,抬手擦去她额头沁出的点点湿意,沉默着。

    她为他担心,着急的样子,他喜欢看,心口满满的。

    钟离隐看着,脸上笑意渐渐隐没。他的作为,好像有些多余。

    容倾不会那么容易被诱惑,而云珟也绝不会轻易把她放开。他除了能膈应一下云珟,不会有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结果?这一念出,钟离隐脸上笑意完全消散。原来,在无意识间他是想得到什么结果的吗?呵……

    “王爷,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入耳,钟离隐自然转头……

    面色发白,满脸紧张,慌乱,跌跌撞撞匆忙向湛王跑来。

    钟离隐看着挑眉,这紧张担心真是比容倾更甚,反应更大呀!湛王爷福气不小呀!

    “王爷,你受伤了……这是被蛇咬了吗?”看着湛王腿上那片青黑,凌语面色紧绷,随着俯身……

    然,动作刚出,既被凛一拦下。

    “凛护卫,我只是想为王爷把毒吸出来……”看着凛一,焦灼的解释。

    凛一面无表情看着凌语,丢出两个字,“无需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妃!”青安到来打断了凌语的话,把匕首和酒交给容倾。

    容倾接过,用酒擦过匕首,低头,不看湛王,淡淡道,“忍着点儿,疼也别出声,我会分神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钟离隐呵呵……面对容倾,湛王还真是够乖巧的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这好脾气的模样,比他蛮横狂妄的样子更让人讨厌。

    然,钟离隐的心思,哪个在意?

    抬手,匕首落下,皮肉划开,污血外溢,红的发黑。

    容倾动作出,凌语脸色又是一变,“王妃,还是让奴婢……”刚开口,穴道被封。

    凌语僵住,面色灰白。

    凛一面无表情收回手。

    容倾目不转睛看着湛王伤口,看血色外溢,瞬间染红了手,身上亦是。容倾却似没看到,横一道,竖一道,准准落下,划开一个十字架,丢下匕首,用力挤压……

    比起凌语来到,毫不迟疑就要用嘴吸。容倾这做法就不够体贴了。

    一个不惧自己中毒,也要让湛王免于受苦。

    一个是拿出匕首,在湛王身上留下伤疤,看他受疼,也不愿意让自己冒险用嘴巴来吸。

    两者,凌语应该更让人心动才是。眼睛看到的是这样,可心里的感受为何却是截然相反呢?

    直到外溢血色不再是黑色。

    容倾停下,伸手解开发带,短时疏通血脉,随着又绑上。

    “王妃!”

    抬头,看到凛五,“药呢?”

    “拿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手上有血,你给他上药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凛五接手。

    容倾抬头看向湛王,看他脸色微白,“疼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知道疼就好,以后就长记性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蛇到脚边了都没看到,眼睛当时在忙着看什么?美人吗?”

    “混说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转眸看向凛一,“凛一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回王妃,属下当时目不斜视的往府里走,并未注意其他。主子的话……属下不清楚。”凛一直板道。

    凛一话出,被湛王横了一眼。凛一继续目不斜视,死死的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容倾轻哼。

    湛王抚额。

    刚上完药的凛五看湛王这动作,瞬时开口,紧声道,“主子,可是哪里不适。”

    “头晕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扶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湛王没动,只是看着容倾,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要我扶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,本王娶你回来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抱不动你,你身上余毒未清,还是不要走动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容九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容倾上前,把他胳膊放在自己肩头,伸手扶住他腰,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容倾扶着湛王,走的缓慢,声音淡淡,“没事儿找抽的刚见过。随着又见一个没事儿自讨苦吃的。”没事儿就作,这是古代王爷的统一喜好吗?

    自讨苦吃的是谁,湛王不言,没自己说自己的爱好。但……

    “没事儿找抽的是哪个?”

    “一龟公。”

    钟离隐失笑,湛王扬眉,“龟公?”

    “当面不言人是非。我背后告诉你。”说完,随着转移话题,“腿上有伤,这几天就不要外出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闲着无事,反省一下自己吧!”

    “本王没什么可反省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写个保证书吧!”

    “保证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好!”

    “不会写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如此,要不我休夫书再写一次?”

    “容九……”男人声音沉下。

    容倾转头,看着他,叹气,“不是想惹你不快,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听话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言,脚步顿住。

    容倾看向凛五,“背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凛五上前,这次湛王什么都没说,由凛五背着往正院走去。

    容倾跟在一侧,轻扶着他,淡淡道,“相公要活的长长久久的,我可不想守寡。”

    “守寡?哼,本王死了,你麻溜就会改嫁吧!”

    这话,容倾一点儿不想去否认,正色道,“相公真是了解我,一说就中。所以,不想看我带着你的家财改嫁,就要多爱惜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又皮痒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听相公训我这声音中气十足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渐渐远去,钟离隐眸色深深。

    休书,守寡,改嫁……

    这关心,没多少柔情似水,反而有些气人。

    可是,在湛王的眼里,连她气人,都让他喜欢吧!

    就如她损他是龟公一般,如此大不敬的话,听着……却是那样讨喜。

    凌语僵坐在地上,看着那远去的背影,耳边回荡着刚才的对话,眸色起起伏伏,心思不明。

    “仁王爷,王爷身体不适,近日怕是不便招待您了。”齐瑄看着钟离隐,客气道。

    钟离隐点头,“湛王身体要紧,望他早日康复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仁王吉言,我会转禀于主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我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仁王慢走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三皇子府

    庄诗雨坐在花园中,赏着眼前花团锦簇的繁花,漫不经心开口,“刚才那两个丫头在嘀咕什么?”

    秋红听言,如实道,“在议湛王府的事儿,奴婢已训过她们了。”

    庄诗雨听了,随口道,“湛王府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,舒姨娘昨日已被赶离湛王府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庄诗雨眼帘微动,又被赶走一个?如此,就剩下最后一个了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,随着开口,“原因是什么可听说了?”

    “据说是扰乱府中安宁。不过,真实原因好像是因为舒月伤了凌姑娘,所以才被赶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伤了凌语?”

    “嗯!听说,还挨了十大板子,伤的不轻,是被抬着送去舒家的。”

    庄诗雨听了,眼底神色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香姨娘被赶走,是因为有了外心。

    李怜儿被驱逐,是因为谋害了林婉儿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是一心想为湛王祈福,所以被送去了庙堂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是因母亲病弱,被送回娘家让她尽孝去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舒姨娘,是因为伤害了凌语。

    一个一个看,每一个被赶离都有理由。但,每个理由都跟容倾无关。如此……谁敢说容倾恶毒,不容人?呵呵……

    突然的总结,一个结论:那个男人要作一个人,不把你作死不会罢休。相反的,他若想保护一个人,必把你护的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容倾很幸运,是被他保护的那个。

    所以,舒月被赶离,真实的原因,真的是她伤了凌语吗?怕是不尽然吧!

    也许,那所谓的伤了凌语不过是一个由头而已。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