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章 落水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233章 落水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听衙役说明子已找到,容倾随着道,“人可还好?”“人虚弱的厉害,xt全集下载.不过,因被灌了猛药,大夫说怕是会留下什么遗症。”“人活着最重要。”“王妃说的是。”“是谁做的可查到了吗?”“是庄上的采买孙婆子。”竟是身边人么?或许是容倾那句‘人活着最重要’,让护卫心生感叹。不由的就多说了几句,禀报的更加详细。“这次能及时救出明子,是明子那孩子聪明,也是王嬷嬷细心敏锐。”“人是王嬷嬷最先发现的吗?”“是!”“详细的说一下始末吧!”“是!明子失踪的时候,手里还握着王嬷嬷给他买的桂花糖。被人恶藏时也没丢了。他把糖藏在了怀里,后来捂融了,化开了,他就趁着孙嬷嬷给他喂药时,把糖抹在了她衣摆下。那孙婆子应是做了恶事,心慌乱。继而当时也没察觉到。”衙役喘口气,继续道,“而王嬷嬷也许是之前就怀疑了她,继而对孙嬷嬷观察的特别仔细,之后很快就发现了她衣摆下的那一抹印记。”“她也沉得住气,没当即发作。而是悄悄的查探了一下。桂花糖这吃食,除了家里有孩子的才舍得买点哄孩子,大人们就算馋嘴也不会买这个。而在庄上,除了她家里还剩余几块之外,再没有。而当时孙婆子又没出过庄子,身上又怎么会沾染上?”“确定有异之后,她在庄子上稳住孙婆子两口子,让王老头偷偷去了刑部告知了大人。大人不敢迟疑,当即带了人去了庄上,仔细清查,最后在孙婆子两口的床铺暗格中找到了明子。”“也幸而去的及时。不然,那孙婆子的儿子已准备把明子弄死,而后丢在粪车中,偷偷埋了去。”“仵作言:他们没当即把明子弄死,或许是担心人死后若是运不出,会溢出什么味道来很快既被人察觉。不然,他们怕不会留明子到现在。只是,最近府衙实在查的太严,他们应是害怕衙差清查庄子,恶事暴露。所以,最后才准备放手一赌。”衙役说完,忽而想到什么道,“大人说:王嬷嬷儿子铁柱的死,或许跟孙婆子的儿子有关。”这话出,容倾神色微敛,“发现了什么吗?”“现只是怀疑。因铁柱在四处寻找明子的时候,孙婆子的儿子(孙武)也时常跟他帮忙找人。还有,铁柱死的时候,孙武也是第一个发现人。对此,大人言:或许又是一出贼喊捉贼的戏码。”他们既能绑架明子,那么,杀了铁柱也太有可能。真是人心叵测呀!“为何要绑明子,可问出来了?”衙役点头,“一切皆因王嬷嬷,王老实太过尽忠职守。容公子已经不再了,王嬷嬷还如以往般严管庄上事物。让孙婆子全无油水可捞,日子过的很是紧巴。又加上孙武的小生意又亏了钱,向王嬷嬷借钱被拒,因此心生怨怼,继而做下了此事。”贪心的本性,可过于的贪婪,往往不会让你得到更多,只会让你走上犯罪。“这次的事刘大人辛苦了,代我向他说声谢谢。”“是!”明子的事到此已告一段落。那么,那不断失踪的孩子又是怎么回事儿呢?刘正会继续查吧!查明了,于他也有益处。当今皇上不是庸君,他对百官能力很看重。无弹窗,最喜欢这种网站了,一定要好评]刘正身为刑部尚书,也很愿意做出点儿成绩给皇上看看,为他的官途锦上添花吧!

    衙役离开,容倾心静然。

    明子未死,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    另一边……

    看着静坐在池塘边看鱼的凌语,舒月缓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凌姑娘!”

    闻声,转头,看到舒月,凌语眼帘微动,而后浅笑,“是舒姨娘呀!还真巧。”

    舒月听了,轻笑道,“不是巧,我是听说凌姑娘在这里,特意寻过来了的。”说着在凌语对面坐下,轻叹一口气,托着下巴满是闲散,“一个人待着无趣,想找凌姑娘说说话。在这里府里,我也就跟凌姑娘最对脾气。”

    听这话,凌语呵呵,“得舒姨娘看中,我还真是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凌姑娘愿意陪我说话,我也很是感动呢!”

    比矫情,谁不会!

    若是让我做事儿矫健一把,那还真是不行。可若是让言行举止矫情一下,对舒姨娘来说,可谓是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看着舒月脸上那温温柔的表情,凌语脸上笑意不觉淡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凌姑娘最近身体可好?”

    “嗯,好多了。多谢舒姨娘关心。”本只是一句客套。然……却挡不住舒姨娘接的够妙。

    “凌姑娘不用谢我,要谢应该谢王妃才是。”舒月笑眯眯道,“知晓你身体不好,连请安都怕你累着了。遇到这样细心,体贴的组子,真的是我们莫大的福气。不然,就凌姑娘这又要向王妃请安,又要早起默送王爷上朝的,这身体肯定是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这话,柔的能滴出水,可是却怎么听都让人不舒服。

    默送王爷上朝,这是夸赞吗?明显的嘲讽!

    凌语听了,眉头微皱,肃穆道,“舒姨娘你这样说怕是不妥,这话若是传出去,搞不好会让人误会。以为王妃是那心胸狭隘的善妒之人,是容不下我们才会特意免了我们请安。如此,为了王妃的名誉,以后这话舒姨娘还是不要说了。”

    舒月听言,瘪嘴,轻哼,“王妃就是体贴,我说的是心里话,是实话没什么不能说的。在我看来,凡是会想歪的,不是不了解王妃,就是故意想抹黑王妃。如此,凌姑娘最好慎言才是。不然,本来别人是没往那一处想,可是你这么一担心,一解说,反而会让人误解王妃。”

    论倒打一耙,谁不会。

    “如此,倒是我的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舒月听了,一摆手,很是大度道,“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凌姑娘既知自己有错,以后莫再犯就是了。”说完,盯着凌语眼神灼灼,“凌姑娘果然是聪明人,凡事真是一点既透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要多谢舒姨娘的提点。”

    凌语这话出,舒月笑的花枝乱颤,“凌姑娘可真是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看着舒月那笑开花的脸,凌语眼底划过一抹沉色。

    过去,府里的七个姨娘。眼前这个只懂得花草,只知道对花草痴迷的舒姨娘,曾让她觉得最是满意,曾觉得她是最有分寸的一个。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她过去,果然是看走了眼了。都说平日不叫的狗,一旦张了口,咬起人来最是凶。这话真是一点儿都不假。

    只是,她很好奇,容倾那个女人到底许了舒月什么好处,让她如此护着。竟然可以不遗余力,不惜撕破脸皮跟自己作对?

    看来,在舒月的眼里,容倾这个湛王妃是值得巴结的。而她这个凌姑娘,是可以任意欺凌的?呵呵……

    她是否以为,云珟娶了容倾,她凌语就什么不是了?

    “凌姑娘,不知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舒月突然的话出,凌语心口一窒,抬眸。

    舒月看着她,轻轻缓缓道,“凌姑娘也到了成亲的年纪了。凭着王爷对凌姑娘的宽厚,只要你开口,王爷和王妃必然会给你寻一个好人家的。”

    凌语听言,垂放在腿上的手,不觉收紧,声音愈发柔和,“劳舒姨娘惦记了,只是我身体病弱,注定活不长久。如此,又何必拖累他人。”

    舒月听言,摇头,“凌姑娘这话我可是不赞成。就是因为身体不好,才要活的更精彩,不让自己不留遗憾,把身为女人该经历的都经历一次才是。”

    舒月说完,不待凌语开口,又道,“而且,你这样扛着不嫁,王爷又该是何种心情?”

    凌语听言,脸色陡然一沉。

    “而且你这样,让人看了不是明摆在说,若非曾经那些过往,你又如何会伤了身体,又怎么会直到现在还孤着?凌姑娘,你心里不会是在埋怨……”

    “舒姨娘请慎言。”

    看凌语激动,舒月扬眉,“凌姑娘既不喜欢听,那我就不说了。”说完,起身,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舒月的背影,凌语面色冷凝,心口怒火难抑。

    刑部

    明子的事结束,刘正也大大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,幼童失踪案,既牵了出来露了头,也不能无视,该查就要查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,幕后之人会是谁呢?刘正直觉感到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闻声,抬头,风尘仆仆的杨虎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查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杨虎看着刘正,肃穆道,“回大人,王妃怀疑的没错。刚刚接到从通州传来的消息:周卓果然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。他曾经习过武,武功虽说称不上高强,可也不止是三脚猫。”刘正听言,眼睛微眯,“既然有功夫在身。那么,怎么会连反抗一下都没有,就被人给灭了呢?”杨虎凌厉道,“只有两种可能,一:凶徒武功极高。二:凶徒可是他熟悉的人,或信任的人。周卓对他不曾有防备,如此,凶徒趁其不备,将他杀害。”刘正眼睛微眯。

    武功高强的人太多,不好找。可跟他相熟的人,却有处可寻。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翌日,湛王刚离开王府没一会儿,一婢女既匆匆来报,“王妃,出事儿了,舒姨娘和凌姑娘都落水了。”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