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章 找到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231章 找到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刑部

    刚有进展,人就死了,极好!

    不过,这也直接说明,这案子存在极大的风暴在其中。他们刚有进展,即刻有人动手把线索掐断,阻碍他们的追查。反应如此速度,敏捷,由此可见……

    他们已暴露了什么,而暗中蛰伏的凶徒,很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,王妃来了!”

    刘正听言,抬头,刚想的太入神,听杨虎禀报,一时没回神,木木道,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人,湛王妃来了!”

    这次刘正听清了,随着一个激灵,猛然起身,抬脚往外走去,走到一半儿,刹住,转头看向杨虎,肃穆道,“我现在仪容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杨虎听言,微微一愣。听刘大人一个大男人,开口问仪容,感觉很怪异。

    又不是娘们家,一个大老爷们有必要如此吗?

    有此感,不敢多言,正色道,“大人挺好。”

    杨虎话出,刘正随着抬手,对着自己的头发几个拉扯,“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看杨虎说不出话的样子,刘正满意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面见王妃,还是不要太光鲜的好,就这样蓬头蓬面的挺好。

    一来显的他忙乱,二来,王妃看他这样,也许会少看他几眼。这样,湛王看他或许会多少顺眼几分。

    长叹一口气!

    如何见湛王妃,才能不惹湛王,刘正也是费尽了心力。

    “下官叩见王妃!”

    “刘大人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谢王妃!”

    刘正站起,容倾直接道,“我想看看那个夫子的尸体,这会儿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方便,方便,王妃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比起仵作,容倾的能力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这一点儿,已被多次证实。

    如此,容倾愿意查看,刘正也是求之不得。希望容倾出手能有所发现。他也迫切的希望赶紧破案。然后,湛王把三皇子大印归还,也好让他早点交差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案子破了,他跟容倾不碰面了,也就不用过的这么提心吊胆了。

    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刘大人最近做梦,梦里都是湛王的身影,也是憔悴的厉害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牢中衙役,仵作拱手。而在看到刘正身边的容倾时,动作又是一顿。

    “王妃,请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对于容倾的到来,刘正没做多余的说明。而在场的仵作和衙役,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继而也没人多言去问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那么自然,好似容倾出现在这里本就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容倾走上前,盖着尸体的白布拉起,夫子的尸首映现眼中。

    容倾查看,刘正在一旁说明。

    “他叫周卓,通州人,家境清贫,今年三十有一,一落榜举子。身亡前在荆庄任夫子。”

    “家人呢?”

    “无子无妇,除却在通州的老父母再无其他亲人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人死了,这会儿身边连个啼哭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身亡地点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京城几十里外的荒野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几十里外么?”

    “是!下官推测,或许是知晓吴飞被抓了,他惊于事情要败露,所以畏罪潜逃了。只是,在其后又被真正的谋后黑手给灭口了。当然,这只是推断,至于真相到底是何,还需要进一步查探。”

    容倾点头,俯身,仔细查看尸体。

    尸斑已现,咽喉处致命伤口已开始沉黑化,除此身上再无其他伤痕。衣服亦完好无损!

    看来,死前连反击,挣扎都不曾。由此可见,下手之人的动作很迅速,一击毙命,武功不低。

    “在现场可有所发现?”

    刘正摇头,“除了周卓的尸体之外,连根儿头发丝也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静默,少时开口,“吴晓是怎么说的?周卓为何要他绑架那男孩儿?”

    “吴晓说他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吴晓为何要听他的命令,帮他做事儿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吴晓有把柄被他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把柄?”

    “吴晓是一街头小混,平日里游手好闲,偷鸡摸狗的事儿没少干。而前些日子玩儿大了,竟勾搭一屠夫的婆娘,这事儿好巧不巧的被吴卓撞上了。他若是不听话,吴卓向那屠夫揭发他。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,如此,凭着那屠夫的凶悍,吴晓一定会大卸八块。或许是感,坐牢总是会比没命强,所以,他就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没再多问,从头到脚继续查看,不错露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容倾那模样,让刘正不由把视线移到府衙那两个仵作身上。自然的比较了一下。

    当周卓的尸体被拉回,他们是怎么查看到的呢?

    确认了死亡时间,确定了致命伤口,粗略查看一下身上是否还有其他伤痕。然后……结束了!

    察觉到刘正的视线,两个仵作不觉垂首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他们是没容倾认真。可是,却又从心里感这种对比,完全没可比性。

    他们是仵作,每天要忙的事儿太多,若是每个都这么看。那,对这个负责了,就只能耽误别的了。一个耗费这么长时间,等再查别的时候,尸体怕是都要腐烂了。

    而容倾身为湛王妃,心血来潮玩儿一下,无论在这一件事儿上耗费多久,于她都不是事儿。所以……他们只是形势所迫,并非不尽责。

    心里如是想,心里却什么都不敢说。更闹不懂,湛王爷怎么会让湛王妃参合到这种事里?还有,湛王妃她一个女人家,又怎么对这种事儿如此感兴趣?真是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极好,刘正都还没说什么,他们心里就已是牢骚满腹了。

    对此,容倾无所觉。只是当查看到周卓的手时,视线定格,伸手碰触,若有所思!

    查看完,容倾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盖上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容倾未说,刘正也未问。若是有所发现,容倾一定会告知他的。不急于眼前一时。

    “王妃,请!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转身,湛王身影意外出现眼前。

    看到湛王,容倾神色不觉柔和下来,刘正却是面皮一紧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无事,刚好路过。”

    这话,相信的有几个?

    你湛大王爷路过衙门口也就罢了,你还路过到衙门大牢了!

    而这不圆的谎言,直接的证明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都忙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!忙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暴戾,冷狠,蛮横,笑面虎……等等!所有的能想得到的恶劣的词,这就是他们眼中的湛王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好心性,柔和,包容……这是湛王吗?

    对视一眼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湛王如此态度,湛王妃参与到任何事也都是应该了,不值得大惊小怪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走出刑部,坐上马车,湛王看着容倾,漫不经心道,“过几日钟离隐要来大元了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自然问,“大元有什么喜庆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大元无喜事,倒是钟离隐快有喜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成亲了?”

    “嗯!所以,带着将过门的王妃,出来显摆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呀!”

    看容倾那完全无所谓的样子,湛王满意的同时,也觉得自己是多此一举了。

    容倾现在连他这个夫君,都只是习惯大于喜欢。如此,对钟离隐这个曾差点害她小命险丢的人,又怎么会存留什么他念。就是留了,也定然是全部对他的厌恶。

    “相公,今天是专门来接我的吗?”

    看着容倾那晶晶亮的眼眸,湛王淡淡道,“是接你,也是专程看看刘大人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小疑惑,“看刘大人?”

    看容倾不明,湛王也没去说明。最近让他感到不顺眼的人太多,没必要一一解答。

    而作为眼下,最招湛王惦记的刘正,心里真的很苦。

    容家

    星月阁一起事,自然的传开了。容家作为当事人之一,自然也知晓了。

    在场丫头小桃儿,诚实的做一个搬运工,把事情的始末,没敢多说,没敢少言,一五一十的说于容老夫人听。

    容老夫人听完,当即大怒,二话不说,叫来魏氏既是一顿痛责,大骂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教养出来的好女儿,让她在外思过,结果她给我勾三搭四,找了那么一个落魄的穷书生,连亲都没成就住到了人家家里,丢进了容家的人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打着为她祖父奔丧的名头入京,明面是是尽孝,暗地里却是算计容家的东西。还有你,你一个继室夫人,有什么资格拿容家的东西去许诺人。还买宅子?凭她也配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听好了,若是还想在容家待着,现在麻溜的让她给我走。不然,我连你一块儿给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面对容老夫人训骂,魏氏默默听着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吭声,我说的话你没听到是不是?”

    魏氏垂首,起身,“媳妇儿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就下去,下去……”脸上满满的厌恶,脸上盈满不耐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背后传来的辱骂声,魏氏脸上无一丝波动,连难堪,愤然都没有。

    自容霖死后,容老夫人经过一段日子的心惊胆战之后,看风平浪静,湛王再无后续动作……

    没了容霖的压制,湛王好似也不再翻旧账,容老夫人这嗓门是越来越大了,那独断专行的性子再次展现无遗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院内,魏氏一个人静坐良久,面色沉沉浮浮,变幻不定,让人一时看不清她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良久,开口……

    “邓嬷嬷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在!”

    “馨儿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小姐她还好。”

    事出,传入耳中,魏氏既知道容老夫人必然会发难。继而,果断的把容雨馨挡在府外,让邓嬷嬷偷偷把她安置在了一农户家,让她免于被容老夫人责罚。只是,还好……

    这说法太含蓄,太隐晦。自己的女儿,魏氏了解,不说其他,就从桃子的叙述中,难以想象的湛王对容倾的那种宠溺,魏氏既知:比起白家那个婢女侍儿对她的不敬,以及白华对她的刻薄,湛王对容倾的好,才是最刺伤容雨馨的。如此……

    她更是不能留在京城了。俗话说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就容雨馨的性子,一旦惹事儿,就必然是大事儿,要命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邓嬷嬷,这次离京,你同馨儿一同离开吧!”

    魏氏话出,邓嬷嬷猛然抬头,“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想让你的儿子脱离奴籍成为良民吗?”

    魏氏轻慢的话入耳,邓嬷嬷随着跪下,“夫人放心,奴婢定会护着好馨儿小姐,绝不让她再任人欺凌。”

    身为奴,哪怕再得主子眼,那也是奴才。女儿家还好些,可若是男儿,一辈子太憋屈。

    若是能成为良民,没有人不愿意。成为良民就意味着,他也能参加科举了,对未来也可以想象一下了。

    魏氏伸手,把邓嬷嬷扶起来,几分相惜,“你我都是为母者,为儿女都舍出一切,这种心情,我想你懂得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以后,馨儿就托付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一定竭尽全力,护小姐周全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相信你!”魏氏说着,从抽屉里拿出一大银票递给邓嬷嬷,“这个你收好,要给馨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拿出一些银钱,去买一个得力的,最好是会些功夫的小厮。另外,再买个婢女……”说着微微一顿,“姿色要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买个姿色好的,用意是何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现在白华身边只有侍儿一个婢女,可谓是一枝独秀。可是,当又来一个要姿色有姿色,要功夫有功夫的情况马上就会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!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丫头走进来,不待魏氏问,既道,“夫人,刚才采买的绿儿说,看到那个叫侍儿的婢女去湛王府了。”

    丫头话出,邓嬷嬷一个激灵,紧声道,“确定吗?没看错?”

    “是!绿儿说发誓没看错。只是,她不敢在湛府外久待,只看到那个侍儿走到湛王府大门那里,对着守门的护卫在说话,她就匆忙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邓嬷嬷听言,转头,看向魏氏。

    魏氏淡淡道,“回去告诉绿儿,这件事儿不要再提及,她也从未看到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!”

    魏氏如此交代,脸上也未显露其他情绪。可心里的郁气却消散了许多。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“护卫大爷,我是白家的侍女,有紧要的事儿求见湛王爷,请护卫大爷代为通禀一声,奴家这厢先谢过了。”说着,俯身,一低头,一屈膝,臀翘胸挺,那个凹凸有致。

    守门护卫面无表情看着,虽说这年头什么人都有,守着湛王府大门,形形色色的人他自然见过太过。可是这么公然找上门,还没进门就开始行勾引的他还真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还有白家是哪个?从未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护卫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这冷硬的字出,侍儿笑容僵住,要说的话顿住。盯着护卫,神色不定,第一反应是怀疑:这人是不是眼瞎了?

    她虽出身卑贱,可她长这么大,还从没一个男人会这样对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刚出,一马车停驻,眼前护卫快步走下台阶,迎接。

    随着,车帘掀起,那龙姿凤表,尊贵清绝的身影映入眼帘。侍儿眼睛瞬时直了,一次得见念念不忘,再次得见心驰荡漾,浑身酥麻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,她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男人。什么都不需要做,只要出现在你眼前,就足以让你臣服在他脚下。

    那火辣辣的目光,若是视线可以幻化成型。那么,侍儿姑娘这视线,妥妥的就是在剥湛王衣服。

    湛王揽住容倾腰身,轻易把她从车上带下。脸上没什么表情。而容倾……

    看着侍儿那火热的目光,眉头微扬。

    随后容倾的出现,侍儿也总算是回过神来,捂着心口,婀娜多姿的走过去,吊着嗓子,嗲嗲开口,“王爷……”余音悠长,一音三颤。

    湛王手指动了动,随着转眸看向容倾。

    容倾掠过湛王视线,直直盯着侍儿,缓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侍儿看着容倾,亦是激动,心里暗腹:容倾跟容雨馨那蠢蛋是姐妹,如此,希望她们性子也是一样才好。那样……

    锦衣玉食,荣华富贵,备受恭维……那璀璨的前景在眼前晃动。心情那个澎湃。让她好想现在就脱了衣服,向湛王展现一下她那完美的*呀!

    满心荡漾,连请安的动作都变得绵软,“奴家给王妃娘娘请安,娘娘万福金安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!”

    “谢王妃娘娘。”侍儿起身,抬头,看向容倾,甜笑,刚想说些什么,下巴忽而被容倾拖住。

    “王……王妃……”侍儿神色不定,她想勾引的是王爷,不是王妃呀!

    “再这样看他,我就扒光了你。”

    清清淡淡一句,不染戾气,不带怒气。说完,抬脚走进王府。

    侍儿瞬时红了眼眶,转眸看向湛王,那个委屈,那个惊怕,“王爷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惯会勾人的小模样还出来,就被护卫给扔了个无影无踪,只余一声尖锐叫声,弥留空中。

    这尖叫,护卫感:比那嗲嗲的声音更顺耳。

    湛王看着容倾背影,嘴角上扬。

    凛五走在侧,清晰感觉到湛王的好心情。暗腹:看来王妃刚才那句,要扒光了她。让湛王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不过,也因为王妃这么一句,让那个什么侍儿的眼睛保住了。不然……就她刚刚看主子那眼神,非礼了主子,如何能饶了她。

    回到府中不久,刑部来人,禀报,“王妃,明子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