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 这一种感觉 情不自禁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228章 这一种感觉 情不自禁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三皇子府

    “老奴给皇子妃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吴管家无需多礼,请起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子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看着垂首静立,恭敬稳重的吴管家,庄诗雨开口,“刘大人那里查的怎么样了?可有发现?”

    “正在追查,暂时还没什么发现”

    庄诗雨听了,不意外。能够在一众护卫把守的三皇子府把大印偷走,那贼匪能力可见非同一般。如此,没那么容易找到。只是……

    三皇子府的护卫纵然能力一般。可再怎么样,也是云榛亲选出来的。不可能全部都是蠢蛋,废物。那贼匪的武功就算再高,他也是个凡人。所谓双拳难敌四手,那么多人竟然没抓住一人。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庄诗雨每想到,都不由怀疑。到底是那匪贼武功太强。还是……这其中存在着什么猫腻?

    心有所思,却什么都没问。因为,她虽是这三皇府的主母,却不意味着这府中的下人对她都已臣服,已对她会毫无保留的忠诚。

    就如眼前的老管家,纵然这其中有什么猫腻,他若不愿说,她也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不过,他敢欺瞒她,却不敢瞒着云榛。

    他既不言,云榛既不语,庄诗雨也乐意糊涂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那里你派人跟紧点儿,若是有消息记得即刻来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还有海姨娘哪里,也多派些人手过去,一定要护好她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稳婆哪里也派人守着。事关三皇子的子嗣,绝对不容出现丝毫差池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明白!”

    一个贤惠周全的主母,一个忠心值守的管家。三皇子府很和谐。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“容九!”

    男人低沉的声音,透着几分早起的慵懒。入耳,质感,性感,诱惑。

    可惜,某个小女人却是无所觉,睡的跟小猪儿一样。

    “容九,起来伺候爷更衣!”

    无回应!

    男人看此,扬眉,随着把手伸进被窝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如猫儿般软呢的低呼响起,透着被打搅的不满。扭动身体,往下缩。

    看着盖被蒙头,直接缩进被窝的卷曲成一团的小女人。湛王眉目间染上一层光润。心里轻哼,昨晚看那些卷宗,竟看到大半夜才睡。

    晚上不睡,早上睡成猪。

    早起,看她睡的香甜安稳,湛王心生不满,喊了她两声,意在叨扰。只是,容倾这懒猫一样的反应,让湛王不由来了兴致,心生逗弄之意。

    “容九,对着天一样的夫君,你就是这么做贤妻的。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好困!”说着更往里缩。显然,这时什么夫君老天,贤妻都是浮云,什么都没睡觉来的大。

    “看来,妇德是什么,你直到现在也没学会。”湛王说着,看到容倾外露的小脚丫,那白嫩粉红的脚趾,鬼使神差伸手过去挠了一下。

    动作出,脚丫瞬时也缩不见了。

    无声一笑,垂眸,看了看自己手指。如此无聊的事儿,竟然也能生出兴致……

    湛王对自己的喜好,不做评判!

    “容九,起来本王带你去吃红油抄手。”

    诱惑,*裸的!不过,却有效果。

    眼见一直白嫩的小胳膊从被窝里伸出来,摸索着,最后落在他高挺的鼻子上,呢喃软语,睡意甚浓,“说谎鼻子会变长。王爷现在的鼻子长的已穿透房顶了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言,轻哼,“若是本王的已穿透屋顶,那容姑娘你的呢?”

    “我的呀!大概已冲破天际了吧!”说完,自己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那娇娇侬浓的笑声入耳,湛王眸色幽暗,放在被子里的大手,本能的从逗趣的按捏变成了暧昧的揉抚。那滑腻的触感,令人爱不释手。早起的男人,精力最是旺盛的时候,任何触点儿都会惹出火来。没几下……

    心思一歪,气氛瞬时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让为夫检查看看,容姑娘鼻子是否真的长到那种境界了。”说着,抬脚上床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湛王那微凉的身体进来,容倾一个瑟缩,瞬时清醒了许多。

    看容倾睁开眼睛,湛王分外满意,“醒了,很好!”

    “相公这有违妇德!”

    “妇德?能背出一句,本王今天凡事都依着你。 [天火大道]”

    “所谓妇德,就是绝对不可百日宣淫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好表现,天亮之前即可休战。”

    湛王话出,容倾张口在他肩头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那疼,蔓延到了心里发酥!

    而前院中,在垂花门下已静立良久的女人。看看时辰,默默回了后院。

    已快到了下朝的时间,他还未出现。看来,他今日是不会去皇宫了。

    一处,齐瑄看着凌语离开的背影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只要她在府内,每日目送湛王离开,是她的习惯。以前,王妃并未入府,凌语如此也没什么不妥。可是现在……凌语逾越了!

    三皇子府

    府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儿,府内下人心提着,皮也不觉绷紧了,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,生怕惹了主子不快。

    看着静悄悄的院子,庄诗雨静坐在屋内,心里有几分沉闷。

    “小姐,大奶奶来了。”

    庄诗雨听言,抬头,庄大奶奶的身影已随秋红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娘,您怎么过来了?”起身,相迎,伸手扶住庄大奶奶的胳膊,神色柔和。

    “你府上出这么大事儿,我能不过来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刘大人已全力在找了,想来很快就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倒是宽。你有没有想过,府上出这种事儿,在外人眼里,那就是你这个皇子妃治府无……”庄大奶奶这话未说完,被秋红打断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,都先下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看着鱼贯而出的下人,庄大奶奶也意识到她刚才的话有些不妥,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庄诗雨是三皇子妃,是皇家媳。就身份而言,已不是她这个官家夫人可以随意言说的了。再说,那话当着下人的面说也不好。

    伸手拉过庄诗雨的手,庄大奶奶长叹一口气,“我大概是老了,最近真是有些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庄诗雨笑了笑,没接话,更没安慰,转而道,“庄家事儿多,母亲不必特意过来这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不来看看你,我心里不踏实。”说着,看着庄诗雨,肃穆道,“这件事儿,可写信告知三皇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事出,既让管家写了信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三皇子怎么说,可有责怪你?”

    “三皇子事物繁忙,暂还未收到回信。”

    庄大奶奶听了,即刻安慰道,“三皇子是个深谙大理的人,他不会怪罪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看庄诗雨精神尚可,庄大奶奶心里放下不少,“你自来是个稳重的,这一点儿比我强。”这夸赞,比劝慰更动听。但也是实话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庄诗雨确实比她沉得住气。也因此,庄大奶奶对这个女儿不由的有些依赖。特别是在庄大公子残了,庄家大爷死了之后,这依赖更重了。

    致使,庄诗雨这里有一丝风吹草动的,她就跟着紧张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府里现在怎么样?可都还好?”

    “都好过得去吧!你祖母念及你,并未苛待我。就是你大哥……”庄大奶奶说着顿了顿,几分无奈,亦无力,“现在脾气越发的不好了。你嫂子现在都不敢靠近他。我也担心出什么岔子,就有事儿没事儿的让你嫂子回娘家住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庄诗雨听了,淡淡道,“这样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哥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早些时候对那个赵清雪还厌恶的很。可近些时候对她态度又完全变了,事事护着。我担心他这行径会惹你祖父不喜,就说了两句。他对我厉害的不行……”庄大奶奶说着,这心里实在不是滋味儿,也有些悲凉,“我现在,真是不知该拿他怎么办才好了。”

    听言,庄诗雨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雨儿,你什么时候得空回去一趟,劝劝你哥吧!他对你这个妹妹自来看重,你的话他会听的。”

    庄诗雨听言,心里呵呵……

    曾经或许是如此,可是现在……她嫌他多余,他看她不顺。听她的话,那是笑话。看来,她娘是老了,真是有些糊涂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话庄诗雨自然不会说。

    点头,“等府里平稳了,我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庄大奶奶听言,脸上露出笑意,心情舒缓了,转而也有闲心说起其他了,“雨儿,我前日听府里的人讲,湛王府那个凌姑娘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庄大奶奶话出,庄诗雨心头一跳,神色微动,“凌姑娘,凌语吗?”

    “除了她还能有谁。”庄大奶奶言语中透着清晰的轻蔑。

    一个身份低劣,卑贱的乞儿,借着湛王的势,还真当自己是贵人了。

    每次看到凌语那貌似规矩,却又矫揉造作的样子,庄大奶奶都腻歪的不行。然,更让人腻歪的是,就那么一个卑贱之人,她见了

    还得客气着,每每这心里都膈应的不行。

    心里厌,却又不得不如此。没办法,谁让她有湛王撑腰呢!

    在宫中那地方活了下来,又积攒了跟湛王的情分。如此……

    纵然身份卑贱,纵然心里再看不起她,在明面上也无人敢欺辱她,小瞧她。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对于湛王跟凌语那些过往,湛王妃不知知晓多少?若是已全知,这心里不知是何种滋味儿?”对此,庄大奶奶不止是好奇,更是期待。

    她是女人,她懂得女人,就是再贤惠的女人也会嫉妒。

    如此,知道那些过往之后,容倾看凌语会喜欢才怪。心不喜,自然会做点儿什么。这么一来的话……

    凌语,她厌恶的人;容倾,她从心眼里怨恨的人。这两个人遇上,万分期待她们彼此能斗个你死我活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庄大奶奶那阴恻的眸色,庄诗雨无需深究,就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凌语,同是得到那个男人维护的人。可是……

    庄诗雨眸色悠远,浮浮沉沉。因一段记忆,随手给予的维护,跟用了心给出的爱护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最清晰的例子:同是身体不适,那位自认不同的凌姑娘,每次都只能是出去静养。而容九,他守在身边尤显不够吧!

    容倾,活与他同眠,死于他同穴。而凌语……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想着,庄诗雨扯了扯嘴角,笑意几分飘忽。

    所有的比较,同样的结论。他的心头肉只有一人。也因此,一定会发生点儿什么吧!

    人性贪婪,世上淡泊一切的人怕是没有。纵然有,凌语也绝对不会在其中。所以,同庄大奶奶一样,庄诗雨亦是期待。好戏总是不怕晚。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一觉醒来,已近中午,看着窗户外那白花花的太阳,还有身边空荡荡的床铺,容倾抬头,望着床幔,呆。睡到这个时辰,等于宣告昨晚没干好事儿。这感觉……

    古代人真的没那么矜持。特别是皇家人,想想皇上妃子,每次行事,还专门有太监记录时辰,包括时长。如此一想,她这也没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咕噜……”

    摸摸肚子,好饿!起身,“唔……”腰身那个酸软,容倾不由呲牙,“男人……”怎么就没阳痿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醒了!”

    闻声,转头,“雀儿!”

    小麻雀上前,“小姐,饿了吧!”

    床上运动也是劳动,劳动光荣,饿了应该。

    “你去摆饭吧!我自己穿衣服。”这满身的痕迹,容倾可是不想展现。

    “奴婢这就去!”小麻雀疾步走出。

    起身,简单梳洗之后,容倾叫来青平,递给她一个信函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送来的案卷,我昨晚看了一下。把上面或有价值的信息列举了下来,一会儿你派人送于刘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另外,你让人去见一下王嬷嬷,问问她明子的生辰八字,回来马上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青平领命离开,小麻雀随着走进来,“小姐饭菜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看着那一桌色香味儿俱全的好料,容倾感: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呀!真是极好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慢点吃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点头,下手的速度却是一点儿没减慢的意思。

    青安站在一旁,看着容倾饿极狼吞虎咽的样子,还有脖颈上的外露的痕迹,想起昨晚屋内的动静,还有容倾那隐约可闻的求饶声。

    眉头微皱,凭着王爷那劲头,就王妃现在的身体情况,怕是吃不消。想此,心里暗腹:等一下要不要宣医女过来给王妃探探脉呢?可别留下什么病灶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凌姑娘过来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拿着筷子的手微顿,脸上表情却没什么起伏,淡淡道,“让她进来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婢女走出,凌语随着走进来,对着容倾恭敬俯身,“奴婢给王妃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凌语起身,容倾看着她,浅淡道,“用过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已经用过了。”说着,走到容倾身边,自然拿起那公筷,一副要为容倾布菜的姿态。

    小麻雀看此,上前一步,“凌姑娘有心了。不过,王妃用饭时没有让奴婢布菜的喜好。”

    凌语听言,瞬时放下筷子,退开,“是奴婢无撞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碍……”容倾话刚落,男人高大健硕的身影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屋内下人一并俯身请安。

    “嗯!”湛王随口应,扫了凌语一眼,随着在容倾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小麻雀手脚利索,赶紧为湛王把碗筷摆上。主子坐在饭桌前,不要问吃没吃,直接摆碗筷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起来的?”

    湛王问,容倾没多想。直接道,“刚刚!”

    湛王听了,扬眉,状似随意道,“比本王预料的还晚了些。”

    这话……怎么听都透着一股怡然自得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起来的越是晚,证明他大爷的能力越是强么?

    媳妇儿下不了床,于他们是是极佳的赞美。开心得瑟!男人的幼稚的劣根性,在这一点上,湛大王爷和普天下的男人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容倾转眸,看他一眼,轻轻缓缓道,“早醒了,因为在床上打了一套拳,所以才起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言,嘴角微扬起,“还能打拳,看来身体恢复的不错。”语气意味深长,眸色隐含期待。

    容倾看此,随之移开视线,夹起一筷子菜,放在湛王碗中,“王爷忙了一上午了,也累了吧!来,多吃点儿。”

    湛王看此,也没再多言。容倾也有脸皮薄的时候,虽那种时候极少。

    不紧不慢的吃着饭菜,偶尔为容倾夹一筷子,动作自然。

    湛王最初为容倾夹菜,不过是想看她吃的鼓鼓的脸颊,吃的没形象,却让人感觉饭菜特别的香甜美味。看着她吃,不觉也跟着多添半碗饭。

    而现在,为她夹菜,不经意间已成为一种习惯。容倾也从最初的惊疑不定,到现在的如常。

    两人已习惯,不觉如何!可凌语看着,心里刮起一阵疾风。抬脚上前,“王爷,王妃,让奴婢来布菜吧!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夹向湛王碗中的菜,顿在半空。只是这一顿,凌语已拿过湛王跟前小碟子,接过容倾筷子上的菜色,再放在了湛王跟前。随着又夹了几样。

    每样一点儿,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,关键是……她夹的好像都是湛大王爷喜欢吃的。

    “王妃要用哪个,给奴婢指一下就可。”态度恭敬,又体贴。

    容倾听了,看着她,却是放下了手中筷子,“凌语!”

    不再是凌姑娘,直接是凌语。

    凌语眼帘微动,“奴婢在!”

    “你身边不好,无需每日过来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谢王妃挂念。不过,奴婢身体已经好了许多,没……”话未说完,被容倾打断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!”

    直接,直白,毫不掩饰,三个字出,凌语一窒,而后垂首,放下手中筷子,俯身,“奴婢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凌语默默走出。

    屋内一时有些沉寂。小麻雀站在容倾身后,看着湛王,心里有些紧绷。

    湛王对小姐是在意的。这一点儿已很清楚。可是……那位凌姑娘好像很不一样。小姐刚如此,湛王他会不会生气,不喜?

    看凌语背影消失,容倾转眸,看向湛王,视线碰撞,因为湛王也在看着她。

    容倾看着她,一点儿不回避,眸色清亮,淡淡道,“如何去爱一个人的感觉,我还没找回。所以,我更不想把为你夹菜,嘘寒问暖等等,我所能想到的,力所能及的事儿让给别人做。心不动,再无行动,我怕我真会变成木头。”

    小麻雀听着,嘴巴微抿,心里莫名涌上一股酸涩。

    如何关心一个人,只要愿意,对他们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儿。可对容倾,却已变得不容易。她有的时候,需要回忆,或看到才会想到。

    关心,喜欢,爱护,生气,这些她都要渐渐的感受,逐步的学习。

    湛王静静看着容倾,一时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在不高兴吗?”

    湛王没回答,抬手为她抚去滑落在脸颊的长发,浅浅淡淡道,“看到我给你夹菜,就能想到为我夹菜,你进步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看着湛王,眼中漫过点点湿意,随着倾身,在他嘴角,印下淡淡一吻,而后退开,抚上心口,笑意柔柔,“这一种感觉,应该叫做情不自禁吧!”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