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 吃才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227章 吃才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“下官叩见王妃。[更新快,网站页面清爽,广告少,”

    “刘大人无需多礼,请起。”

    “谢王妃!”

    刘正起身,不多言废话,把案卷拿出双手递给容倾,“约半年前,下官曾查办过两起幼童丢失的案子,这里面有详细的记录,王妃请看。”

    容倾接过,问一句,“人可找到了?”

    “有一起,人已经找到了,案子也破了。另外一起,却直到现在还在悬着。下官惭愧!”

    “没破,也许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说的是!”刘正恭敬应。

    “另外一起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是劫持。城外张员外七岁的幼子,外出时,下人一个晃神,那小公子既被人劫了去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抬头。

    刘正随着道,“这案子本该是下面人办的。只是下官跟张员外有些交情,所以当时就过问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一个员外的案子,还值不当刘正这个刑部尚书亲自去查。

    “犯人可还在关押?”

    刘正摇头,“找到时,人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?自杀?还是他杀?”

    “现场无打斗的痕迹,犯人身上也无伤口,仵作查看了一下,说:应是突然猝死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眉头不由皱了一下,遂问,“你们找到张小公子时,他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受了些惊吓,人倒是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犯人是怎么死的,他可看到了?”

    “他当时睡着了,什么也没看到。下官对周边的人也进行了询问,他们从那里经过时,并未听到任何异响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轻喃,“如此说来,这张小公子运气倒是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刘正摆正态度,肃穆道,“也许是运气好。也许另有隐情在其中,只是,人无事,又没发现什么明显的线索,最后就不了了之了。”

    容倾看着刘正,扬了扬嘴角。

    刘正低头,容倾那调侃的目光,没看到!

    老狐狸!

    “这次明子的事,就辛苦刘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下官分内之事,一定尽力。”

    “案卷先放我这里,若是运气好能有所得,我再派人去请刘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随时等候王妃通传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就不耽误刘大人忙正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青安,带我送刘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刘正走出湛王府,无声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偷窃三皇子大印的祸首就在湛王府。而他,别说查问了,连个屁也不敢放。

    想想皇上那要严查的圣令……刘正摸一把汗,他这也算是欺君吧!一念出,脖子凉飕飕,心里一个哆嗦,精神却是一震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儿一定要办好,一定要把那叫明子的孩子找到。不然……王妃一个不愉,三皇子的大印,他是别想找到了。

    孩子找不到,大印找不到,他这刑部尚书的位置,也该给他说再见了。

    还有顾婷的事儿,王妃一句未问。由此看来,他无论判顾婷何罪,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刘正瞬时收敛神色,抬头……

    一张倾世容颜,满身威势压人,从发梢处张扬着一股天下唯我独尊的张力。那无声的压迫感……

    刘正屈膝,下跪,“下官叩见王爷!”

    本以为又和往常一样,妥妥的被湛王无视。然……看着停住在眼前那一双绣着蟒纹图案的鞋子,刘正神色微动,抬头。

    “愁眉苦脸的作甚?在不满吗?”

    湛王清淡的话出,刘正连连摇头,“下官绝无念。”

    王妃交代的事儿,哪怕是再难办,他也该是欢天喜地的,怎么敢不满。

    湛王听了,不言,只是盯着他。

    刘正被盯的直冒汗。

    “讨巧卖乖的事儿,在王妃面前少做。”丢下一句话,湛王大步走进王府。

    刘正跪在原地呆怔了好一会儿,站起来,快步离开。湛王真是非同一般的小心眼。想要保住官位,破不破案是次要,关键是要远离王妃,远离王妃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“你回来……这什么味儿?”说着起身。

    湛王扬眉。

    “好香的味道。”容倾皱着小鼻子,在湛王身上闻个不停。

    那样子,一狗儿。实在是不怎么好看。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但,很可爱。

    “红油抄手的味道。”说着,那香辣酸爽的味道随之在口中蔓延开来,口水泛滥,“相公,你有没有帮我带一份回来?”

    湛王没说话,只是微微俯身。

    容倾看此,二话不说,抱着湛王脖颈,一通亲。那个热情无比。

    亲完,眼神灼灼的看着湛王,“吃的!”

    “没带!”

    两个字出,容倾眼神瞬时变了,更加灼热了,恨不得吃了他。从小狗直接变小兽。

    湛王嘴角扬起,又垂下,转身走进内室。

    盯着湛王背影,容倾挥挥拳头,随着抹去嘴角或外溢的口水,颠颠跟过去,“相公,那我们现在去吃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去!”

    “那我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身体不宜吃辛辣的。”说着,看着她,悠悠道,“你想让本王担心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她该软硬不吃的。可是,看着湛王那清凉的眼眸,容倾妥协了!

    “那,再让我闻闻味道。”说着,抱着湛王不撒手了,在他怀里蹭个不停,“好香!”

    看着容倾这模样,清楚听到她咽口水的声音,湛王断然伸手扣住她下巴,把她脑袋推到一边,“屁股又痒了是不是?”口水竟敢往他身上蹭。

    容倾被迫仰头,眼巴巴看着湛王,“好想吃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了,轻哼,“不是把喜欢丢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需要喜欢,闻到口水就直接泛滥了。相公,我就吃一点儿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准!”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看容倾这可怜样儿,湛王却是一点儿都不心软。

    碰到吃的这热情……他都不如一碗红油抄手。

    “相公,我听说吃这个,会让胸部快速长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湛王差点笑了。为了口吃的,她这心思歪的没边儿了。

    湛王视线落在容倾胸口上,轻轻缓缓道,“你的意思是,只要让你吃舒服了,本王的手也能跟着舒服了?”

    容倾点头,笑眯眯道,“不止手舒服,眼睛也能舒服,是不是一举两得。”

    “吃一碗红油抄手,能长多少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!”直接从小b托升到大d。

    湛王扬眉,真敢比划。

    “如此,你所有的衣服怕是都不能穿了。四季的衣物,一笔不小的花费,想想挺心疼。所以,你还是小着吧!”

    “我小怎么了?我能一直挺着。王爷你呢?也给我全天挺一个试试。”盯一眼湛王某处,轻哼一声,抬头‘挺’胸,走出。

    口中缺吃的,嘴巴就欠了。

    看着容倾那娇小的背影,湛王手紧了又松,嗔怒夹带着笑意,胸口鼓动,那嚣张又可恼的小模样,让人越发想蹂躏。

    如此……他明天要不再去染一身豆花味儿回来?

    庄上

    “府衙的人都开始找了,明子肯定能被找到的。”王嬷嬷看着王老头,脸上表情激动也紧张。

    迫不及待的想把人找到,可又极致害怕那最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若是孩子还活着,怎么都好。万一……

    王老头心情沉重,低头不言。

    王嬷嬷抹泪,若是明子有个好歹。那,真是活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皇宫

    早朝之后,皇上把湛王叫到御书房,从抽屉里拿过一封信函,放在湛王跟前,“昭和那边传来的。”

    湛王看了一眼,无打开的意思,无甚兴致,“何事?”

    湛王如此态度,得皇上一冷眼。

    “朕是你的下属吗?”

    湛王听了,悠悠道,“别抬举自己,就凭你的身手,想做本王下属还不够格。”

    听到湛王这话,皇上忍了忍,才没踹过去,“少说废话!”

    湛王懒得听他叫嚷,伸手把信拿过,打开,看过,眼底划过一抹暗色,抬眸又已无踪,不咸不淡道,“钟离谨(昭和太子)要来大元?”

    皇上颔首,“不出意外的话,近日应该偕同昭和太子妃一并来大元。钟离隐或会随同。”

    湛王嘴角勾起一抹清淡的弧度,“这个时候来,不会是为了太后的事儿,专程过来安慰皇上的吧!”

    湛王话出,皇上脸色登时乌云密布,疾风骤雨,“云珟,你……”

    冷怒的话还未出口,湛王身影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皇上怒骂隐约入耳,湛王淡淡一笑,笑意不及眼底。钟离谨!名字都让厌恶。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刘正送来的两起案子的卷宗,容倾看完,无所得。未亲看现场,只单纯的查看文字,连个图片都没有,实难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知刘正哪里情况怎么样了?有没有什么进展。

    无头绪!

    看容倾皱眉,小麻雀轻声道,“小姐,府里的花儿都开了,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合上卷宗,收起,“走吧!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*

    曲折游廊,庭院深深,两边景致春色无边,绿柳周垂,繁花锦簇,绿树成荫,假山流水。在现代这就是旅游胜地呀!

    容倾看着,当视线落在厨房时,瞬时定住,移不开眼了。好一会儿,开口,“雀儿,王爷今早出门的时候,有没有说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王爷没说。不过,奴婢倒是听凛护卫提到‘入宫’二字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提到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没有。”小麻雀应着,随着道,“小姐可是有什么要紧事儿吗?要不奴婢去迎迎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要紧事儿。”如此说,随着道,“雀儿,你去府门口守着,看到王爷身影,什么都别说,立马来厨房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小麻雀听言,神色不定,“小姐,您这是要?”

    “别问了,去吧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看容倾一副事关重大的样子,小麻雀也不敢再多问,麻溜的去了。

    看小麻雀离去,容倾麻溜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“王……王妃!”

    看到容倾,厨房内的下人一愣,随着跪地请安,“奴婢叩见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谢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忙你们的,我过来给王爷做点儿吃的。”容倾贤惠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这不是容倾第一次来厨房,也不是她第一次为王爷做吃的。所以,倒是也不值得大惊小怪的。就是王妃厨艺真是不咋地,看她做饭,食不下咽。

    真好奇王爷是怎么吃下去的。更惊讶于,王爷吃了以后,竟然没宣太医。

    “杨嬷嬷!”

    “老奴在!”

    “面条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“王妃稍等,奴婢给你拿去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红油抄手什么的,她是不会做。不过,红油凉面倒是有门。好久没吃凉的,辣的了,嘴巴快淡出鸟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舒姨娘,好久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是呀!凌姑娘气色看起来好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闲闲无事,游院子的两个女人,不期而遇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看着柔弱,却温柔娴静的凌语,舒月笑意盈盈,“凌姑娘若是不介意,一起走走如何?”

    凌语浅笑颔首,“当然好!”

    漫步,赏花,凌语看着不吝夸赞,“府中花儿开的如此繁茂,都是舒姨娘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舒月听言,笑道,“凌姑娘这话,不知晓的还以为我这是府中的花匠呢!”

    凌语脚步微顿,“花匠?府中哪个敢这样想?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,凌姑娘是要为我做主吗?”舒月调笑。

    “舒姨娘真会说笑。舒姨娘若是受了委屈,自有王爷王妃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委屈?那可是一点儿没有。能得王爷信赖,让我看护这些娇花珍品,我很是满足。”

    听着是闲聊,可却透着一股针尖对麦芒的味道。话说的直白,却又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“凌姑娘这次回来,有没有感觉府内清净了很多?”

    “嗯!是幽静了不少。”七个姨娘走了五个,确实清爽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托了王爷的福。”

    凌语听了,眼帘微动。

    舒月缓步走着,扭头看她一眼,神色柔柔,“王爷是重规矩的人。那些个无事生非,不懂规矩,不敬主子的人,慢说被驱离,就是被斩杀也是应该。”

    被驱离的都是不规矩的。

    这都是托了王爷的福,跟王妃无关。

    凌语微微一笑,“舒姨娘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舒月听了,停下脚步,看着凌语笑道,“我就喜欢跟凌姑娘说话。”

    舒月那一副‘我们真合得来的表情’,看的凌语脸上笑意渐浓。

    看着凌语脸上那抹笑,舒月眸色悠长。

    “姨娘,王爷回府了!”

    丫头话出,舒月,凌语两人同时转头,湛王那高大俊挺的身影随着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看着大步走来的湛王,两人不再言,抬脚上前,准备请安。然……

    她们请安的动作刚欲出,却见湛王脚步一转,往厨房走出。

    看此,舒月神色微动,凝眉,轻喃,“出什么事儿了吗?”说着,自顾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至于凌姑娘,要回去,还是要跟着去,爱咋地咋地!

    *

    厨房内,容倾盯着那红彤彤,香喷喷的凉面,咽口水,二话不说拿起筷子大快朵颐,呜……

    香的,辣的,爽口的,好吃惨!

    这凉面做的,直逼她做泡面的水平。超常发挥,味道杠杠的呀!

    容倾吃的那个香,厨房内的下人看着:心有所思,她们做出的饭菜,王妃从没被挑剔过。也许,不是因为她们厨艺进步了。而是遇上了个什么都吃的主子。如此,也是她们的福气!

    “王……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音出,众人一个激灵。容倾……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吃的有点儿猛,一声王爷一惊,呛了!

    “王妃!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咳……水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辣出的是爽,这会儿辣出的全是泪。辣椒呛到嗓子眼这感觉……*。

    看容倾见到他,跟老鼠见到猫儿一样,吓得,咳的那个地动山摇,眼泪鼻涕一把,差点没把自己给呛死。

    湛王脸色那个难看!

    “王妃,水……”

    容倾接过,灌,“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蠢蛋,想把自己呛死是不是?”怒骂,伸手拿过她手里碗,丢掉,一手拍着她后背,一手拉着她走到水池边,手入冷水,擦去她泪水,汗水,还有……鼻水!

    拧眉,嫌弃,动作却没停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有出息,藏钱的毛病还没改掉,现在又会偷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是偷吃东西,不是偷吃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差别?”

    “只说偷吃……咳咳,让人误会,坏我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敢犟嘴?”

    “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把本王的脸都丢光了,还说什么清誉!”说着,越发恼火,手上力道不由重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疼!”

    听她轻呼,看她脸颊泛红,湛王一点儿不心疼,抬手,直接用袖子把她脸上水擦干。

    看那泪汪汪的眼睛,略微红肿的嘴巴,还有被他擦的泛红的小脸儿,湛王冷脸。

    “夫君,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应该等你吃完再回来。”说完,转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拍拍胸口,压下那股灼意,抬脚跟上。看着前面男人那挺直的背影。暗腹:他不会如断她银钱一样,把辣椒也给她全部断了吧!

    一念出,容倾脚步加快,“夫君,我就偷吃了一小口,真的!”

    这话,谁信?

    凛五腹诽:听到那一声王爷,王妃不但没停下,反而往嘴巴里尽可能的塞了一大口。生怕吃不到似的,这一点儿他都看到了,主子又如何看不清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现在真是把鸡毛蒜皮的事儿都过成情趣了。

    以前控王妃银钱,看她讨巧卖乖。现在,银钱王妃随意了,又该轮到吃食了。

    凛五可预想,在之后,有那么一段日子,王妃为了吃一口辣椒肯定又该黏在主子身后,各种游说,各种谄媚了。

    想着,不由一笑。日子,有滋又有味儿。

    “王妃暂时不能吃辣,你们也注意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凛五交代一句,大步走出。

    一众人,相互对视一眼,不敢多言,各自忙活去了。

    嘴上不说,可这心里……浪涛翻涌。

    刚才王爷竟亲自动手给王妃洗脸,且连鼻涕都擦了。虽动作粗鲁了些,也笨拙了些,可他确实做了。

    还有王爷刚才数落王妃的样子,脸色难看,训的够凶,可那关心却是藏不住!

    就跟训斥调皮的孩子一般,骂是亲,打是疼呀!

    *

    舒月站在厨房门前,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主子。

    男人绷着脸,大步向前,任由那小女人说什么,都充耳不闻,金口不开。完全视而不见的态度,只是……那只大手却任由她拉着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走远,舒月收回视线,转头看着凌语,“好在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凌语颔首,“幸好无事。”

    舒月点头,不再多言,随着离开。

    刑部

    晚饭之后,当夜幕降临,刘正走进后衙一僻静,站定。少时,一黑影闪身出现他眼前。那速度,那个悄无声息,刘正面皮抖了抖,稳住心跳,随着把手里东西递过去,“这个给王妃!”

    黑衣人一言不发,接过,瞬时无踪。

    看着眨眼既不见的人,刘正心里呢喃:这身手,别说偷三皇子府的大印,就是偷皇上的玉玺,说不定也能的得手。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“为寻回三皇子大印,刘大人把其下府衙,包括省县府衙的案卷都调了过来。盗窃,劫持,拐卖,凡是涉及到一个‘偷’字的,近半年的案卷走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点头,“都放这里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青安走出,轻轻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看一眼靠在软榻看书的湛王大王爷,容倾抱着卷宗走到桌前开始翻看。

    翻看着,不由入神,忘了时辰。

    湛王半依在软榻上,看着边翻看,边在写着什么的容倾,那专注的模样,眉头皱起。这样的她,总是让他感到飘忽。明明人就在眼前,可却有一种触摸不到之感。这感觉,她不喜欢!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