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章 陌皇爷的劝慰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220章 陌皇爷的劝慰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太子妃下葬,哭丧,送葬。

    太后病弱,请安,探望。

    百官家眷走着过场,尽着自己的本分,哪一样都不敢拉下。

    太子妃的事刚落幕,这哭的红肿的眼睛还未消下去,就又要马不停蹄的赶着入宫去探太后。心里琢磨着说什么吉祥话,琢磨着脸上该做什么表情,琢磨着……

    每次入宫,境况不同,每次都不免琢磨一番。然,这一次琢磨了不少,却一样都没用上。因为……

    看着赤身*的太后,看着赤身躺在太后身边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还有这殿内飘散入鼻翼,难以忽略的*气息……

    这一幕入眼,脸上的笑僵住,到嘴的吉祥话噎住,脑子空白,双腿颤动,定格,懵!

    直到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宫女的惊叫,尖利的打破所有,众人回神,灰白着一张脸,跌跌撞撞退出大殿!

    太后红杏出墙!

    太后后宫*!

    太后玷污皇室!

    太后的*,让皇上也随着变得不堪。

    太后……国丑……

    事出,皇上暴怒,百官震惊,其家眷心惊胆战,更是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太后祈福,她们跟着去了。结果,差点把命都搭进去了。而这次,太后病弱,她们去探望了。而结果,怕是同样不得好,太后的丑事被她们看在眼里,皇上绝对不会是欢喜。

    十年寒窗,官场沉浮,瞬息万变,最是不易。可现在,比做官更不易的却是做他们的家眷,不止是瞬息万变,更是危机重重。太后的一个言行,一个举动,要拖死多少人?

    三皇子府

    因前一日刚入宫向太后请过安,探望过。继而,昨日就没随同大家一起去。所以,那污秽的一幕自然是没看到。或许该庆幸。可,想想太后的姓氏。庄家这一次必定会被波及。这一次的事,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庄诗雨嗤笑,太后后宫*?这太好笑。那样的事儿,太后如何会做?纵然对先帝无情意,可为她自己的地位,她也绝对不会这样毁自己。这明显是被人给算计了。

    而算计她的人……

    一个高大的身影映现脑中,除了他不会有第二个人。

    想着,眸色暗下,嘴巴微抿。对太后,他还是出手了。

    因太后的作为,他会惩治太后,不意外。只是没想到,这一次竟做的这样彻底,如此狠决。毁了太后还不够,甚至还不惜抹黑整个皇家!

    下手如此之狠,如此之损,怕是连皇上都没预料到。不然,那不堪的一幕,也不至于被完全显露在那么多人的眼皮下。

    庄诗雨扯了扯嘴角,几分嘲弄。就算知道太后或是遭人算计的。可那又如何呢?一国太后跟一个男人赤身*相拥,无论是何理由,都是污秽不堪。想着,庄诗雨忽而想到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秋红!”

    “奴婢在!”闻声,秋红疾步走进来,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在太后寝殿的那个男子是谁?可知道?”

    秋红颔首,低着头道,“已从庄家得到了确认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求书 .]那个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董大人!”

    “董大人?”庄诗雨眉心一跳,眼睛微眯,“董清涟的父亲?董冈?”

    “正是他!”

    庄诗雨听了,好一会儿没说话。

    在凌湖出事的地方,董清涟曾被怀疑遇到过容倾,被怀疑她曾向古都人出卖过容倾的行踪。这些,都不是秘密。因为,湛王府护卫的调查,做的很明面,没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,董清涟醒来却癔症了,一问三不知。湛王府的人也随着撤出了董家。如此,事情真的就此结束了吗?庄诗雨当时感,不可能。

    因为,从一开始事实是什么,对于他来说都已不重要。董清涟被怀疑上的那一刻,也许就已被他定了罪。

    派人去查探,去询问,是确定。可结果,却早已被定。

    他会如何惩罚董清涟,她一直在静待。现在结果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董冈跟太后苟合!呵呵……这下,董家会被皇上全部给诛杀了吧!

    癔症了?真的,假的。都无所谓了。反正,都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触犯了他,或伤及了他那宝贝疙瘩,他怎么能饶恕。

    想着,庄诗雨垂眸,情绪起伏。看着手指上那娇艳鲜美的蔻丹,心中好奇越发难抑。

    容九……你到底哪里不同呢?能让他如此护着?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“你眼睛怎么了?”看着湛王微红的右眼,容倾往他身前靠了靠,欲看清。

    然,刚靠近,既被揽住腰身,控在身前,不让她再往上凑,“没什么,就是没歇息好。”湛王说的不咸不淡。

    “只是没歇息吗?可我看着不止是肿了,好像还长了……”

    容倾未说完,一道清润的声音插进来,同时抛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他长针眼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容倾伸手扶住湛王头,仔细看,“真是针眼,都长出来了。”说着,轻喃,“你是不是偷看女人如厕了呀?”

    “混说!”

    云陌轻笑,看热闹一点儿不掩饰。

    容倾看着湛王那红肿的眼泡,也不由笑了,“变丑了!”

    话出,男人揽着她腰身的手紧了紧。容倾抿嘴笑。

    云陌扫一眼湛王抱着容倾的大手,不咸不淡道,“在长辈面前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湛王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,“你不是要入宫去安慰皇上吗?怎么还没走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想同我一起去。”毕竟,皇上现在的脸色可是少见的精彩。

    “没空。”皇上跳脚的样子,他已看腻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这样,那我也没必要去了。安慰人,我不擅长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了,看着他,轻哼一声,随着道,“两天。”

    湛王话落,云陌伸出一个巴掌,“让我再待五天,我就去!”

    “凛五,即刻送陌皇爷离开。”

    凛五听言,还未开口应,云陌先一步开口,“三天!就这么说定了。”说完,抬脚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湛王耷拉着眼皮,懒得理会他。

    而容倾看着陌皇爷的背影,却是移不开眼。湛王看此,伸手,扶着容倾下巴,把她小脑袋掰回,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相公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你跟小皇叔刚才在*吗?”

    湛王:……

    “又看小话本了?”

    “看了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扔了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应的干脆,反正看完了。仰头,望着湛王,“眼睛都肿了,也不耽误你瞪人呀!”

    “又想被本王训了?”

    “被训,我也没太大感觉。你就别浪费唇舌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真是有点儿气人。

    “有一种土方法,说长针眼的话用针鼻儿按按就好了。我给你按按吧!”

    “你少说点儿不着调的话来气我,不用按我也会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说了。我去找拿针过来,你别用手乱碰眼睛。”说完,拿开湛王圈在她腰身上的手,往内室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容倾平稳的步伐,湛王眸色深深,身体恢复的不错。

    任家

    “令弟身体病弱,任姨娘以后就留在任府专心照顾吧!不用回湛王府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她也被赶离了。

    苦笑……

    “绯儿,你是不是做错什么事儿了?是哪里惹王爷不高兴了吗?”任夫人看着任绯,急声道。

    任绯摇头,“没有!”若是真的惹了他,她就不会只是被送回任家这么简单了。还有,那药引也不会有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,那王爷他怎么不准你回去了呢?”看着自家女儿那娇美的小脸儿,正是容貌正盛时,怎么就……是已经厌了吗?可,这也太快了点儿吧。难道……

    “绯儿,是不是湛王妃她……”湛王妃三个字刚出口,被任妃厉声打断。

    “不是!跟湛王妃没任何关系,娘不可乱说。还有……”直直盯着任夫人,任绯面色紧绷,凌厉,“我现在既已离开了湛王府。那么,湛王府的一切都不可再随意提及。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任绯陡然的冷厉,让任夫人一时怔忪,也不安。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吗?

    看着任夫人那变幻不定的脸色,她心里在想什么,任绯想得到,却不再多言,只淡淡道,“娘可是不想我回来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希望你回来。你是湛王府的姨娘,理当在湛王府。若是……”任夫人凝眉,情绪转变的也快,“若是你不能再回去,你父亲怕是会不高兴。还有这府里的人,怕是也会说些不中听的。那……你可该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一如既往,懦弱无主见的母亲。任绯看着,心里却不觉失望。因为,她娘一直都这样,从来指望不上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担心,我会跟父亲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跟你父亲说呀?”任夫人听言,首先反映就是紧张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刚开口,一婆子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,小公子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任夫人腾的起身,激动难掩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菩萨保佑……”喜色外溢,“绯儿,我先去看看你弟弟去,我们一会儿再说。”说完,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任夫人极快消失的背影,任绯神色淡淡。垂眸,看着手里的药瓶,静默良久,长长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用在湛王府胆颤心惊,小心翼翼的过日子了,其实也挺好。不过,在这府里若是想过得好,还是不免要为自己打算一番。

    想着,任绯握着药引瓶子的手紧了紧,眸色沉沉浮浮。她现在握着的不止是药引,还是一条命。

    以后会活成什么样儿,从这一刻起,要看自己的了。一念出,任绯心里不由燃起一股火热。比起在湛王府孤老而死,这样活着,也许更有意思,最起码自在了许多。就是想死了,还能自己选择一种死法,在湛王府则不然……

    想到湛王府,任绯不觉扯了扯嘴角,七个姨娘,短短时间内已剩下两个了。就目前而言,她的结果是最好。就是不知剩下的两个,将会以何种方式离府,又将得到何种结果?

    会离开,都会离开。最终,湛王的后院,除了湛王妃再无第二个女人。这就是任绯的感觉。而最先容不下她们的不是王妃,而是湛王。呵呵……

    想想还真是难以置信。说出去怕是也没人相信。可事实却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其实也有心,只是,她们没那个福气走入他心里!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“陌皇爷对皇上言:无论男女,无论年纪,对床底之间的事都会有一种需求。所以,太后如此,也无可厚非。让皇上理解,并包容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太后如此年纪,要懂得克制。不然,身体会吃不消。就如现在,昏迷不醒的最大原因,就是体力消耗的过于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年纪大了,往后不可再纵欲过度。要皇上记得提醒太后。也要多多关心太后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对于这床底之间的事儿,还是含蓄一些的好。如此直白的显露出来,猛着了。他都有些受惊了,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对董冈,陌皇爷表示不满意。并言:若是太后真有再嫁之意。那么,他希望找个年纪相当的,身世清白的……话说到这儿,陌皇爷得了皇上一个‘滚’字,而后被赶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以上就是陌皇爷安慰皇上的所有……”

    暗卫绷着面皮,努力维持脸上平板的表情。说完,连告退两个字都忘了说。闪身消失在湛王面前。那速度……明显是快绷不住了。

    凛五嘴角猛抽搐,凛一已默默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湛王嘴角微扬。然,眼底却完全不染笑意。因为没什么值得高兴的。

    比起过去容倾因她所遭受的。现在,这结果,也只是她该得的。

    不过,云陌劝慰人的话说的倒是挺动听。

    “主子,皇上带着御林军出宫了!”

    凛五,凛一听言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湛王眉头微扬,而后起身,“守好正院,护好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令下,湛王走出书房,往前院走去。

    不消多时……

    皇上带御林军包围湛王府的消息不胫而走!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