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劫数 他的怒火(上)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她的劫数 他的怒火(上)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第>

    “主子,王妃出事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江河中央遇袭,船失火,一船人落水,丧命,失踪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妃现下落不明……”护卫跪在地上,浑身湿透,满身的猩红,雨水。整个人狼狈不堪,更是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凛五听完,心口紧绷,发沉,面色冷凝,转眸,看向湛王。

    湛王一言不发,挥动马鞭,策马向前,白驹掠过,快若飞剑,漆黑夜幕生生被划开!

    凛五带人急速跟上。只希望王妃不要出事儿才好。不然……

    “驾……”

    情滋味刚尝到,人已入心,就面临失去。不带这么玩儿的!

    太子府

    既湛王,皇上之后,太子不久也得到了消息。当即心一沉,首先反应,是疑问。是那个不要命的,竟然敢袭击皇家船只?

    还有,太后她们不是应该明日回的吗?怎么晚上忽然返程了?

    还有那地界,自太后决定上香起,那一带不是已完全戒严了吗?怎么还会出现这事儿?

    想着,太子摇头,事已发,现在不是探究那些的时候。接下来会如何才是最紧要的。

    凝眉,脑子快速转动着!

    太后,祁清莹,庄诗雨,百官家眷,还有……湛王妃!

    想到湛王妃,太子眉心猛然一跳,随着紧声道,“湛王妃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听太子第一询问的既不是太后也不是太子妃,竟然是湛王妃,侍卫稍愣了一下,随着低头,收敛神色,紧声道,“湛王妃现在情况亦是不明。”

    太子听言,眉头紧皱,心头发紧。

    这次去齐云寺为皇上祈福,是太后发起的。如此……

    若是湛王妃有个好歹,湛王一定会发难?而第一个被波及的会是谁呢?

    想此,太子眼睛微眯,心发沉。那个男人可从来不是一个讲理的人。

    纵然那一船的人都是受难者。可是,他在乎的只有一个。其余人……

    “李荇!”

    “属下在!”

    “准备一下,去凌湖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令下,太子披上大氅,大步走出。

    庄家,太后,在他未登基之前,还大有用处。绝对不能出事儿!

    ***

    龙船被袭,太后等同时出事儿。

    事出,即刻在京城炸开了锅。怪不得昨天晚上那么大动静,那么多侍卫御林军走动,原来是出了这等大事儿。

    心惊,唏嘘!看来,京城又有一阵子不得安稳了。

    皇家事无小事。

    风雨欲来,血雨腥风!

    吴家

    事传入吴家,顾氏冷哼一声,“活该!”别人怎样都无所谓,就是容倾,最好是死掉才好。

    自己倒霉时,看到别人比自己更倒霉。心情瞬时得到了抚慰。顾氏瞬感身心都清爽了不少。

    比起那些生死未卜的,她们这活的好好的人,该庆幸,该乐呵。

    而顾婷,静静的笑了,果然,老天爷还是挺公平的。不会让一些人永远的得意。如此,她自己也定然不会永远的倒霉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顾婷第一次感,其实她的日子也不算坏。特别现在还能每天看到顾氏着急上火,吴欣儿哭天抹泪的场景。呵呵……这样的日子真的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看衰这次的船难时,生还者还是大有人在的。不说别人,就容倾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爬上岸,趴在地上,大喘气,猛咳,几乎把肺都咳出来了。好一会儿,总算感觉肺里不那么难受了,能够呼吸了。吃力的站起,踉跄着走到一边,靠着大树坐下。

    看着那起伏翻涌的海面,拍拍脸儿,搓搓胳膊腿儿,抑制不住哆嗦。好冷!

    “祈福,祈福,福在哪里没看到,小命差点挂了。”轻喃一句,环顾四周。大半夜的,黑灯瞎火的,也看不出个什么来。不过,也幸好够黑。不然……

    想到那些潜伏在水中,身手了得袭击者,容倾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武功高强,行动迅速,更重要的是透着很强的组织性,果决,强硬,动之有序,明显非一般的恶徒。

    想着,容倾扯了扯嘴角,单纯的匪徒,是不会想着袭击皇家船只的。没人轻易拿命来玩儿。而那些人,透着一股同归于尽的狠劲儿。

    都说横的怕不要命的,在那个当时,什么身份,什么威严都成了浮云。为那突入的意外,均是乱了分寸。

    不是一般匪徒,那么……会是谁的人呢?摇头,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。怎么避过这一危机才是当前最紧要的事。

    扶着树站起,眼前一片黑暗,火光已一点儿不见。黑色的夜幕,阻碍了太多人的视线。成了躲避那些人的最好屏障。可同时,也成了障碍。

    这乌漆码黑的,该往哪里走好呢?无方向,可也不能这样待着坐以待毙。待着不动,不被人截杀,也得冻死。

    刚入春的夜,冬天的寒意还未散尽,冷!

    拧去衣服上的水,提着裙摆,容倾摸索着,小心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走着,心里不由腹诽:这个时候云珟那厮,不知道在做什么?说不得在做春梦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想想那温暖的被窝,容倾感觉更冷了。这个时候唯一庆幸,她是个能吃的。但凡昨天晚上少吃一点儿,今天掉进江海里就没游上来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唔……捂着鼻子,极力忍下想打喷嚏的冲动。一个动静,别把不该出现的人惹来。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树枝断裂的声音入耳,容倾脚步瞬时顿住,放缓呼吸,静待!

    希望来的是救援者,而非那些刺客。不然,她点儿可就太背了。

    “有……有人吗?有人吗?”

    听到那满含颤意的女声,容倾心口微松,吐出一口浊气。运气还不算太背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人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里透着恐惧,也有些耳熟,容倾听到了,却是没开口。虽不是敌,但却也不一定是友。

    想起在江海中,那踩着她往上游的人,容倾眸色沉了沉。虽未看清是谁,但可确定,定然是那家贵妇人或千金小姐。因为,在那人踩她时,她碰触到了她的脚,鞋子上的珍珠可是不小。那金贵的玩意儿,不是丫头都用的起的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吗?”

    或是因为害怕,听不到回应,呼喊的声音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容倾听着,眉头皱起。这么个喊法,若是叫来救星也就罢了。若是把狼给召唤来。那全部玩儿完。

    调转方向,容倾往另外一处走出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人,有没有人在……”声音已染上泣声,脚步凌乱,加快。似在奔跑。容倾静静站在原地,待那人远离。脚步迈出,一个声音陡然入耳,容倾不由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“王妃!”

    闻声,转头,看着近在咫尺的模糊身影,容倾神色不定,她刚才竟然一点儿都没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是董清涟。”夜色中,似知容倾看不清,眼前人自报姓名。

    容倾听言,神色微动,“董小姐!”

    都说这位小姐会点儿拳脚功夫,看来所言不假。

    “王妃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不算太好。董小姐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好!”说完,自然问,“王妃准备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漫无目的!”

    “王妃若是不介意,我们一起走吧!也好做个伴儿,壮个胆儿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我会拖累董小姐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在董清涟耳中,只有一个意思。就是要反着听。容倾这是怕自己拖累她吧?

    无声扬了扬嘴角,戒心够重的。刚才海映雪呼喊的声音,容倾明明听到了,却是完全不做回应。当然了,她也听到了,亦是跟容倾做了同样的决定。

    于海映雪那种只会大喊大叫的,无视是最好。不然,只会被她拖累。

    可是容倾不同,从刚才的事儿可看出,她也是极聪明,极沉得住气的人。跟她同行,对自己或有帮助。想到这一点儿,董清涟才决定开口。

    容倾想法,真的如董清涟所想的那样吗?不完全,容倾虽不完全信赖董清涟,但说拖累也是实话。

    因为,这才走了几步,容倾已感脚踝处在隐隐作痛,有些刺痛。那紧绷,火辣感,就算不看,也能感觉到,脚踝处定然已经肿了。也许是在她全力往外游时,不觉间已在哪里伤到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言重了,我倒觉得,王妃不嫌弃我碍事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走吧!”走路的力气都快没了,实在不想浪费口舌,纠缠客套。

    这里不是沙漠,董清涟不会一个受不住,就把她给杀了喝血。不过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特别是眼下这种场景,简直是犯罪最佳。

    黑夜,雨天,无人,被杀,雨水一冲刷,真是什么都看不出。所以……

    结伴而行,能否患难与共,就看彼此的运气吧!

    京城*皇宫

    今日早朝,气氛一片凝重,百官静静站在大殿上,一个一个沉默的厉害。

    御林军已派出去了,太医也已跟过去了。救治,戒严,围堵,所有该做的,都已在进行着。现在,他们能做的就是——等!

    等结果!

    等那满船人,各自的生死造化。等结果出,后续开启,审问犯人,刽子手集结,斩杀刺客身后九族人,看那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真想知道那吃了雄心豹子胆儿,把九族都舍去的人,到底会是谁呢?

    皇上坐在高高的龙椅上,看着下面一众人,面色冷凝,“都各自回府等消息吧!退朝。”

    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皇上离开,百官低着头,一言不发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“皇上,皇后求见。”

    皇上听了,头也不抬,“不见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李公公领命走出,看着站在殿外,满脸担心,难掩憔悴的皇后,开口,“皇后娘娘,皇上这会儿很忙,一时挪不开空见您。”李公公说的含蓄。可说的再好听有什么用,结果就是一个字;‘拒’。

    皇后什么都没说,转身回了自己寝殿。

    回到寝殿,挥退宫人,一个人坐在软榻上,亦是沉寂的厉害。

    是谁做的?皇后并不是太关心。她只想知道……这一次,太后会不会死呢?

    太后不在,这后宫之中,她这个皇后或会变得名副其实的,不再只是一个名头。

    太后不在,皇上顾忌就会更少一些,对庄家,怕是不会再客气。如此……

    皇后缓缓闭上眼睛,死于与活,利弊各半。

    场景转换,另一边……

    容倾与董清涟走了大约有半个小时了,救援的人未遇到,刺客也未碰上,这也算是好事儿,只是……

    容倾按按眉心,感觉不适,脚踝越来越痛也就罢了,头也越来越沉。

    因实在不不舒服,容倾走起来明显迟缓了许多。如此,董清涟眉头皱起,看来,刚刚容倾说的拖累,倒是她想多了。容倾不是在戒备她,而是……她确实在拖累她。

    也是她计算错误了,在这种时候找个做伴的人,光是脑子聪明是不够的,还要身体好才行。

    “王妃,臣女看我们这样漫无目的的走怕是不行。”董清涟停下脚步,轻声道。

    容倾听了,扯了扯嘴角飞,差不多已猜到董清涟想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行!董小姐有什么好的主意吗?”说着,就地坐下,希望休息一会儿能缓解那种不适和无力。

    董清涟站着,正色道,“我们不若分开两个方向走,这样遇到宫中侍卫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。哪一个先遇到,就能即刻带着侍卫寻另一个人。如此,我们两人都能更快得以脱险。王妃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!这办法挺好。就按照董小姐说的来吧!”

    容倾答的如此爽利,董清涟眉头不由皱了一下。如此情况下,容倾仍连求一下都不屑于吗?还是说,她另有打算?不由猜疑,不过……

    算了,管不了那么多了。容倾不跟着,她也能走快些,能更快到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往北边走,王妃呢?要往那边?”

    “东边吧!”

    “那好!一会儿我若是先遇到宫中侍卫,就带他们去东边寻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那臣女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话说完,董清涟疾步离开。容倾坐在地上,碰碰脚踝,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她身体不适,夜色暗,董清涟看不到,却能清楚的察觉到。可是董小姐却连一句‘王妃可是哪里不适吗?’都不敢问,为何?

    明知她不舒服,还把她抛下,显得自己多没情意呀!但,董清涟如此也很正常,危机面前,没那么多舍己为人的英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湛大王爷要是能出现就好了,妥妥的英雄救美呀!虽然她现在跟美是完全不沾边了。但,一点不妨碍湛王爷成为男神呀!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叹口气,容倾站起,而骤然儿来的眩晕,让她差点再次倒下,勉强站住,抬手抚额头,发烫!

    在冷水里游了那么久,身体果然扛不住。看来,她是不能走了,最好是找个地方避一下。

    刚刚跟董清涟说的是那边来着?忽然忘记了,这记性也是没谁了。抬手拍拍头,哦,说的是东边。

    记起,容倾抬脚往西边走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容倾离开没多久,几个黑衣人挟着一人,出现在容倾刚刚待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走的时候她还在这里坐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我们来晚了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……”一怒,挟人的手不由用了几分力道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董清涟吃痛,瞬时低呼出声,脸上染上痛苦色。

    没错!被劫持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董清涟。

    痛呼入耳,没人在意。

    “阿莫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继续找,必须找到。”

    颔首,随着看向董清涟,“这女人呢?”

    “灭口,省的她到处乱说。”说着,手中长剑抬起,杀意不掩。

    剑起,剑落的瞬间,董清涟急声开口,“不要杀我,我知道她在哪里!”

    话出,那几乎若在她身上的剑顿住,“你知道她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是!我们刚才分开的时候,我往北,她说了往东的,她身体不适,应该走不远的,你们现在追过去,肯定马上就能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别说谎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命在你们手里,我怎么敢说谎。大哥你相信我,她真的往东边去了……”看着那冒着寒气,满是血腥之味的冷剑,董清涟眼圈泛红,心里紧绷的厉害,真是晦气。没想到首先遇到的不是宫中侍卫,而是这些恶徒。

    “阿莫,这女人不敢说谎的,她怕死!”

    “走!”说着,往东边疾步走去。

    董清涟被挟持着,低声道,“大哥,我帮你们把人找到。事后,你们就放了我吧!”

    这话,换来的是嗤笑,没人搭理她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放心,我保证一个字都不会往外说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,谁信?

    “带你们去寻湛王妃,我若是说出去,等于自寻死。湛王爷那人是什么性子你们应该也有所耳闻。他若知道了,绝对饶不了我的。所以,我隐瞒还来不及,又怎会乱说。”董清涟快速道。

    这话,倒是可信。可,那又如何呢?

    “你们大元的人,都该死……”

    不会说,也不意味着会被饶过。在他们眼里,大元的人都是该死之人。

    那浓烈的恨意,董清涟感觉到,心一沉,难道今日真的就在劫难逃了吗?她不甘心,她不想死!

    ***

    湛王赶到,看着那被烧的惨败不堪的船,眸色黑沉。

    “主子,属下无能,没能护着好……”

    青安请罪的话未说完,被湛王打断,“王妃从哪里掉下去的?”

    “这里!”

    看着青安指的方向,凛五抬手,随着数百护卫,随着跳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分散开来去岸上寻,发现终究即刻来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另,你们的任务是寻找王妃,不是追捕犯人。所以,看到那些亡命之徒,无需询问,直接斩杀。”多杀一人,王妃的危机就少一分。

    这起灾祸,因何而起,主谋是谁,湛王不想知道,现在首要的是容倾的平安。其他,都是狗屁!

    暗卫领命,离去,执行。湛王站在船上,看着那上面已漂浮的尸体,眸色冷的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湛王的人开始寻找,而另外一边……几乎已确定,容倾并未在这个方向。

    往东已走出老远,却丝毫未发现容倾的踪迹。如此,阿莫看着董清涟,脸色阴沉,满眼煞气,“你在找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有,她真的说要往东边走……”话说一半儿,陡然顿住,脸色微变,“她……她刚在骗我!”

    她只听到容倾说,却未亲眼看到她确实往这个方向来了。而,从现在的结果来看!

    “我没说谎,是她骗了我!她未往北,未往东。那么,必然在南边或西边,你们分开去这两个方向找,必然能找到她。”董清涟急声道,“这次请你们相信我,她一定就在那两个方向,绝对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听着董清涟那焦灼,慌乱的声音。站在阿莫身边的人,不由沉沉一笑,“大元果然都是狡诈之人,那个湛王妃心眼还真是极多。”

    董清涟不像是在说谎。看来,她也是被人给谎了。

    阿莫听言,手豁然抬起,点穴,剑出!

    唔……

    后背遂然的剧痛,当即让董清涟脸失了血色,可却哑然发不出任何声音来!

    既然不知道湛王妃所在,那么,再留着她,带着她也是没用了。

    剑拔出,把人丢下,疾步离开。

    董清涟随之陷入黑暗,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一炷香,两柱香,一个时辰……

    时间在不断的流逝着。而湛王听到的回禀却是一样!

    “主子,还未发现王妃!”

    这或许是好事儿,尸体已查找过,没发现她,就意味着她还活着。只是,也或许随时都会死去。因为,危机还在。

    “继续找!”开口,声音有些干哑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暗卫离去,湛王抬头,雨已停,黑幕逐渐散去,所有的都将完全显露。

    容九,你争气一些,不要好日子刚开始,就离开。

    放肆,没规矩,说话荤素不忌,闹脾气,怎么都可以。就是离开,他不容许,不能饶恕!

    容九……

    看着刺入胸口的长剑,容倾露出一抹苦笑。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!

    用尽了力气,是躲,是避,最终结果,还是难逃一个死吗?

    身体缓缓往后倒去,被冷水包围,意识渐渐涣散……

    容逸柏,也许我们马上就能见面了。

    云珟……

    她不在了,他多少也会难过一会儿吧!是呀,一定会难过吧!再想找她这样的媳妇儿可是不容易了。扯了扯嘴角,眼眸闭上,一滴泪珠滑落,融入江河再无踪迹。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