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章 劫数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208章 劫数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夜

    湛王靠在床头,翻看着手中书,一如往常,只是却有些心不在焉,一页定格,良久不见翻页。手里捧着书,思绪却不知飞到了哪里去。

    静坐良久,转眸看一眼身边空空的位置,随着抬脚下床。走到桌前,打开抽屉,拿出一个画轴,打开……

    容倾自画像映入眼帘。眉眼弯弯的小脸笑的没心没肺的。还有那丰满圆润的胸部,尤其引人注目,香艳,勾人。

    “弄虚作假!”

    把自己胸部画那么大,就是为了调戏他。而结果,如她所愿,明知她那小包子一夜之间怎么也不会长这么大。却还是没忍住,心驰荡漾巴巴的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跑过去,看到容倾用棉垫垫的鼓鼓的胸部,还有他当时惊异不定的反应……湛王不觉扯了扯嘴角。其实,他也有犯傻的时候。而那小女人当时一定在闷乐。

    看着,伸手拿过毛笔,轻沾墨汁,在画上轻轻勾画,笔落,墨晕开,画上人眉眼更添神采,眉眼生花,神采飞扬。让人有些移不开眼!

    身为男人,这黏糊样儿实在不怎么好看。可是,能怎么办呢?心头少了一块肉,就是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第一次如此真切,纯粹的牵挂一个人。那滋味儿,酸甜夹杂,有些难耐。

    齐云寺

    “太后,三皇子妃来了。”桂嬷嬷轻声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让她进来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少时,庄诗雨走进来,看着半倚在床榻上,神色间难掩疲惫的太后,轻步上前,轻声道,“孙媳来的时候,特别带了几粒醒脑丸。皇祖母可要用一粒?”说着,从袖袋里拿出一小盒子,打开,送于太后面前。

    太后看一眼,轻和道,“桂嬷嬷来的时候也带了,我已经服用过了。”说着,轻轻拍了拍庄诗雨的手,温和一笑,“你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孙媳应该做的。”把药收起,自然的为太后按起腿。按着,道,“皇祖母最近可是清瘦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年纪大了,清瘦些也挺好,身子没那么重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!皇祖母虽然清瘦了些,可气色却是挺好。”

    太后听言,笑了笑。年纪大了,身体结实是首要。自然的这赞她身体好的话也爱听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怎么样?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嗯!孙媳妇挺好的。海侧妃身子重,府内要忙的事儿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三皇子第一个子嗣,你要多上心些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两人似闲话家常般的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皇祖母,刚才在佛殿,孙媳看盛和主持看到湛王妃时,反应好像有些奇怪!”庄诗雨完全不掩心中好奇,疑惑,自然问。而这或许也是她的聪明之处。对这太后不藏心事。不会故作糊涂,也不会不懂装懂。

    太后颔首,“是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皇祖母以前可曾经派人把湛王妃的八字,拿过来给盛和主持看过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是哀家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对云珟不是真心,对容倾是真心不喜,再加上庄家祸事不断,皇上态度暧昧不明。如此,云珟与容倾的八字合不合,是否相克,太后都懒得过问。

    不是真用心,哪里能事事都想到关心。

    庄诗雨听了,抬眸,浅笑,“不过,现在也不迟。刚刚盛和主持已让人拿了八字过去。湛王妃有多大的福气,稍后问一下便会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听言,脸上表情莫名,静默少顷,沉沉开口,“就怕问了,也难知道答案呀!”

    闻言,庄诗雨眼帘微动,随着了然。是呀!盛和主持不是下人,不会有问必答。纵然是太后开了口,他若是不想透露,也是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得道高僧的怪脾气,有时挺让人恼火。

    佛殿

    “师叔,太子妃,湛王妃还有三皇子妃的八字拿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这儿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你出去吧!暂时别让任何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小和尚领命走出。不觉有异,因为师叔端看八字时,从来都是不允人打搅的。

    佛殿门关上,盛和看着眼前三个字八字,缓缓伸手,拿过那张标有湛王妃三个字的纸。

    “阿嚏……”

    容倾揉揉鼻子,趴在窗前,仰头望天,不是说这是最好的福地吗?不说说祥云抚照吗?可她怎么隐隐要感冒了呢!跟福地真是合不来。

    “王妃,把这个吃了吧!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转头,看着青安递过来的药丸,直接放入口中。青安随着把窗子给关上。

    “外面风凉,王妃当心身体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躺进被窝,容倾却有些睡不着。不想在意,可是……

    眉头微皱,想到那位盛和主持的眼神,她总是感觉不舒服。他真的看出什么了吗?那,他不会变法海,然后把她给收了吧?应该不能吧!毕竟,她又不是白素贞,她虽是异世魂魄,可总归也是个人。而且,湛王也不是许仙。

    抚额,本是来祈福的,不会祈出什么祸事儿来吧!

    盖头蒙被,容倾脑子有些杂乱,天马行空,各种臆想。(. 无弹窗广告)没一个是好的。

    心思烦乱,本以为会睡不着,没曾想一闭眼,一夜到天亮。起床精神好多了,也不打喷嚏了。

    看容倾精神奕奕的样子,青安也随着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简单的吃过早饭,走过场,去向太后老佛爷请安。

    “倾儿看起来精神不错!”太后看着容倾,温和道。

    “是!闻着檀香味儿,昨晚上睡的很好。”容倾微笑回答,“母后气色看起来也是极好。”

    太后听言,笑了笑道,“倾儿真是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陆续有人过来向太会请安。容倾默默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走出屋子,被桂嬷嬷叫住,“王妃,太后说:稍时盛和主持或会解说八字,请王妃不要走远了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颔首,“好!”

    容倾应,桂嬷嬷微微俯身,转身走回屋内。

    缓步走在寺内,因皇家来上相的缘故,四周都戒严了,让平日香火鼎盛的寺院,少有的多了几分清净。

    “王妃,可要去上柱香?”见容倾盯着香炉看,青安轻声道。

    容倾点头,走近香堂。

    “皇婶!”

    闻声转眸,庄诗雨身影映入眼帘。如每次见到她一样,依然是那温柔娴静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三皇妃!”

    庄诗雨浅笑颔首,走进,看了一眼香堂,“皇婶要上香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那,皇婶先请吧!”

    香堂很大,同时上香不是事儿。可庄诗雨这么说……

    容倾没多言,没客套,没相邀。也许,三皇子并非是敬畏她才会避嫌,而是不想同她一起上香呢!如此,容倾点头淡淡一笑,随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庄诗雨站在原地,看着容倾的背影,眉眼平和。心,有所思。

    待容倾从香堂出来,庄诗雨还在原处静静站着。相视一笑,未多言,她离开,她进去。

    而后,百官家眷陆续来上香,看着也很是壮观,很有气氛。

    容倾稍转了一会儿,在一个小亭中坐下。静待盛老和尚的喊她入内解说八字!

    “林夫人!”看着踌躇终决定来至跟前的林夫人,青安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容倾随着转头!

    “臣妇叩见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林夫人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林夫人站起,看着容倾,脸上神色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心情也很复杂吧!容倾看着,无声叹一口气,“林夫人可要坐下歇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容倾话出,青安轻移一步,容林夫人进去。

    林夫人垂首走进去,而后深俯身,拘礼,“臣妇谢王妃不怪之恩!”

    不怪之恩,指的是什么,显而易见。自然是林明玉那所谓的克死容逸柏一事。

    容倾没多言,一些事提起总是不免感伤。

    “林小姐还好吗?”

    林夫人摇头,“不是太好!”

    容逸柏的事儿,容倾不怪。可那克夫的名头,却无形的落在了林明玉的头上。如此,怎么会好?怎么能好!

    林夫人这次随同一起过来,不为女儿求福,只是求安。希望她余生能够安好的活着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,来的时候明玉托我转交给王妃。”林夫人说完,把手里盒子递给容倾。

    容倾接过。林夫人俯身,“臣妇告退。”

    事已到此,多说无益。容倾不怪,已是感恩。其他,不敢奢想。

    她也曾想过,以眼泪,以玉儿现在的处境,再博取湛王妃一个同情。再为玉儿博回一个名声,谋得一个未来。可……

    “祸起贪心,不可为之。不要把她人的宽容,延为利用。”

    因为林海的话,林夫人打消了那个念头。因为……谁活的都不容易。容逸柏离世,湛王妃那种伤心,看之亦是心酸。

    福与祸,苦与甜,用心过日子,总是能熬过去。

    抬手抹去眼角的那点儿湿意,林夫人坚信,她的女儿会挺过去的,一定会!

    容倾垂眸,看着手里的盒子,缓缓打开,里面物件映入眼中。

    一条手链,在容逸柏与她定亲时,她送的礼物。喻意百年好合。祝福尚在,可人却已离开。

    希望真有神灵,希望佛主真的可以显灵,能让她心想事成,能许容逸柏一个安乐的下一世。

    拿出手链,戴到自己手腕上,保存祝福,永念不相忘。

    京城*皇宫

    “皇上,古都那人身上的毒解了!”

    龙卫话出,皇上豁然站起,神色紧绷亦激动,“你刚说解了?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竟然真的解了?”皇上轻喃,表情复杂,笔墨难书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等入药,若是另外一人服用后可治愈。那或已可证明不再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治愈么?

    可治愈这是他所愿,而现在,真的要达成了,皇上缓缓坐下,却是沉默了。

    皇上不言,龙卫也随着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殿内静默,良久,皇上开口,“湛王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湛王爷他……”龙卫微顿,思索少许,回答,“湛王爷他什么都没说。”没错!除了笑了笑,他一个字都没说。相比之下,皇上倒是显得尤为激动了。

    皇上听言,眉头皱起,“什么都没说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闻言,皇上再次沉默下来。缓缓坐下,许久……

    “来人,更衣!”

    皇上令出,龙卫飞身离开。内侍太监疾步走进来,伺候皇上穿衣。

    整理妥当,皇上走出大殿,出宫,直往湛王府而去。

    皇上离开不久,一人低着头,缓步离开。

    齐云寺

    半日过去,香上完了,愿许过了。可盛老和尚那里却完全不见动静。

    要不要玩儿的这么高深呀!等得挺焦心的,感觉被研究了。

    容倾趴在桌上,无趣的转动着茶杯,心里犯嘀咕:也许,她当时应该写个假的八字。这想法出,容倾既摇头,犯蠢了不是。

    她什么年月,什么时辰生的,怎么也不会成为秘密。知道的人太多,瞎写无意义。

    挠头,她的八字怎么了呢?一窍不通,完全闹不明。

    “王妃,您怎么了?可是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看容倾挠头抓耳,略显焦躁的样子,青安开口问。

    容倾摇头,“没有!我挺好的,就是想你家主子了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青安听了,不知该怎么接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!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盛和主持去佛殿了,太后请您也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猛然起身,疾步往外走去。总算是出关了,听一耳朵去。希望说的不要太吓人。

    容倾来到,太后已进去了。

    看到容倾,祁清莹,庄诗雨微俯身,“皇婶!”

    容倾颔首还礼,遂问,“太子妃,三皇子妃你们可解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!”

    “哦!”看她们平静的样子,容倾感:她是不是紧张的有些无道理?不过,不管怎么说,以后她都绝不再看八字,也不看相了。

    少时,太后出来,脸上神色平和,虽未见明显喜色,却也没见皱眉。看来,得到的回复应该挺顺心。

    “祁施主请!”

    “有劳了!”

    这里称呼一律是施主。

    不多时,祁清莹出来,脸上表情……不清不楚,看不清喜愁。都够能藏心事儿的。

    “庄施主请!”

    “劳烦了!”

    很好!下一个该她了,最后一个号。盛老和尚是不是算到她最是心焦,所以才把她给排在最后一个的呀!

    容倾静静站着,维持着表面的平稳,心里猛吐槽。

    吐槽完毕,庄诗雨出来。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容施主,这是您的八字,师叔说:他未能解析出您的命数,请您见谅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容倾接过八字,沉默了。

    庄诗雨听了,垂首,眉头微敛,心有所思:竟然是解不出吗?对这答案,庄诗雨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若是什么都看不出,当时为何是那样一种反应呢?

    太后听了,却是眼睛都未眨一下。因为,关于容倾的命数,她刚已问过,得到就是这样的回复。看不出,解不出。呵呵……

    都说出家人不打妄语,盛和这一言,却不见得是真言呐!太后心里暗想。但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有时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,皇婶不要太放在心上了。”庄诗雨看着容倾,善解人意的安慰道。

    容倾听了,微微一笑,点头,“也许,下次来大师就能帮我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庄诗雨轻笑,“也有可能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容倾笑了笑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太后跟她们说了几句话,就由桂嬷嬷扶着回去了。

    容倾,祁清莹,庄诗雨三人,也没什么可说的,客套两句既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来一日,待一日,走一日,行程够紧的。

    收拾一下东西,睡一晚,明日清早离开。

    做好明日离开的准备,容倾垂眸,看着手中八字,扯了扯嘴角,解析不出吗?他在说谎!

    不过,说谎就说谎吧!总是比说出什么奇怪的话,变身法海的好。

    午后小憩,临近傍晚,桂嬷嬷忽而到来。

    “王妃,请马上归置一下东西,我们要即刻启程回京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神色不定,“怎么这么急?发生什么事儿了吗?”看桂嬷嬷的表情,就是出事儿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太后旧疾发作,可老奴出京的时候却没带药,太医也未跟随。所以,必须马上赶回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可严重吗?”

    桂嬷嬷点头,未在多言,疾步离开。

    容倾看着桂嬷嬷的背影,抬头看看乌云笼罩的天空,眉头不由皱起。不知道会不会下雨。

    佛殿内

    “师叔,太后未听您言,执意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轻喃一声,“你先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是祸躲不过,是福跑不了。这不是佛家术语,是人生的条语。

    看着桌上容倾的八字,盛和眼神染上几许沉厚,一个八字,两种命格,一次劫数,归位的将会是谁呢?

    缓缓闭上眼眸,看不透。不过,答案应该很快就会揭晓。

    湛王妃——太多人的劫!

    一切尽看天意!

    京城*湛王府

    亲自确认过,确定古都那人身上毒已解除。皇上看着湛王,直接问,“你准备什么时候召云佳?”

    召云佳,作甚?明显!

    湛王靠在软椅上,不咸不淡道,“等确定了日子,我派人过去告诉皇兄,请皇兄近身指导。”

    皇上听言,嘴角下垂,“云珟,朕不是在跟你说笑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言,扬了扬嘴角,笑意不及眼底。手指无意识敲击着桌面,眼底一片沉黑。

    皇家人为活着,个个都是不折手段。用云佳来解除自己身上的毒,没什么不能下手的。只是……话是如此,可犯恶心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“云珟……”

    “程序还未走完,皇上急什么!”说着微顿,“而且,皇上真的确定,安王就这么好心?”

    “云谨(安王)打的什么算盘,朕暂时猜不透。只是,眼下云佳确实有用,却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言,不再多言,轻轻缓缓道,“如此,就静待最后的结果吧!”

    是呀!静待最后的结果吧!

    皇上在湛王府并未久待,确认了他想确定的,既离开了。

    湛王静静坐在院中,眼中情绪不明。

    “凛五!”

    “属下在!”

    “王妃明日大概什么时候到码头?”

    “若是天气好的话,大概傍晚十分就到了。天气不好的话就难说了。也许,她们会在寺院多停一日也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了,抬头看着天空涌动的乌云,眉头不觉皱起。不知是解毒的事,扰的他心烦,还是其他。心莫名发堵。

    “主子,关于云佳……”凛五话未说完,湛王忽而起身,大步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凛五看此,咽下要说的话,疾步跟上。

    “带上人,去齐云寺!”

    凛五听言,脚步微顿,王妃明日就要回来了,主子有必要赶过去吗?这样想着,却没敢多言,领命即刻去安排了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夜半时分,皇上刚睡下没多时,一阵嘈杂的声音忽而入耳。

    “李公公,属下有紧要的事要见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后在返程时出事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江河的中央,大船遭遇袭击,刺客,大火,船上所有的人都落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后也失去了踪迹……”

    “加之天黑,天又在下雨,带的人手又有限,现情况很是危机……”

    李公公盯着侍卫身上的血色,听完他的话,额头一层冷汗,哆嗦着嘴角,一言不发,转身往殿内走去!

    太后,太子妃,三皇子妃,百官家眷,还有……湛王妃!

    想到湛王妃,李公公膝盖软了一下。她若出事儿,这才是最要命的。

    “皇……皇上!”

    “朕都听到了,龙卫!”

    “属下在!”

    “你带上御林军,还有御医,即刻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你公公!”

    “老奴在!”

    “你现即刻去湛王府一趟,把这件事儿告知湛王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遵命!”

    令下,皇上站在寝殿门口,看着漆黑的夜色,还有地上不断飞溅的雨滴,脸上表情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