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章 异样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207章 异样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容倾离开,瞬感府内静了许多,也空落了许多。]

    看着站在小亭子中,对着池塘撒鱼食的湛王。凛五不由道,“要不要跟主子说,这鱼儿刚刚已经喂过了。”再喂下去,这鱼怕是都要翻肚了。

    凛一淡淡道,“喂过了,也可以再喂一次。”说完,又几不可闻又加一句,“不然,他做什么!”这一句,声音极低。然,凛五还是听到了。

    听到,忍不住咧了咧,无声笑。凛一那话说得实在放肆大胆。但,却足够犀利,静僻。

    这满池塘的鱼,王妃在府时,主子哪里会想起喂它们。也只有王妃不在时,主子才会想起,哦!府里还有一池塘的鱼呀!可以喂喂了。

    还有,以前王妃离府,总是别扭着,主子喂鱼心里满是火气。而这次,却是跟以往都不同,王妃离府不是因为别扭,而是专门为主子祈福去了。如此……湛王这心情定然也跟以往不同,装着的必然不是火气。那么又会是什么呢?

    “凛一,你说,主子这个时候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凛一转头,看着他,不答反问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凛五肃穆道,“肯定在想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凛一听了,严肃纠正,“那不能以事论,要以人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!”

    想的,不是重要的事儿,而是人!

    这样议论主子实不应该呀!明知,却是收不住。因为,王妃腻着主子时,他明明分外受用却又自持矜贵的样子。实在是……幼稚的大男人,贱贱的傲娇。

    纵然是湛王也一样,一旦牵上儿女情,也是平常男人一个。

    “凛护卫!”

    闻声,转头,看着走来的丫头,凛五神色微敛,“可是云佳有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她要求见王妃,说有话跟王妃说。”被派去看护云佳的丫头,恭敬道。

    凛五听言,眉头微皱,有话跟王妃说么?转头,往小亭子处看去,思索少顷,抬脚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主子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云佳似有话跟王妃说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了,没说话,撒下手中鱼食。净过手,抬脚往云佳院中走去。

    凛五跟在身后,走着,忽而神来一句,“主子,您去见云佳的事儿,要不要瞒着王妃呀?”

    这话出,湛王瞬时顿住脚步,转身,看着他,脸上表情难言说,语气清淡悠长,“为何要瞒着她,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刚才那话问完,凛五即刻就后悔了,现在听湛王这么说,神色一正,屏退心中所想,违心改口,“属下主要是怕王妃会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怕她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主子的身体呀!”

    湛王冷哼。极好!有个惯会忽悠,放肆的王妃尤显不够。现在连身边的属下也跟着忽悠上了。这坏习惯学的够快的。

    冷哼入耳,凛五低头。

    担心他身体?确定不是担心她给他脸色看?一念出,湛王脸色明显的不好看了。原来,在他们眼里,他已是那惧内的存在了?这该死的结论是从哪里得来的?可是……

    在凛五神经紧绷,已做好受罚的时。湛王却意外的什么都没说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看此,凛五神色不定。

    凛一低低道,“但凡扯王妃,很多事也许该反向思考了。”说完,急速跟上。

    凛五站在原地,看着凛一的背影,猛然一个激灵。他怎么感觉,凛一现在越来越深不可测了呢?

    惧内吗?于湛王来说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就如他不去后院,不是因为惧怕容倾。而是因为他不知在何时起,已没了那份兴致。而且……他喜欢看她纯粹欢喜的样子!

    后院,不想去,何必为难自己,又何必看她蔫蔫不喜!

    这个世上,怕他的人已经太多。真的不需要再多容倾一个。纵着她,喜欢看她对他放肆的样子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“阿嚏,阿嚏……”

    船上,容倾两个打喷嚏,吸引一众目光。青安上前,遂问,“王妃,可是冷吗?”

    容倾揉揉鼻子,“有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天气是有些凉,赶紧扶你主子去舱内吧!”太后慈和道。

    太后发话,自当尊从。再说,身体不适,也不宜在太后面前待着,万一过了病气那就是大不敬。

    容倾顺势起身,“臣媳失礼了,先行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容倾在一众人的视线中,轻步离开。

    容倾离去,热闹继续。百官家眷围着太后,说着各种逗趣的话讨太后欢心。

    “王妃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走近舱内,青安看着容倾,不放心道。

    容倾摆手,“没事儿,我挺好。刚才就是鼻子有些痒痒。”说着,顿了顿道,“说不定是谁在家念叨我了。”说完,转眸看向青安。

    碰触到容倾的视线,青安肃穆道,“可要属下派人去查探一下。”

    青安话出,容倾面皮僵了一下,而后失笑,“青安,你真可爱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这夸赞,青安听着感到奇怪。可爱?这话从何说起呀?

    看青安疑惑不解的样子,容倾摇头,跟一个绝对严肃认真的人,说话一定要严谨,真是完全说不得笑话,更是调侃不得呀!

    “那个念叨我的人,十有*是你家主子。就算不是,这种事儿也不需要查的。”

    连被人念叨都要查一下,确定一下是谁。那,她可真是有病了。

    青安听言,颔首,“属下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一路你也累了,坐下歇会儿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青平在外守着,青安选择一个守护最佳的位置坐下,静静守着容倾。

    容倾坐在窗边,看着外面那完全不同于京城的景色。浮华减淡,绿意甚浓。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乍然看到湛王,云佳脸色瞬时一变,脸上惊惧完全显露,随着跪下,“晚……晚辈叩见皇……皇叔!”

    “起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云佳战战兢兢站起,湛王在软椅上坐下,看着她,清清淡淡道,“有话就说吧!”

    “是,是……”应是,手绞着帕子,拘谨紧张的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女人慌乱无措,柔柔弱弱,泪眼婆娑的样子,最是容易引起男人怜惜。可是……

    湛王看着却感,耽误事。

    “哑巴了!”

    三个字轻轻缓缓,然落在云佳耳中,却是一个激灵,膝盖一软,又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湛王,就是他屠杀安王府百余护卫的样子。那样风轻云淡,就如现在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不是在你看到他怒时,他才会杀人。

    “皇……皇叔恕罪!”

    “为何来湛王府可知?”

    湛王问话出,云佳整个人都透着一种紧绷,赶紧道,“知……知道!”

    湛王听言,看着她,幽幽沉沉道,“想跟本王的王妃说什么?”

    清楚自己是解药,明白自己的价值,想跟容九谈什么条件吗?若是……哼!

    “回……回皇叔,晚辈想跟王妃说:请王妃在皇叔身上的毒解了之后,可以准许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么?”湛王神色莫测。

    “是!晚辈不敢居功,只求皇叔在事后,可以给我一个安身立命之处。”云佳抬头看着湛王,眸色清亮,真切。

    湛王看着她,淡淡道,“若是你可解毒。事后,你会如愿。”

    云佳听言,脸上表情瞬时舒缓下来,叩首,“谢皇叔。”

    湛王起身,往外走去。越过云佳之时,衣摆下一沉。

    凛一神色微动,上前一步。湛王垂眸,看着拉着他衣摆的小手,眸色不明。

    碰触到湛王视线,云佳不由瑟缩,即刻把手松开,紧声道,“皇叔,可否准许我回安王府一趟?我想回去看看父亲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了,转眸,“凛五!”

    “属下在!”

    “安排一下时间,而后送她回安王府。”

    凛五闻言,眼底划过一抹异色,随着隐没,“属下遵命。”

    湛王离开,云佳坐在地上静静发呆。

    走出云佳院子,湛王问,“那两个人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凛五回禀,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婢妾见过王爷。”

    一道仓皇的声音入耳,湛王随口应,脚步不停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脚步声远去,任姨娘起身,抬头,看着那高大的背影,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儿。

    “绯儿,男人呐!没有不喜女色的。湛王他也是男人,他也一样。这床底之间的事,不要害羞,只要你做得好,你的宠爱就不会少。纵然是湛王以后娶了王妃,你的宠爱照样不会丢。”

    “正妻跟妾室不一样。正妻要端庄,要贤淑。床底之间媚宠的事儿不能做,不然就是放荡。但,妾室却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正妻那是为了男人操持中馈的。而妾室就是伺候男人的。伺候的他舒服了,他什么都不会缺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特别湛王那人,对世间规矩最是不屑。宠妾灭妻,别的男人或许还有顾忌。可他绝对不会。他想宠谁就宠谁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千万不要认为自己只是妾室,就什么都不是。你可不要轻看了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她来湛王府的前一晚,母亲跟她交代的话。任绯淡淡一笑,满满的嘲弄。

    她任府确实是这样,她父亲把宠妾灭妻做了一个极致。

    她母亲顶着正妻的名头,每日里里外外的操持着府里所有的事。而,府里的妾室呢?每日闲闲无事,只负责把自己装扮的美美的,留着力气伺候男主子就行了。

    妾室那是真的比正妻都舒服。

    从小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,任绯对于那母亲的那套说辞,几乎完全不怀疑。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看看那些为争宠死去的,还有那被驱离的妾室。哪一个不是娇颜美色,然,那又如何呢?触犯了王妃,没有一个被饶过的。

    都是男人,却不见得都一样。以色事人,终是卑贱。

    湛王府不是任府!想以色压过王妃地位,太可笑!

    “任姨娘,今日若无紧要事,还是待在自己的院子好,别到处乱走。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任绯迅速收敛神色,转头,看到齐瑄,微微俯身,“婢妾这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齐瑄点头,任绯疾步离开。自嘲,这就是湛王府妾室的地位,连管家都是她们的主子。

    “周正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你带人把云佳院子围起来,没有主子手令,任何人不得进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别的院子也都看守住,别让她们随意走动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周正领命,快速行动。齐瑄站在院中,眉头紧皱,面色凝重。云佳的身体真的有用吗?为何这么不安呢?

    皇宫

    “皇上!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湛王已把古都送来那人,送去了云佳处。”

    皇上听言,手上奏折丢下,面色微紧,“已经送去了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何时能有结果?”

    “凛护卫言:三日之内,必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三日,三日……”皇上轻喃,面上情绪起伏明显,有些激动,更多紧绷。抬手,挥退龙卫。一个人在御书房内,开始来回走动。脸上神色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那困了他近二十年的毒,真的能解吗?

    ***

    船上一日,容倾看看景,吃吃睡睡,不觉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青姑娘,齐云寺到了,请王妃准备一下,马上要下船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听到舱门口传来的声音,容倾从床上下来,开始整理自己。少时打理好,走出船舱,看到外面已站了不少人。看到她,脸上均扬起笑意,请安,打招呼,个个友好,又恭敬。

    容倾轻笑,客气着一一回应。表面友好,社交必备。

    这世上,坏人不少,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坏人。所以,没必要让自己活的跟刺猬一样。

    太后走出,看到容倾大方,谦逊,平和的跟大家说着话。不觉扬了扬嘴角,她真的很沉稳。她这个年纪,得那个男人护,还能做到不骄不躁也是难得。

    “太后!”

    一声太后,大家注意力瞬时被转移,容倾随着众人一起俯身,请安。

    “在外没那么多规矩,大家无需多礼。”太后这么说,你可千万别当真的。不然,会吃亏的。

    “是!”大家恭敬应。

    “湛王妃身体如何?可有哪里不适不?”太后看着容倾关心道。

    “睡一觉好多了,让太后担心了,都是臣媳不是。”容倾微笑,恭顺道。

    太后听言,笑了笑,“身体无事就好。不然,珟儿可是该怪哀家了。把他王妃带出来,竟然没照顾好。我可是没法交代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话出,一众人瞬时笑开,容倾默默低头,做害羞状。

    庄诗雨看着容倾,脸上笑意柔柔。

    一团和气,乐呵着走下船。

    码头之上,一众僧人已在那里等候,看到太后,随着跪地请安,“贫僧等参见太后,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请起!”

    “谢太后!”

    一个身披袈裟,年逾五十出头,面相憨厚的僧人走到太后跟前,恭敬,平稳道,“车鸾就在前面,请太会娘娘移步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太后扶着桂嬷嬷的手,缓步走着,轻问,“盛和主持呢?可出关了?”

    “是!师兄昨日刚出关,现在佛殿等您。”

    太后听言,颔首,没再多言。

    一行人坐上马车,又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。齐云寺这福地总算是到了。

    佛殿庄严巍峨,四周烟雾缭绕,青山碧水,蓝天白云,风高气爽,容倾看着暗腹:灵不灵暂且不说,可这环境,这空气,是真正很不错。

    缓步走入,佛香淡淡,缓缓入鼻,众人神色不觉严谨了许多。

    佛殿圣地不是嬉戏地,严肃一些是必须。

    容倾看着四周的建筑,跟现代所参观的庙堂完全不一样。或许是氛围不一样吧!在现代,看的是景致。现在可是来拜拜的。被身边人感染,容倾不觉还真有些紧张了。

    拜拜就跟抽签算命一样,若全部是好的,笑一笑,真的假的都无所谓。可若是说出什么凶兆,不吉呀,血光之灾等话来。那,心里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别扭的慌。

    希望那高僧口下留情,千万别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来呀!搞得人怪忐忑的。

    走到正殿前,站定。少时,一个小僧从内走出,看到太后双手合十,开口,声音尚带着稚嫩,“太后娘娘,主持师叔请您进去。”

    太后听言,面色舒缓许多,看着小和尚慈和道,“盛和主持可有说,我能带几人进去吗?”也不自称哀家了,直接是我了。

    “师叔说,最多三个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应,随着转头道,“太子妃,湛王妃,三皇子妃你们随哀家一并进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三人随太后进去,其余人在殿外等候。心里多少有些失望,看来盛和主持这次还不打算多见人呀!

    盛和主持那可是绝对的得道高僧,能得他一言,逢凶化吉完全不是问题。只可惜,他却极少接见人。有时就是太后来,都不一定能得见。这一次还容太后带几个人过去,这也算是难得了。

    对皇家,对高门,盛和是如此。但,很多时候盛和大师每次云游时,对所有百姓却是来者不拒。真是让人琢磨不透!

    因为是得道高僧吗?所以才这么奇怪?

    走进殿内,殿中央那坐在蒲团之上的僧人随之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年逾六十有余,白面白须,些许清瘦,精神却是极佳。

    “盛和大师,许久不见了呀!”太后双手合十,慈和道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太后请坐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太后在盛和大师对面的蒲团上跪坐下。

    容倾三人看此,也默默的跟着跪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太后这次想求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这次是来为皇上和湛王爷求安的!”

    盛和大师听言,点头,而后没再多言。转眸,看向祁清莹,“施主又要求何?”

    “求安!”祁清莹答的干脆,却也含蓄。

    盛和大师听了,同样没多说,随着看向庄诗雨,“施主要求何?”

    “求安,看八字!”庄诗雨温和道。

    容倾听言,眉头微动,太后已说是为皇上来求安的,那么求安自是不可少。只是,这看八字,看的又是谁与谁的呢?

    容倾随想一下,随着屏退。抬头看向盛和高僧,已准备好回答他的问题。然,却看到盛和大师看着他,竟是定住不动了。视线碰撞瞬间,盛和眼眸微缩,脸上表情似被什么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盛和如此反应……

    容倾凝眉,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而太后,庄诗雨还有祁清莹,把盛和大师异样的反应看在了眼里。三人各有所思。他这反应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在几人疑惑不解间,盛和大师已收回视线,神色恢复如常,平和道,“请三位施主把八字留一下,而后就可离开了。”说完,起身,轻喃一声阿弥陀佛,而后往后殿走去。

    太后看此,起身,“好了,我们回去吧!随后盛和主持会单独为你们解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三人垂首应。

    太后视线落在容倾身上,盛和刚才那反应到底是为何呢?心里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盛和这已看多了生死灾祸,看破红尘的人,就算容倾有死劫,他也不会有甚反应。可刚才……容倾到底有何不同之处,令他那样吃惊?

    心里不明,面上不显,走出大殿,柔和道,“你们这一路也累了,都各自去歇息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桂嬷嬷,扶哀家回厢房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太后自行离去,其余人也各自散开,有的去歇息了,有第一次来的难免好奇,在僧人的指点下,就近走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王妃也是第一次来吧!”

    闻声,容倾转头,看着人美笑甜的海映雪,点头,“是第一次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要四处看看不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有些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王妃赶紧去歇息,我就不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走入厢房,容倾坐下,眉头不由皱起,抬手抚上心口。想到盛和刚才的反应,莫名感到不安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妖怪,干嘛……一念出,容倾脸色微变,神色不定。妖怪?!难道说……他看出了什么?看出她非现世人,而是异世魂的事?

    想着,容倾抹汗,这个……不能吧!这又不是玄幻世界。哪……哪里能看的出这个。呵呵……

    如是想,可却笑不出。无法若无其事的当笑话看。因为,这世上解释不清的事儿太多。比如,她穿越一事。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