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章 费心尽力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202章 费心尽力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林家

    “林小姐,王妃传你入府,请你即刻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夫人听言,看着林明玉,神色难掩紧绷,担心。与之相反,林明玉却分外的平静,起身,平和道,“没什么需要特别准备的,这就走吧!”

    “玉儿!”林夫人不觉伸手拉住林明玉。

    “娘且安心。”轻拍林夫人手背,林明玉随着青安一并往湛王府而去。

    林明玉转身刹那,林夫人瞬时红了眼圈。心中不安,到一个极端,让她坐立难安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且放宽心,湛王妃不是那偏听偏信之人,只凭那毫无根据的谣说,她不会为难小姐的。”一边嬷嬷,轻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只是,话虽这样说。可心里却同林夫人一样,这样的安慰启不到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因为这事儿,不比其他,湛王妃在意的哥哥没有很多,只有一个。现在他的死跟林明玉扯上了。湛王妃恐怕不会无动于衷。就算不全信,可只要一个怀疑,都极有可能要了林明玉的命。

    如此,林夫人怎么能心安。

    “刘嬷嬷!”

    “老奴在!”

    “你让管家去寻一下老爷,让老爷赶紧回来一趟,就说府里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奴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快!”

    刘嬷嬷小跑着离开,林夫人坐在软椅上,忍不住抹泪。一桩亲事变成这样,太委屈!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“臣女叩见王妃,王妃万福金安!”

    看着跪在地上一身素衣的林明玉,容倾淡淡开口,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谢王妃!”

    “坐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林明玉坐下,垂首不言。容倾看着她,一时也未开口。良久……

    “诅咒,克夫,关于我的,外面的那些言说,王妃都知道了吧!”林明玉率先打破沉默。

    容倾点头,“刚刚知道!”

    “臣女比王妃知道的早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嗯!听到后,我拿着自己的生辰八字,还有容公子八字的去了庙堂,请高僧给看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眼帘微动,抬眸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林明玉扯了扯嘴角,几分飘忽,“我跟容公子八字不是太合,他娶了我,福气会减弱,不会有太多喜乐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也不由想,他遭遇如此祸端,会不会真的跟我有关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着,看着她,轻轻缓缓道,“你真的很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不待她问,先来个以退为进。听着,几分心酸,不由心软。

    林明玉摇头,看着容倾,眼中神色几分疲惫,点点憔悴,面色却很是平静,“其实,在刚听到那些流言蛮语时,我就想到,王妃一定会见我一次。我曾经准备了不少说词,想着要怎么说,才能令王妃相信,令王妃不怪。可是最后……”

    林明玉低头,从袖袋里拿出那张在庙堂得出的批语,放在容倾面前,“可是看着这个,我却先是心虚了!”

    八字不合,结为夫妻,彼此多坎坷!

    端看这个,好像真的很准。容逸柏死了!而林明玉,一个克夫的名头,足以毁她一生。

    克夫,是真?是假?有的时候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没有那个男人,敢娶了她以身去试,以此来确定那个真假。

    容倾静静看着那张纸,良久,抬眸,看着林明玉,忽而道,“你喜欢他吗?”

    一句话出,林明玉眼泪骤然落下,快速抬手去擦,几分局促,几分慌乱,掩不下的无措。

    容倾看着,缓缓抬手,抹去她脸上的泪珠,淡淡道,“喜欢他什么呢?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,林明玉平复自己的情绪,平稳道,“对他,不敢喜欢,只是向往!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!”为何不敢喜欢?

    “怕喜欢上他,就会心生嫉妒。嫉妒王妃,嫉妒他对王妃那样的好。所以,只是向往,向往他给出的承诺,向往他一生子只守着我一个女人过一辈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着,眉头微皱,“我听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林明玉看着容倾,坦然道,“容公子曾说,只要我对王妃好,他就会对我好,身无二妇,一辈子不会纳妾。[”

    林明玉话出,容倾眼眸紧缩,心口微颤。

    “容公子是一个太好的哥哥。所以,对他,我不敢太喜欢。怕会嫉妒,怕因嫉妒再无法全心全意对王妃好!到时被他不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边是妹妹,一边是妻子,容公子他真的很偏心。给出的许诺,那样小人,却又那样的诱人,虽知不易,可我还是答应了,并不由期待着。期待着,全心的付出,能够得到那天下女人都奢求不到的唯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我怎么也没想到,他竟会这样突然离开!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倒是情愿他在我们成亲之后才离开。那样,我这一辈子该经历的也算是经历了。为人妻,说不定还会为人母。那样,他也算是没失言,一辈子只有我一个,他做到了。而我,就算只守着一个容夫人的名头也能过下去。”

    世上的男人没有专情的,太多人哪怕三妻四妾尤显不满意,让一个男人一辈子只对一个女人好,简直是天方夜谭。容逸柏也是一样!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是,他无法全心对妻子一个人好,是因为心里装着妹妹,而非任何娇艳美色!如此……

    对那个眼里,心里只有妹妹的男人。就那样,心不由己的喜欢了。

    喜欢他温润儒雅的样子,喜欢他看着容倾时眼里的宠溺,让他看起来那样温暖。喜欢他嘴角那抹温和的浅笑,让人看着不由心跳。

    可是那样一个人,却再也见不到了……

    看着林明玉眼中的泪水,眼底的痛色,缓缓伸手,把人轻拥在肩头,泪水滴落在肩上,热的有些发烫!

    ***

    “主子,林明玉刚刚来了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言,脚步顿住,看向齐瑄,“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所有避过,只说重点。而重点,只有一个!

    “容逸柏曾许诺林明玉,只要她对王妃好,此生身无二妇的事,王妃知道了!”

    闻言,湛王眼睛微眯,眼底神色沉沉暗暗。

    已经知道了吗?那她心里又是何种感觉呢?

    容逸柏一个做哥哥的,为了多一个疼她的人,舍去了所有红颜艳福。而他,一个做相公的,却是做不到。呵呵……有些讽刺。这比较也有些可笑。

    男人为女人守贞洁……前所未闻,更是前所未见。

    可这*裸的对比,该说什么呢?

    湛王心里沉郁,面色寡淡,“除此之外,还有其他?”比如,是否惩治林明玉!

    齐瑄摇头,“没有了!”

    湛王听言,没说话,抬脚往正院走去。

    林家

    “王妃什么都没说!”

    说完这一句,林明玉再不愿多说其他,任凭林夫人怎么问,林明玉都只是沉默。

    承认了喜欢,心里更空落。

    林夫人心急,却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“老爷,你说,这可该怎么办好呀?明玉这孩子一直挺懂事的,怎么这个时候偏就执拗上了呢!”

    林海听了,淡淡道,“她不想说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让下人看紧点,别让她做出什么冲动的事儿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林夫人说完,静默少时,开口,“要不,我带着明玉去寺院住一阵子吧!”

    “去寺院作甚?”

    “远离京城,明玉心情或许能好一些。还有湛王妃,或许心里也会舒服些,明玉去寺院清苦度日,也算是向湛王妃请罪了。”

    林海听言,不假思索驳回,“糊涂!湛王妃并未给出惩罚,你们如此,落在外人眼中,岂非要说湛王妃偏听偏信,心胸狭隘吗?”

    林夫人听言,一窒,“那……那老爷说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事实到底是怎样的,湛王府会查清楚的。在湛王和湛王妃未开

    口之前,别做无谓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万一湛王妃信了。那,玉儿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海沉默,良久,长叹一口气,却是无言。

    湛王府若是要发难,他们是怎么都躲不过。现在,他们做什么都是多余。所有都在湛王妃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多拜拜菩萨吧!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湛王回到正院,看到容倾正趴在桌上翻着书看,听到脚步声,转头看向他,淡淡一笑,自然道,“夫君回来了!”

    神色如常,语气如常,似并未被刚知道的事影响半分。只是,面上如此,心里怕是不尽然。

    湛王缓步走过去,看着她,随意问,“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,闲着没事儿找本杂记随便翻翻。”说着,放下手里的书,站起,“夫君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这话,湛王直接的不爱听。

    “怎么?嫌本王在外面待的时候短,在府里待的时间长了?”

    别府的女人,看到相公回来都是欢喜相迎,可是到了他这里却是截然相反了。他是多不得喜。

    容倾听了,抬头,看着他,没回答,随着问,“心情不好吗?谁惹你了?”

    看出他心情不好,却不知他为何心情不好。该说她机灵呢,还是迟钝呢?

    避而不答,淡淡道,“我以为你会惩罚林明玉。”

    “没理由惩罚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外面那些流言我并不相信。若是诅咒有用,有些人为何直到现在还没死呢!”比如太后那老妖婆。

    当初浑身是伤把被她压入大牢的时候。容倾也是日夜都诅咒太后早日七孔流血去见阎王的。可是有毛用,太后她老人家还不是继续高高在上的,安好的活着。

    湛王听了,清清淡淡道,“你说的不错!若是诅咒有用的话,本王又岂能活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这世上,恨湛王的人,恨不得他死的人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容倾听言,表情有些微妙,直直看了湛王一会儿,头抵在他胸口,莫名发笑。

    声音入耳,湛王垂眸,“你在笑什么?本王说了什么好笑的事儿吗?”他可不觉得。

    容倾摇头,“没什么!”

    没什么?瞎话!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,让本王也乐呵乐呵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王爷先恕我无罪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!恕你无罪,饶你不死,说吧!”

    湛王开了金口,容倾轻咳一声,仰头看着他,道,“就是在庙堂事出之后吧!我也曾狠狠的诅咒过,王爷那个那个的!”

    湛王听言,扬眉,轻轻缓缓道,“本王那个那个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从此不举,一辈子阳痿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生儿子没屁眼!”

    闻言,湛王脸色抑制不住有些发黑。

    容倾望天:世事无常,她也没想到最后关系的走向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幸好没实现呀!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然,找面首你可是有理由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!”话出,挨了一刀眼。

    容倾呵呵一笑,随着问道,“凛五查的怎么样了?云佳身体是个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湛王也没瞒着她,如实道,“她身体却有奇效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怎么确定的?”

    “凛五给她用了点儿药,她服用后完全无任何反应。而那药,若是用在平常人身上,就算不死也得重伤。”

    湛王确定的方式,够简单粗暴的。

    容倾听了,神色不定,她还真是药人?真是神奇。

    “夫君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湛王垂眸,看着她,不咸不淡道,“过几日你就会知道了!”

    看来,湛王已有计划。

    “晚上想不想出去转转?”

    闻言,容倾干脆点头,不假思索道,“想!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准备一下,晚上本王带你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容倾麻溜执行。

    湛王看着容倾的背影,眸色沉远,悠长。容逸柏已经不在了,他没必要跟他较真,比较。

    三皇子府

    “今儿林明玉被传到湛王府了!”

    庄诗雨听了,看着秋红脸上神色道,“看来,容倾并未降罪于她。”不然,秋红脸上神色不会如现在这样寡淡,多少会露出一丝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秋红颔首,“小姐英明。”

    庄诗雨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湛王妃不止未为难林明玉,并还派人把海家那两个丫头给训斥了一顿。”秋红说着,不由叹了口气道,“湛王妃这态度一出,那些个流言蛮语怕是会隐没一半儿。”

    容倾如此态度,庄诗雨不算意外。

    若容倾真是那听风就是雨的主儿,她又如何会活到现在。她从来不是一个冲动的人,有太多例子可以证明。

    结果不意外,却有些失望。看来,纵然是关系到容逸柏,也不足以令她失了分寸。

    纵然得了那个男人的宠爱,也从没让她丢了谨慎。这样的人,冷静的让人不喜。

    “小姐,庄家迁移府邸已经结束了,您要不要回去看看?”

    庄诗雨摇头,“府中事儿多我就不回去。明日你备些东西走一趟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而且,太后昨日说,这几日想出京去沁源诗一趟为皇上祈福,这次随行的人怕是不少。我也要提前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府中的事儿不少,她就算离开,也绝不容出现一丝差错。

    晚

    晚上,京城的街头依旧热闹,并未因少了谁就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们一会儿去吃豆花吧!今天我带了钱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豆花!”

    “夫君若是不喜欢,也可以选别的。尽管挑,我有钱。”

    “才有钱,就开始显摆了。”

    “花钱给夫君买东西,感觉很不同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同的?”

    “不心疼呀!”说着,看着湛王,叹,“长得好看,就是这么牛。连我这么抠的人,都不觉为你大方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了,失笑,“本王真是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了!”

    容倾笑了笑,拉着湛王的手,在街头漫走。

    凛五跟在身后,暗腹:为了让王妃打起精神,主子也算是费心尽力了。

    好在王妃也算是念好,没再蔫头耷拉脑的。不然,主子怕是真的要气闷了。

    毕竟,一直以来,那都是人家看着他的脸色过日子。现在,让他端看着王妃的脸色,哄着她过日子,那实在是太难了。一时半会还可以,时候长了,难!

    “夫君,这手镯怎么样?好看吗?”

    看着容倾手腕上那廉价的镯子,湛王挑眉,“喜欢这个?”

    “不好看吗?”

    好看!完全看不出。

    不过,这话湛王没说出,带她出来一次,不想扫了她兴致。

    点点那颗尊贵的头,违心道,“一般好看!”

    看湛王那勉为其难的样子,容倾扬了扬嘴角,“大婶,这个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五……五个铜板。”;摊主大娘看着湛王那张惊艳,却又梦魇一样的脸。神色变幻不定,这个是湛王吗?好像,可是不会吧!

    “大婶,钱放这儿了,镯子我拿走了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好!”点头,呆呆看着容倾拉着那真的很像湛王的人离开。

    “夫君,她刚才好像认出你了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言,冷哼,“认出了还敢要钱,胆子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!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,别对着谁都大叔,大婶的叫。”出来逛一圈,满大街都是长辈了。真是够呛。

    “嘴甜点儿,他们才会便宜点儿嘛!”

    “想省钱,直接把身份告知他们,不用便宜,直接不要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!这我怎么没想到呢!”话出,被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容倾抿嘴笑,敢这么做,不出几日,王妃是土匪的言说就得尘嚣而上。

    “走吧!我们去豆……”话未说完,在看到前面一人时,要说的话猛然顿住,心口微窒,不觉松开湛王的手,快步走过去,伸手把人拉住。

    “容逸柏……”

    前面人转头,容倾看着,不觉苦笑。

    “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认错认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已不在了!就算背影再像,也不可能是容逸柏。

    手收回,转头,湛王面色无异,可眸色却已变得清凉。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