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章 男人劣根性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199章 男人劣根性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皇宫*御书房

    “叩见皇……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容倾行礼的动作刚过半儿,皇上已开口叫起。[更新快,网站页面清爽,广告少,无弹窗,最喜欢这种网站了,一定要好评]

    容倾听言,顺着站起,垂首站在下面,姿态恭顺,一副聆听圣训的模样。

    纤瘦,温顺,稚嫩,娇美,端是这样看着,容倾跟很多女子一样,并无什么不同,很普通。

    只是,一个湛王妃的身份,让她变得跟所有女子都不再相同。

    而除却这个身份,就容倾自身而言,她也不若她所表现出的这般牲畜无害,纤弱,柔和。

    遥记得当初,被庄诗妍谋算,在宫中被百名凤卫围杀,在那种情况之下,她竟然还敢反击,那不该有的冷静和决然,证明了她的不一般。不过……

    她最不一般的却当属,她得了那个男人的维护。

    云珟赋予的宠爱,对她展开的羽翼,让她变得轻易不可碰触。

    皇上不言,容倾不语。只是来自头顶那毫不掩饰的打量,让容倾眉头不觉皱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容倾!”

    “臣妇在!”

    “随着云珟,你也应该唤朕一声皇兄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辈分是如此,只是这一声皇兄,却要掂量着叫。皇上开口是给脸,可却不能顺着梯子就上脸。而且……

    皇上的恩典可是不是随意给的。很多时候给予和索取都是对等的。如此,皇上的柔和,仁爱没让容倾感到放松,心里警惕增添几分。

    看容倾平稳的反应,皇上嘴角上扬几分,浅淡的笑意透着几分意味深长。她是聪明人,这一点儿已没什么可怀疑的了。

    就容倾这个年岁,她能有份沉稳,也算是难得了。

    纵然是湛王妃,纵然是得了云珟的宠爱,也从未做过任何恃宠而骄的事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许很多时候是不待她动手,云珟就先对人不容,出手把人给收拾了。

    敢在他头上动土,想他饶了你,做梦!

   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于云珟那完全是扯淡。因为,他从不是君子。

    想到云珟,皇上嘴角那抹浅笑,自然消失无踪。那货太让人头痛,不然,今日他也不用特别宣容倾入宫了。

    “朕听说,云珟前两日身体有些不适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样了?可好些了?”

    这一句,明显的明知故问。湛王病了都知晓,好了又如何会不知。

    心里如是想,口中恭敬应,“回皇上,王爷已大好,让皇上挂念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说完,少时静默之后,皇上缓缓开口,声音愈显低沉,“你嫁入湛王府也有一些时间了。想来,有些事你也应该察觉到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眼帘微动,随着抬眸,看了皇上一眼,眼中满是疑惑,透着不懂。她确实不懂,湛王府的事儿不少,不确定皇上指的是那一桩,哪一件?

    看着容倾眼中那纯粹的迷惑,等着皇上为她解惑的样子。皇上嘴角不觉垂了一分。

    他的话说的是有些不透彻,可是她这不解是否表现的也太过直白了些?还有,遇到不懂得,想不通的,最先做的不是思考吗?可她,连思索都直接免了,就干等着他继续往下说么?

    那总是爱琢磨帝王心思的,皇上不喜。而遇到这完全不琢磨,省的误会圣意的,皇上也没高兴。

    要说,皇上是最难伺候的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儿,朕不知道你知晓多少。但,朕现在可明白告诉你。云珟身体不适的根本原因并非是生病,而是中毒!”

    容倾闻言,眼眸微缩,豁然抬头,看着皇上,眼里是震惊,脸上是担心,还有点点怀疑。猛然知晓如此噩耗,最为正常的反应。

    震惊的同时,又不能完全相信,可又抑制不住的担心。

    看着容倾脸上神色,皇上眼底极快的划过什么。完全一无所知吗?皇上如是想,却是难免怀疑。

    容倾心里亦是思索不停,果然是中毒么?只是,皇上如此直白的告诉她,原因又是什么呢?定然不是一时闲着无事。

    两人各有所思,皇上率先开口,“你是云珟的王妃,想来你也定然不想看他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回答,心想:若是她干脆的回答一句‘不是’,不知道皇上会是什么反应?会不会如她所愿的把她给赶出去?

    “朕同你一样也不想看到他出现一个万一。”

    这话,容倾完全持保留意见。

    “而现在有一个方法或许可以清楚他体内的恶毒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眼神微闪,眼底漫过各种颜色,随着缓缓跪下,“请皇上明言。求书网.”

    皇上既说可解云珟身上的毒,这就等同是要救云珟的命,她作为湛王妃态度定要虔诚且感恩。

    面上如此,心里却翻涌不断:若是真的有解药,皇上会比湛王先得到吗?就算皇上先得到了,他为何不直接跟云珟交涉,反而找她过来?

    “方法就是云佳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容倾眉心骤然一跳。抬头,怔愣!

    在容逸柏出事时,关于安王,容倾有一个概括性的了解。继而,而云佳作为安王最小的女儿,容倾亦有所知。

    只是,云佳的身体,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一念出,容倾神色不定,云佳可是湛王的亲侄女儿,若是……*!

    还有,问题的关键是,云佳怎么会成为解药的?

    看容倾惊讶,变幻不定的神色,皇上淡淡开口,“这件事儿,云珟他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听言,容倾不觉皱眉,“王爷也知晓?”

    “嗯!只是,他很是不以为然。所以,朕才会找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眼帘垂下,遮住眼中神色。湛王都不以为然,可皇上却是如此心急?这太不符合常理。

    疑问,疑点,容倾未表现出来,可皇上却轻易可猜出,清清淡淡道,“你若有疑问,可回去问云珟。只要他愿意告诉你,你自然就会全部明白。而现在……”微微一顿,轻轻缓缓道,“云佳就在外面,要不要带她回湛王府,在你。”

    这是让她选择吗?呵呵……听起来似乎是这样。可其实呢?若是不带她回去,不止是违抗圣意,更是对湛王无心,无情。

    “臣妇告退。”叩首,起身,抬脚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容倾的背影,皇上神色淡淡,眸色深远,悠长,隐晦莫测。

    少时,李连走进来,“皇上!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湛王妃带云姑娘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云佳也是皇室之人,可却连一个正规的名号都没有。被称做‘姑娘’。足见安王在皇上眼里有多苍蝇。

    皇上听了,一点儿不意外。只是脸上却没有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回程中,马车内,看着坐在自己对面,一直低着头,拘谨忐忑难掩的云佳,容倾靠在车壁上,神色淡淡,眼底情绪不明。

    容家

    容琪要被调去西北,这消息传到容老夫人耳中,再得容霖确认之后。瞬时,容老夫人这眼泪就跟开了闸的水库一样,流的那是一个川流不息。

    “老爷呀!那地方,琪儿他怎么也不能去呀!那会要了他的命呀!”

    哭的那个幽幽颤颤,只是这副姿态实在是难看。人老了,还是端庄些好看,这拿腔拿态的没法看。

    不过,容夫人由此反应也无可厚非。幼子长孙,老人都不免多疼爱几分。

    容琪作为最小的儿子,容老夫人从小就特别的偏疼他!现在,知道他要去受苦,真是要了老命了!

    西北,在老夫人的臆想中,那就是一块鸟不拉屎的荒野之地。容琪要是去了那种地方,他要怎么生活?吃野菜,啃树皮么?

    那凄惨,容老夫人心颤颤,“老爷,你快想想办法吧!”

    容霖听着,看着老夫人那哀戚样儿,面无表情道,“要不,我代他去?”

    闻言,老夫人哭声不觉一顿。

    容霖脸色陡然一沉!

    孝子贤妻,他容霖一样没占,这辈子真是值!

    看容霖脸色难看,容老夫人赶紧道,“老爷,妾身没有那个意思。那地方,琪儿不能去,您自然也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既被容霖厉声打断,“准谁去,谁不可去,那都是皇上的恩典,岂是我说了算的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朝堂是府里灶堂呀!什么都可自己说了算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怎么办?”容老夫人说着,忽然脑洞一开,急声道,“要不,让琪儿直接辞官?”

    容老夫人这话出,容霖脸色直接黑了。

    皇上开了金口,湛王给了诏令,赶着谢恩都尤显不够。她可好,直接来个撂挑子。

    她以为是这是在菜市口买菜吗?还可以挑挑拣拣,遇到不喜欢的还可直接退掉!

    真是,越老越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人,为老夫人归置东西,明日让她随容琪一并离开。”容霖说完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容老夫人傻了,呆了。

    站在身后的嬷嬷,心里无声长叹一口气,就老夫人这身体,怕是还没走到西北就折腾死了自己,还一并的拖累死了三爷。如此……两眼一闭,双腿儿一蹬,什么都不用愁了。

    “胡嬷嬷,胡嬷嬷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容老夫人唤声,胡嬷嬷赶紧收敛神色,上前扶住老夫人,随着道,“老夫人,老爷定然只是一时的气话,您不要太搁心里……”

    胡嬷嬷话未落下,容老夫人开口来一句,“你,去湛王府去见见湛王妃,把三爷的事儿跟她说一下,让她向湛王求求情!无论如何,三爷都不能去西北。”

    胡嬷嬷闻言,给跪了!

    根据可靠消息,三爷就是惹到湛王妃才会被调到西北的。现在,容老夫人竟然想让湛王妃帮着说句话。这……她怎么想的出来?她这是帮三爷吗?若是,怎么光往死处捅呀!

    “没听到我的话吗?赶紧去呀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胡嬷嬷也没多言,抬脚走了出去。但却没去湛王府,而是往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容老夫人自从大病了一次后,从以前的粗蛮思考问题,直接递进为不用脑思考。妥妥的老糊涂了!多说无益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……

    确定容琪将被调离的事,魏氏静默良久之后,淡淡笑了,几分凉意,几分厚重,这样也没什么不好。他离开了,也许日子反而能清净了。还有她的嫁妆也能完全保住了,没人再肖想了。

    “三爷去西北,老爷让柳姨娘跟着一同去,小公子留下来让夫人您照料。”邓嬷嬷低声言。

    魏氏听了,眼中神色几经变幻,淡淡道,“三爷最喜柳氏,由她跟着照料最是合适。老爷想的周到。”

    邓嬷嬷垂眸,轻声道,“只是柳姨娘好似不能体会老爷的仁善,对跟随三爷去西北,并不准她带小公子的事儿,似有些不同想法,很是有些激动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老爷……不,;老夫人知晓后就派人给她煎了药容过去,让她稳定一下情绪,省的伤着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魏氏听言,眼神微闪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柳姨娘用过药之后,这辈子再不用经受十月怀胎的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邓嬷嬷话落,魏氏扯了扯嘴角,拿起手边茶水轻抿一口,“今年的新茶,味道不错。”清香,甘甜。

    邓嬷嬷垂眸,现在的日子,也不过是苦中作乐罢了!不然,真是难熬。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午饭后不久,湛王回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王妃今日入宫了!”

    湛王闻言顿住脚步,转头看向齐瑄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齐瑄如实道,“回来时,带云佳一并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听言,湛王眼底漫过一层暗色,随着抬脚往正院走去。

    守在门口的青安看到湛王,屈膝见礼,“主子!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在里面伺候?”

    “王妃在小睡,奴婢担心打搅,就在外守着了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言,没多言,抬脚走进去,脚步却不觉放缓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把门关上!”

    闻言,青安神色微动,随着伸手把门掩上,而后人也自觉的退离开来。

    站在床前,看着躺在床上,呼吸均因,已陷入沉睡的容倾,湛王眼底神色不明。

    看在她心情不好的份上,看在她最近都睡不好,眼底黑青依然明显的份上,看在她开口开始说喜欢的份上,也许他该停下,此刻在脑中不断涌现的那一片香艳不宜。可是……

    湛王垂眸,解下身上大氅,随着伸手开始解腰带。

    年轻,精壮,强悍,充斥着力与美,性感勾人的身体逐渐显露。

    睡梦之中,容倾隐约听到动静,不觉睁开眼睛。然,不待她清醒,身上随着一沉,熟悉的气息袭来。

    “云珟……”刚开口,声音既被吞没。转眸,看着白亮的窗口,容倾没忍住,伸手在男人身上拧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她那点力道,对于男人来说,完全是不痛不痒的。不疼却痒的厉害,痒入心,火上身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勾引本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……”

    这两个字出,湛王却是笑了,柔和潋滟,点点凤宠溺,万种风情。

    容倾看着,微微一怔,不由晃神。

    湛王低头,唇落在容倾白润的肩头,点点怜爱,更多难耐。

    喜欢她犟嘴的样子,喜欢她在他身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小安儿!”

    “干……干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干!”

    容倾:……黑线!

    男人的劣根性,流氓性无需开发,天生骨子里携带的都有。

    伸手抓住男人四处作乱的手,“云珟,现在是白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天看的更清楚!”

    “云珟……”

    “慢点叫,我在做……”

    容倾:……

    “夫君,你的脸呢?”

    “没规矩!”话落,容倾衣服破。

    “我的衣服!”

    “明天换你撕爷的!”

    床底之间的事儿,男人不勤奋点儿,女人不小心就会变虞氏。所以……

    湛王下手再不迟疑,忍了这么多天,白天晚上谁还顾得上。

    安王府

    “主子,小姐被湛王妃带去湛王府了。”张行看着躺在床上仍无法动弹的安王,低声禀报道。

    安王点头,低低缓缓道,“静待结果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本只是午后小睡,结果变成了肉搏,最后一觉醒来已是半夜。睁开眼睛,看着床幔,按按酸痛的后腰,默默干瘪的肚子。转头,看着身边睡的格外安稳的男人,静看良久,低喃,“没羞没臊的家伙!嘶……”

    话出,屁股上被拧了一下。显然,男人听到了。这样正好!

    “云珟,我饿了!”

    湛王听言,缓缓睁开眼眸,看着她,开口,声音几分低哑,“出力的是本王。”

    不跟男人比脸皮!

    “夫君也饿了吧!”

    “爷也是凡人,出了那么久的力自然也会饿。”湛王风轻云淡,高洁无比道。

    容倾听着,感:这句话的重点不是饿,而是久。语气不显山不漏水的,可其实呢?

    容倾伸手胳膊,大拇指竖起,“夫君棒棒棒,夫君久久久!”

    湛王听了,垂眸,看了她一眼,压住那上扬的嘴角,轻斥,“没羞没臊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因为太饿了,不小心把脸皮给饿没了。”说完,伸手在湛王脸上捏了一下,认真道,“夫君的什么时候也饿没了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言,没绷住,伸出手,对着她一顿揉搓,“你现在调侃爷是越来越不费力了。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疼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容倾跟小猫儿一样闪躲,低呼,那声音在这夜半时分,勾人!

    上手本只想逗逗她,结果,一不小心差点揉搓出火来。也许,顺势行事也不错。只是,看着容倾身上那青青红红的痕迹,还有那微白的小脸儿。湛王深吸一口气,自觉收回手。

    为了长久的,循环使用,还是克制点儿的好。

    “想吃什么,爷让厨房去做。”

    看湛王收回手,听到他的问话,容倾拉着被子往里缩了缩,也当做没看到他身体的变化,“馒头,包子都行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了,扬眉。

    “简单的,填饱肚子就行,我想吃了继续睡。”

    这大半夜的,这浑身酸疼的,给她做四个碟子八个碗的,她也没那精神头去吃。

    “倒是好养活!”

    “嗯!我最大优点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了,没再多言,穿上衣服起身往外走去。走到一半儿,忽而停下脚步。转头,看着趴在床上昏昏欲睡的容倾,再看看正在跑腿儿的自己。

    湛王眼睛微眯,脸上神色不定,‘贤惠’的媳妇儿在床上,他这个‘天’一般的夫君却在跑腿儿给她找吃的?这是否粉末倒置的太彻底了点儿?还有,他刚才竟然也没觉得哪里不对……

    想想认识的最初,再看看现在。这改变,湛王忽感,他都有些不认识自己了。可是,不知不觉的就是变成这样了!

    世事无常呀!心不受控了,其他的都跟着变了。

    出力兼带跑腿儿的湛王爷,不觉叹息一声,随着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主子!”

    “去厨房拿点儿吃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看着听命离去的凛五,还有他那分外自然如常的神色。湛王反手把门关上。极好,堂堂王爷伺候王妃吃饭喝水,大家都挺习惯的。

    夜半时分,该睡的都睡了,没睡的吃上了。

    “挑灯夜读这话爷倒是经常听到,可是挑灯吃饭这事儿,却还是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嚼着吃着,顺嘴回一句,“谁让你白天把晚上的活儿给干了。现在晚上只能补充白天剩下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越来越会回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就是因为如此,我们的感情越来越好了。”

    呵……

    “是吗?如此,那就跟本王说说带云佳回来,是何种想法吧?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吃饭的动作一顿。read_di();

    txt下载地址:

    手机阅读:

    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顶部"加入书签"记录本次(第199章 男人劣根性)的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兰岚谢谢您的支持!!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