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章 云珟 我喜欢你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198章 云珟 我喜欢你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“容逸柏已经不在了,你也没必要再留在这里耽误自个的前程,今日就离开再寻新主吧!”

    “小的会走,但馨园的地契,小的不能给三爷。”

    这话出,少时静窒,而后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看在你过去对容逸柏忠心耿耿的份上,我不予跟你计较。但,凡事不过三,今日你若不把地契交出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说完,推门走出。

    走到外,看到站在院中的人,容琪脚步顿住,脸色微变,“容……王妃,什么时候过来的?”

    这问话,清晰的探究。什么时候过来的,看她听到了多少,以好做出辩解?

    看着容倾,容倾淡淡道,“刚来。”

    容琪闻言,眼神微闪,微松了口气,又有些怀疑,真的是刚来?

    容琪脸上的怀疑,容倾看到了,自然的无视了,不疾不徐道,“父亲怎么突然来馨园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正好有空过来看看。”说完,扫了祥子一眼,隐含警告。

    “父亲可是要回去了?”

    清晰的逐客令。

    容琪却已不觉如何,容倾对他不敬这已不是第一次,最初还恼火的不行,而现在,想想湛王……不敬就不敬,只要别找他事儿就行。

    嘴巴微抿,不是气闷,而是犹豫,要不要先解释一下呢?只是,解释是否显得欲盖弥彰,会被认为是心虚呢?如此……

    到嘴巴的话咽下,改为,“王妃怎么突然来馨园了?”

    “同父亲一样来看看。”说完,直言,“青安,送容大人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是!容大人请!”

    容琪听言,亦不再多言,看了祥子一眼,抬脚离开。

    容倾缓步往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父女二人擦身而过,却不如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王妃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容倾坐下,祥子走进内室,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容倾,“王妃,这里面有馨园的地契,还有这几年公子外面置买的几个庄子,还有在商号存的银钱,所有票据都在里面请王妃收好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看了一眼,却没打开去看。

    容逸柏是个隐富豪这一点儿已不容置疑,光是古家那五个商铺的收益都够让人眼睛发直的。

    银钱是好东西,只是,并非所有时候都绝对的令人心动。

    “容琪来了几次了?”

    “今天已是第三次。”

    容逸柏不在了,他的东西必然有人惦记。容琪作为亲生父亲,收回他的东西,也算是理所当然。只是,他未免太心急了点儿。而且……

    世上也没那么多理所让然。不然,白发人送黑发这样的遭遇,容琪该是伤心的不能自抑才是,如何还有心思惦记其他。

    “已经三次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!不止是馨园,他所知道的公子京城外的一处庄子,三爷前两日也派人去了。”

    前两日,也就是说在容逸柏下葬的第二日,他就开始着手接收容逸柏的东西了。呵……真是一位好父亲。

    “三爷不放心下面的人,担心公子不在了,下人生出异心,毁坏公子的东西,三爷想要收回也是情有可原。若是如此,小的或许也就把馨园的东西都给他了。可是……”祥子说着,嘴巴紧抿,脸色难看,难掩愤怒,“可是他收回却不是想留下,而是想把它给卖了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抬眸,“卖了?确定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祥子看着容倾,如实道,“在容家,在三爷的身边,有公子的人。”

    闻言,竟一点儿不敢到意外。因为,容逸柏就是个滑头。

    想要他的东西也就罢了,竟然还想卖了。呵呵……

    容倾又问了几句,祥子一一禀报。听完,一时沉默。

    少时,容倾看着祥子开口,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等公子百天之后,小的想离开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点头,“出去闯闯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若是……在外不顺,记得回来。”

    容倾话出,祥子即刻低头,掩住眼里忽然涌现的酸意,随着跪下,“谢王妃不怪之恩。”

    容倾扯了扯嘴角,不怪吗?不,她也曾怨过,怨祥子没护好容逸柏。只是,祥子没护好,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!当初若是多派几个人守在容逸柏身边就好了。

    人不在了,总是有太多让人后悔的事儿。只是,已然无用。

    在馨园待了一会儿,容倾既驱车往馨园而去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放开我,我不走,我哪里也不去,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凄厉叫喊声,马车微缓下来,青安一眼看过去,而后轻声道,“王妃,是古家少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古玉峥你不能就这么休了我,我没有对不起你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污蔑,是陷害,是有人故意抹黑我,古玉峥你出来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,容倾淡淡道,“回府!”这热闹,她没兴致看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马车行驶,身后叫声渐渐消散。容倾靠在车壁上,神色浅淡。看来,古家跟虞家是要彻底决裂了。

    休了虞氏,把她驱离,有太多办法可以做到悄无声息,可古家却偏偏搞出这么大的动静,连家丑都不介意外泄。

    如此,姻家变仇敌的架势。

    也是,古家已经够富贵的了。虞家这几年也有乘风而上的趋势,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,因为古家现在需要的是沉寂,而非再添一个助力。不然,皇上看了怕是会不高兴。万事最忌讳的就是一枝独秀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生生折了自己一个羽翼。这魄力……想来,古家还会走的更远。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容倾刚走到正院,凛五疾步迎上来,“王妃,您回来了!”

    容倾看着他,顿住脚步,眉头微皱,“谁身体不舒服?”

    凛五闻言,眼帘微动,却也没太惊讶,他身上药味儿藏不住,王妃有此一问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“回王妃,主子身体有些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容倾闻言,心头骤然一跳,不觉计算了一下时间。每个月湛王总是会有几个不舒服,就跟女人的姨妈期一样,规律性,特定性,还有……反常性。

    而根据上次那一起事,几乎可确定,湛王身体有异,体内隐毒的可能性极高。只是,那次不是已经寻到解药了吗?怎么……

    凝眉,低声问,“严重吗?”

    凛五含蓄道,“这次还好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没再多言,疾步往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屋内,男人穿着里衣,正在半倚在床头看书,姿态慵懒闲适,神色如常,气色……看起来还不错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湛王抬了抬眼帘,看了容倾一眼,随着又移开视线,继续翻看手中书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,透着一丝人没书吸引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容倾走过去,抬手抚了抚他额头,不热。看来这次是真的不太严重。在床边坐下,看着他,温和道,“身体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湛王头也不抬,不咸不淡道,“心里!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扯了扯嘴角,“想吃什么,我……”说到这儿,湛王斜睨她一眼,意思明显,容倾看的清,改口,“我让厨房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想吃的。因为,心里不舒服!”

    心里不舒服,重复两次,不容你忽视,简单揭过。

    容倾拿开湛王手里的书,随着俯身,低头,在他心口处用力亲一下,抬眸,“这样有没有好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湛王耷拉着眼皮,看着她,轻哼,“一股腐酸味儿。”

    容倾那一吐,那味道直到现在还萦绕在湛王鼻翼下,看她带着嫌弃。

    嫌弃从何来,容倾心知肚明,喝醉之后的事她记得。

    当时,湛王没直接把她扔出去,还真是意外。不过,也忍的很辛苦吧!但也真切确定,男人的好听话虽然说的夸大了些,但也不完全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喝一次酒把我家夫君都熏病了,看来得戒了。”说着,拿起外衣给他披上,“虽说是春天了,可气温还不稳定,都已经不舒服了,就别再显摆身材了,你不露我也知道你身材很好。所以,咱风度第二,温度第一,多穿点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着,直直看着容倾,等到容倾为他穿好上衣,淡淡开口,“你以前从未这样念叨过本王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抬眸,回视,眸色平和,透彻,温和道,“因为以前总是想的太多。怕这样说,你会不高兴,会不喜欢,认为这是虚伪。所以,就没说。还有……有时也想不起来说。”

    闻言,湛王眼睛微眯,“想不起来吗?”这话实在的,让人恼火。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不……确切的说是在容逸柏出事儿之前,我都还在习惯性的观察着你的情绪,总是怕你不高兴,日子又变得不安稳。所以,连直接开口求你救容逸柏,都有些犹豫。因为,知道你不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挺多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表现的很明显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都是本王的错?”湛王这习惯性的,找茬口气一出,容倾淡淡笑了。湛王嘴巴微抿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最初的相遇不太美好,中间的过程又是曲折起伏,磕磕绊绊太多,那种不平顺,我可能在心里有些发怵了。所以,不觉习惯了看你脸色。但在王爷开口,并真的动手去救容逸柏时,我真的觉得,人生这样也就圆满了。只是最后……他还是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着,眸色浮浮沉沉,“他没了,你的天都塌了!”

    容倾摇头,“天没塌,只是心里很难受,很想他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了,沉默。极好!现在她关心他时,会念叨他了。同时,也不再掩饰对容逸柏的想念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终于想起关心本王了?”天生的小心眼,容逸柏在不在,跟他泛不泛酸是两码事儿。

    “王爷怎么说就怎么是吧!”凡事说的多,不如做的多,在他对她好时,她也少想些,尽心的对他,不再让遗憾重复。

    人活在当下,以后如何,顺其自然吧!

    只是对于容倾的答案,湛王显然不满意,“你这是在敷衍本王!”

    “王爷怎么说,怎么是!”

    “容九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珟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出,男人那点点火气,点点不满,瞬时被击的七零八落。涌动在心,面上不显,轻缓,平稳道,“容九,把刚才的话,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看着男人四平八稳的反应,容倾叹气,“王爷,你真的很没情调。这个时候你应该说;你也喜欢我!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。不然,本王让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不过是想听一句表白嘛,搞得跟刑讯逼供一样。

    “云珟,我喜欢你……喜欢你送我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一点停顿,突然的转折,男人脸色骤然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容倾微微一笑,转身走出。

    看着容倾的背影,湛王脸色难看,这女人,是在逗他玩儿吗?

    不,刚才看她的样子,那句喜欢,不像是跟他逗闷子的。这么说,是真的了?想着,嘴角抑制不住的扬了起来。笑刚出,随着又顿住。不对……

    喜欢他送的礼物,这话也不像是假的。特别,那女人对黄白之物,确实是真喜欢。如此说的话……湛王眼睛微眯,嘴角垂下,黄白之物跟他,明显是那金元宝更具吸引力。

    想此,湛王嘴角完全耷拉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,湛王就跟那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,猛得心仪女子的表白,心里欢喜的同时又各种猜疑不确定。

    一句喜欢你,瞬时搞得湛王心神不定的。这不淡定,湛王自唾弃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女人,她喜欢他还不是应该。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。她不喜欢他才是找事儿。

    这样想,随着开口,“凛五!”

    声音落,人影现,“主子!”

    “刚才容九说,她喜欢本王,对此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凛五闻言,豁然抬头,神色变幻不定。没等来吩咐,却等来这么一句?主子告诉他这话是什么意思?还有……

    看着湛王眉宇间充斥的光润,凛五暗腹:主子这是在询问他想法吗?还是,在炫耀什么!

    “为何不说话?”

    凛五轻咳一声,收敛神色,肃穆道,“主子,这一点儿属下毫不怀疑。”

    闻言,湛王扬眉,“是吗?为何如此肯定?”

    “回主子,当初在云海山庄时,王妃冒死挡在你身前就是最佳证明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,她那样做是因为清楚,若是不出来,更是没好果子吃,所以才不得已而为之呢!”

    也许是这样。但,之后容倾那种担心,慌乱,主子可是看在眼里的。因此,他应该很清楚,王妃这句喜欢并非是作假才是。怎么……

    想着,凛五眼帘微动。主子心知肚明,却还这么问。这明显是,欢喜过旺,而后不由的有些不确定了。然后还顺带的还矫情上了。直白的讲,是属于得了便宜还卖乖吧!

    了然,凛五鬼使神差来一句,“主子这样一说,或许真的是这样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凛五这话出,湛王直直看着他,轻轻慢慢道,“你真如此想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妄议王妃,你是皮痒了吗?”话语轻缓,未见火气,却透着清晰的不喜。

    凛五垂首,眼底溢出点点笑意,随着单膝跪下,“主子恕罪。还有……王妃那一言,必然是真,绝不会有假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!就王妃现在的心情,她不会跟主子逗闷子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你刚才那一言附和,其实是在戏弄本王?”

    “主子恕罪!”

    湛王轻哼。

    戏弄,不敬,惩罚就是一声冷哼。如此,湛王好心情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王妃呢?”

    “回主子,王妃去厨房给您安排饭菜去了。知晓您身体不适,担心厨房那边做出的饭菜太过油腻对您不好吧!”

    湛王听了,忽而轻声道,“此时,本王忽然很想见见古玉峥。”

    话入耳,凛五微愣,稍不解之后,随即明白了什么,嘴角歪了歪,忍笑,一本正经开口,“主子,要不属下现在把人带过来?”

    “凛五……”浅淡的声音,染上警告。

    “属下知错!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凛五低着头,疾步退下。

    看着凛五的背影,湛王嘴巴抿了抿,随着下床,抬脚到镜子眼前,看着镜子里,眉眼生花,春风难掩的自己,这德行,湛王不满意。可是……

    垂眸,看着自己心口处,这里欢喜能怎么办呢!

    另外一边……

    凛五刚走出屋子,凛一伸手把他拉到一边,走到隐蔽处,站定,开口,“凛五,主子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呀?”

    “哪一句?”

    “明知故问!”

    凛五笑了笑,“主子为何想见古玉峥这句吗?”

    “嗯!为何想见他呢?”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看着凛五脸上的疑惑,凛一本想买个关子,可是心里翻腾的受不住,八婆劲头一上来,也顾不上装高深了。直接道,“这还不明白吗?自然是为了得瑟呀!”

    得瑟,这一词,实在是大不敬。可是最贴切能怎么办呢!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想呀!同样都是男人,媳妇儿同样都是自个挑选的。可是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?危难之时,那虞氏生怕古玉峥不死。而王妃呢,却是生怕主子出事。还有,王妃面对仁王的示好,可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,可是那虞氏,一个穷书生的几首破诗就把她勾引了。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见见古玉峥,心里必然是加倍的高兴。

    听完,凛一明白了,也瞬间就理解了。这就是湛王呀!

    只在意他想在意的,只维护他所在乎的。至于其他人好不好,跟他有什么关系!

    他真的是一个自私也很坏的人。坏的那样彻底,那样纯粹,让人气恨,却又束手无策!

    容家

    从馨园回来,容琪心里是忐忑的,也有些后悔,当时为何没先解释一下。那样也可当即看看容倾的反应,若是她真的不喜。那么,他也可再另作打算。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容倾态度不明,祥子又忽然出了京城去向不明,让他一时拿不定主意,犹豫不定,不知该不该出手。

    其实,就容琪感,容逸柏的东西眼下还是不要动的好。不然,惹得容倾不高兴了,他怕是不得好。再想想湛王……

    当即决定,以后再说吧!如此,不管柳氏晚上怎么在耳边哭诉,他都不为所动。最后烦了,直接不往她院子里去了。

    容琪这一躲,气的柳氏直跺脚,但却毫无办法。谁让她只是个妾,娘家又无人呢!谁让容琪胆小呢!

    所以,就容琪这样的,虽然幺蛾子不断,可他却很难惹出什么大事,因为没那个胆儿。可纵然是这样,也没挡住湛王向他下手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接过容霖递过来的东西,容琪随口问。

    容霖面无表情道,“先看看吧!”

    闻言,容琪动作一顿,神色不定,看着容霖那过于平静的神色,顿时心生不妙,生出不祥预感。

    根据过去的经验,当容琪对他又吼又骂的时,那反而没事儿。相反,当他用特别平静,清凉的语气跟他说话时,就如现在。那……都没什么好事儿。

    忐忑着,展开手中锦帛,当看清上面内容,眼眸瞪大,脸色损失变了,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收拾收拾东西,明天就动身吧!”

    “父亲,我为何突然会被调去西北呀!为什么呀?”西北那可是苦寒之地,调去哪里,那不是要他命吗?

    听着容琪的叫喊,容霖面无表情道,“听说,你准备卖了容逸柏的庄子还有馨园。然后,替你那小妾的兄弟还债赎身?”

    容琪闻言,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容霖看此,心里大怒,看来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儿子刚死了,尸骨未寒,他这个做爹的就想拿着他的东西,去怜惜小妾!

    容琪可真够不是东西的。

    不过,瞒的倒是够紧的。在他的眼皮底下做这些,他竟然一点儿没察觉。只可惜,瞒的住他,却瞒不过湛王的耳目。

    不过,也幸而他是真的不知。不然,这调令上就不止是容琪一个人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想此,容霖面色阴沉,“容琪你好样的,好样的!”说完,不再多言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一直幺蛾子不断,这次一下子作到头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冤枉呀!我……我是动过那念头,不过也就是顺口一说,没真的去做呀!还有馨园,我当时会说卖,那也是为了王妃,担心王妃触景伤情才……”

    容霖已懒得听容琪再说,伸手挥开他的手,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父亲,父亲……”容琪欲追,却被府中护卫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三爷,老爷有令,在你动身之前,不许你出这个屋子。”

    未免他闹腾,干脆的把他给禁足了。看来容霖这次是狠了心了,不再管他了。

    清楚,容琪看看手中的调令,欲哭无泪,后悔莫及。果然是不该动那心思呀!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不过两日,湛王身体已大好。其实他这次本来也没什么不适,不过是借此吸引某个小女人的心神罢了。而结果,他十分满意。当然了,也不是完全的十全十美。

    最大弊端就是,白天让他养着也就罢了,晚上也要他养着。更重要的是,这小女人对他上心的也足够到位,晚上不定时的碰碰他,摸摸他,看他发热了没。

    被她这么关心着,心里感觉是不错了,可是身体上受不住呀!本来没病,也要憋出病了。所以,湛王当即决定,干脆利索的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事儿要出门一趟!”湛王看着容倾道。

    容倾听言,愣了一下,随着起身,走进内室拿过大氅,递给湛王,“今天天气不好把这个披上。”

    就这!

    刚说喜欢他。现在他出门,她怎么就没一点儿不舍呢!湛王那个斤斤计较。不过,这想法在心里过了过,随着被压下。男人太腻歪,不像话。

    伸手拿过大氅,不咸不淡道,“我走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应的那个干脆,湛王忍住了才没丢给她一个冷眼。

    没情趣,这话说她自己最合适。

    “除此,就没别的话想对本王说?”

    刚才还自称是‘我’,现在马上又变‘本王’了。

    “夫君早去早回,我等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,尚且顺耳。

    心里舒畅了,抬手,点了点自己的嘴角,微微俯身,意思明显。

    容倾扯了扯嘴角,上前一步,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柔软,馨香入鼻,湛王本能的想亲回去,可是想想亲下去之后却不能成事的结果,湛王断然起身,重吐一口气,“我傍晚回来,中午不用等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容倾点头,湛王却是没动,而是抬手在她脸颊上轻拧了一下,那抹滑嫩,爱不释手,有些磨人!

    湛王眼底那抹晦暗,容倾看到了,反射性的低头,对手指。

    湛王看此,嘴巴微抿,几分急躁,难道要等她心情好些了,他才能做事。他可等不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“主子!”

    听到门外凛五的声音,湛王放下手,抬脚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容倾看着湛王的背影,不觉挠头。

    “王妃,李公公来了!”

    湛王离开不久,宫内李连来到湛王府。

    容倾听言,收敛神色,“请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少时,李连随着青安走进来,“老奴见过湛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李公公无需多礼,请起。”

    “谢王妃!”李公公起身,看着容倾道,“老奴今日奉皇上之命,请王妃入宫一趟。”

    入宫?感觉没什么好事儿。果然……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