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 之后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195章 之后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随着容逸柏的下葬,接下来就是该张峰父子了吧!

    那一日,长安街湛王对容倾的宠爱他们看得清楚。[.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同样的,容倾对容逸柏的在意他们看的更清晰。如此……

    张峰父子怎么都难以饶恕。现在,静待湛王妃将如何惩治他们,是活刮?还是生炖?或是更残忍。然……

    在众人翘首以望中,却见湛王府的护卫,竟把张良送到了张峰的住处。这……是什么意思?这是要让他们父子团聚?

    容倾这一举动,让太多人不明。

    容家

    传入容家,容琪看着容霖,凝眉问,“父亲,容倾她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容霖看着他,不咸不淡道,“想不明白?”

    容琪点头,严肃认真,“想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糊涂着好了。”

    容琪嘴角歪了歪。

    这答案,干脆的挤兑人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若是实在想知道,你也可以自己去问湛王妃。”

    容琪听了不说话了。明显的怂了!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容霖冷哼。

    刑部

    彼时,杨琥看着刘正,跟容琪同样的疑问,“大人,您说湛王妃这是何意呢?”

    刘正听言,看了他一眼,不咸不淡道,“没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这答案还能再敷衍些么?

    “张良不是一直想父子团聚吗?现在湛王妃不过是顺他心意,成全了他而已。这有什么值得探究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容逸柏可是因张良而死的。湛王妃如此……不应该呀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应该的。你以为湛王妃如你等一样吗?王妃她是仁心仁善的好人!”

    这话,让杨琥忽而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。根据这几次的接触来看,湛王妃虽不是一个恶毒的人,可也不完全是一个仁心仁善的好人吧!

    一个纯粹的好人,可是不会张口就说人家偷汉子。

    看杨琥神色不定的样子,刘正沉沉开口,“怎么?对本官的话可有所怀疑?”

    杨琥闻言,迅速收敛神色,摇头,“回大人,没有!”

    刘正冷哼,算他还算有脑子。

    “好奇心害死猫,以后湛王府的事,不懂的摆在脸上,憋在心里;懂的埋在心里,脸上也要给装不懂。不然,扒皮!”

    杨琥闻言,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扒皮,刘正或许只是说说。可若真探究的太多,惹了湛王。那,这两个字可就不止是说说,而是事实了。

    “谢大人提点,小的定谨记。”

    湛王的事不能好奇,更不能探究。湛王妃的也是一样!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禀大人,古家少主醒了,说想见见您。”

    刘正听言,静坐少时,心里打了几个转儿,而后抬脚走出衙门,往古家而去。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容倾对张良那一举,用意是何,凛五等不欲探究。他们比较关注的是,面对容逸柏的离世,容倾接下来要如何调节自己。

    是发呆,哀伤,抹泪!

    还是魂不守舍,默默思念!

    以上种种可以理解。(.cc 棉花糖)但,短时间内还可以,若是长时间都这样。那,可就有些不讨喜了。

    容逸柏于他们不是重要的人。他死了,几多叹息之后,再无其他感受。

    可以理解容倾的心情。但是若每日看着那样一张哀伤的脸,难免压抑。特别是湛王,他恐怕更不想看到。所以……

    在容逸柏下葬,容倾整理好容逸柏的东西,从容家回来之后,凛五等人,就开始沉默观望。期望容倾那消极的情绪,没到以泪洗面的程度。不然,大家日子过得都紧绷。然……

    此后容倾的反应,却超出他们的预想。

    湛王垂眸,看着站在他跟前儿为他系腰带的人儿,眼帘下垂,眼底神色不明。

    每天早上总是睡的跟小猪儿一样的女人,今天却意外的比他先醒,成亲这么久第一次。还有,第一次伺候他穿衣!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湛王点头,容倾还是忍不住上下左右打量了一遍,念叨,“没有哪里穿错吧!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不然出门可是要丢脸了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了,看了她一眼,什么都没说,转身向外走去。刚走出两步,一只小手滑入手心,拉住他。

    脚步微顿,转眸。

    容倾看着他,轻轻一笑,“我送你出门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言,眼帘微动,扫过容倾嘴角那浅淡的弧度,没说话,握住她微凉的手,走出去。

    守在门口的凛一,凛五,看到容倾竟随湛王一同出来,不由怔愣了一下,随着垂首,“主子,王妃!”

    “嗯!”随口应。

    不急不缓走着,容倾率先开口,随意道,“春天真的来了,早起也没那么冷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换季了,该做新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还有新鞋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春天来了真好,就是可惜不能吃暖锅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了一个冬天了,还没吃腻?”

    “是呀!怎么就没吃腻呢!”

    湛王听了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夫君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什么时候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!”

    “若是赶到饭点儿忙完,就回来吃饭吧!我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湛王脚步顿住,转头,看着容倾,眼底情绪不明,“给本王做饭吗?”

    “嗯!其实,我会做的菜不少,就是发挥不稳定,所以不能保证一定好吃。”容倾看着他问,“夫君喜欢吃什么?”

    湛王移开视线,继续向前,不咸不淡道,“没什么特别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讨厌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难吃的都讨厌!”

    容倾听了,扯了扯嘴角,“那我一定努力做的好吃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走到门口,脚步停下,在湛王转头看向她时,踮起脚尖在他下巴上轻轻亲了一下,“早些回来!”说完,看向凛五,“护好王爷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看湛王翻身上马,策马离开,容倾转身走回王府。

    凛五骑马跟在后,想着容倾今日的举动,眉头不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湛王离开,容倾简单的用过早饭,既开始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“三鲜春卷,荷叶饼小炒肉,清蒸鱼,鱼香茄子……”念着手中食谱,看着眼前食材。点过,抬头,“好了,都齐了,你先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小丫头犹豫着离开。

    容倾随意挽起长发,坐在小墩上开始摘菜。

    下人看此,疾步上前,“王妃,奴婢来吧!”

    “需要你,我会叫你。现在,你先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

    青安适时开口,“先下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看容倾一人在小厨房忙活,站在院中的下人都有些无措。

    青安,青平对视一眼,在彼此眼中看到同样的疑惑。容倾在想什么,她们想不明。

    饭菜做到一半儿,一门卫来禀,“王妃,潘俊,李娇二人在外求见王妃。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抬头,淡淡道,“让他们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门外,潘俊,李娇听了护卫的话,什么也没说,在门口磕了几个头,心里装着对容倾的感激,随着赶车离开。

    古家

    “刘大人!”

    “古少主无需多礼,躺着说话吧!”看着面色虚白的古玉峥,刘正温和道。

    古玉峥也未多做客套,扯了扯嘴角,几分无力,苦涩,“实在是有心无力,还请刘大人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古少主外道了。”

    古玉峥摇头,“刘大人请坐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刘正在床前板凳上坐下。

    古玉峥率先开口,“这一次的事,真是多谢刘大人,大恩铭记在心。”

    古玉峥派人请他过来,不会是单纯的想他道谢吧!

    心里如是想,面上温和一笑,“都是本官分内之事,何来什么恩情一说。古少主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古玉峥摇头,苦笑,“事到此,也不怕刘大人见笑。这次的事儿,幸而刘大人追查的紧,还有古家起火那日,也多亏刘大人派人来的及时。不然,我这条命怕是要交代在虞氏的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命要交代在虞氏手里,这话是何意,刘正自然明白得很,没多言,毕竟是人家家丑。继而,只道,“古少主大难不死,必有大福!”

    “借刘大人吉言。”古玉峥说完,转到正事儿,神色转为肃穆,“刘大人,我听闻容公子他……他遭遇不测了,这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古玉峥话出,刘正眼帘微动,心里几多思量,来向他确认这件事儿的?

    “嗯!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竟然是真的……”轻喃一声,长叹一口气,“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!”嘴上应,心里腹诽:古玉峥连番给他提到容逸柏到底是何意。

    “其实,今天请刘大人走这一趟,主要是想向刘大人请教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古少主有话请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见见湛王妃,不知这时候可合适?”

    刘正闻言,随着问,“不知古少主见湛王妃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“容逸柏有些东西在我这里放着,现在他人不在了,或许我应该拿给湛王妃!”

    古玉峥话出,刘正神色不定。容逸柏有东西在他这里放着?

    容逸柏跟古家有过接触吗?没记忆!

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中午时分,饭菜摆好,湛王回来。

    看到湛王,容倾扬了扬嘴角,“洗手,吃饭吧!”

    看一眼满桌饭菜,湛王在桌边坐下,由下人伺候着净手,随着容倾把筷子送上。

    “夫君,尝尝味道如何?”

    湛王拿过筷子,看着眼前颜色有几分怪异的菜,风轻云淡的夹起一块鱼放入口中,嚼两下顿住,随着咽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吃的出是鱼。”说完,拿起手边杯子,喝一口茶水。那动作,不似品茶,似漱口。

    看来,味道是不咋地!

    “再尝尝这个,我最拿手的。”容倾说着,夹起鱼香茄子送于湛王嘴边。

    湛王看她一眼,就着筷子吃下,嚼两口咽下。

    这次容倾不问他味道如何了,该问,“吃得出这是什么菜吗?”

    “山珍海味!”

    容倾听言,拿起桌上茶杯递给湛王,“喝点水吧!”

    湛王接过,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说山珍海味,实则是根本吃不出是什么菜吧!

    “其他的都是我一般拿手的,可尝可不尝的。”

    湛王点头,筷子刚动,容倾开口,“我做好以后让招财(湛王送给容倾的那只猫儿)吃了点儿,它刚才好像有点儿拉肚子。”

    闻言,湛王筷子放下,直直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太久没做了,有些手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比在昙庄时已经好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,那时你只会做四个菜,现在会做六个了。”

    增加的是数量,跟手艺无关。

    “其实,八个十个我也做的出。”

    闻言,湛王起身,拉着她往外走去。容倾跟着什么也没问。然后……

    看湛王从厨房拿出两条活蹦乱跳的鱼,看着她问,“会宰鱼吗?”

    “会!”

    “宰了!”

    “呃,好!”

    宰鱼的动作很熟练,堂堂法医,动手能力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“洗干净,然后过来生火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容倾被湛王指挥着打杂。湛王说到哪儿她干到哪儿,配合度没的说。

    “夫君,都好了!”

    湛王点头,随着在容倾惊疑不定的眼神中,拿起棍子挑起鱼对着火开始烤,动作透着熟练。

    容倾愣愣看着,“夫君会烤鱼呀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的呢?”怎么会烤鱼呢?太稀罕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湛王不会回答她,没想到,他说了!

    “先帝在世时,最是喜欢鱼。而我正好相反,所以,有一段时间感觉烤鱼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湛王说的不咸不淡,容倾听了,扯了扯嘴角,原来手艺是这样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,他觉得烤鱼有趣的那一段时间,先帝的心情怕是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