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 她的依赖 他在心软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渣王作妃第188章 她的依赖 他在心软
(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)    湛王府

    回到主院,屋内空无一个人,未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午夜时分,还不到上朝的时辰,正是安睡的时候,人却不在。

    不在这里在何处呢?

    容倾垂眸,掩住眼底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王妃!”一个丫头疾步上前,俯身请安。

    容倾点头,淡淡道,“给我装一壶热水在床头,你也下去歇着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丫头听令,即刻去忙活去了。

    容倾脱去外衣在床上躺下。很累,梳洗都没力气。

    小丫头拿水过来,却发现容倾已睡着了。

    嘴巴动了动,最终没敢叫醒她,轻手轻脚放下茶壶,为容倾掖掖被子,轻步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书房内

    “主子,王妃回来了!”

    湛王缓缓睁开眼眸,看向凛一。

    凛一垂首,低声禀报道,“王妃好像很累,什么都没说就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湛王听了,眸色微沉,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凛一低头静静站在一侧,亦没再多言。

    这一夜的王府,有些沉寂,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林家

    自容逸柏被劫持的事入耳,确定是真。林家的气压随之变得开始沉闷。

    成亲前夕,发生这种事儿,这心里怎么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林海入夜才回,刚进门,林夫人疾步迎上来,看着他,急声道,“老爷,怎么样?刘大人怎么说?容逸柏可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林夫人一连串的问题出,林海没回答,坐下,猛灌了一杯水,顺了口气,才开口,“事情怕是有些棘手。”

    林夫人闻言,心头一紧,“棘……棘手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林海看着林夫人,低声道,“劫走容逸柏的人,是安王府的人!”

    “安……安王府的人!”林夫人难掩惊骇。

    “嗯!他们说了,若想容逸柏平安无事回来,条件只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安王回京!”

    林海话出,林夫人心头一窒,心跳不稳,怔怔,沉默,好一会儿找到声音,神色不定开口,“安王回京,这条件……怕是只有湛王才能办到。”

    林海点头,这一点儿不容置疑的。

    整个大元王朝,除了湛王可以跟皇上谈条件,甚至为难一下皇上之外。其余,无人敢对皇上发号施令,除非是那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当然了,太后也是可以的。但是,让安王回京,太后怕是第一个反对的。[八零电子书.]所以,事到如今,就看湛王愿不愿意伸手了。

    “湛王他现在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林海摇头,“在寻找容逸柏的事情上,湛王府那边是很积极。至于湛王现在愿不愿向皇上开这个金口,现在还不明确!”

    林夫人听言,动了动嘴巴,压低声音道,“湛王爷他不是很宠湛王妃吗?所以,湛王他不会置容逸柏生死于不顾吧!”

    “凭着湛王的性子,他就算再宠湛王妃,也不会到予取予求的程度。特别安王府现在这一举,那完全是对湛王的挑衅,是绝对的胁迫。湛王若应,那就是妥协。你以为湛王他会吗?”

    林夫人不假思索摇头。不会!

    湛王那人,从来都是他为难别人。别人想为难他,他杀你全家。

    “而且,这事还有一个隐晦点儿。”林海深沉道,“这一次,有人拿住容逸柏,企图通过湛王妃,迫使湛王顺他索要。如此,若是湛王应了,顺了他的意。那么,往后或许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
    说不得就会有一些不怕死的,把湛王妃和容逸柏当成达到目的的一个阶梯,当成能威迫到湛王的一个工具。如此一来,湛王这一应,成就的是湛王妃危机四伏的以后。

    所以,湛王怕是没那么容易答应。也许,弄死安王让他给容逸柏陪葬,应该更容易些。

    “若是湛王不答应。那……容逸柏怎么办?”林夫人满心焦虑。

    林海面色凝重,“明玉可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什么都没说。不过,心里应该很难受!”

    林海听了,沉默。

    “老爷,你也派人去找找吧!我们不能坐着干等呀!而且,这也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容逸柏都是跟明玉定亲的人。他们若是什么都不做,定然会被人说闲话。就这……

    在成亲关头出事,指不定又有人说什么呢!

    “刑部的人跟湛王府的人都在找。刘大人说,我还是不参与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的?”林夫人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人多反而容易出乱。况且,容逸柏出事儿,就把京城搅的天翻地覆的这也有些不合适。传入宫中,怕是会惹出不满。所以……”林海叹了口气道,“湛王妃连容家的人都没用,连容琪都给拒了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们能做的只有等了!

    林夫人压下内心的焦灼,看着林海,说出心里最担心的所在,“老爷,你说……若是容逸柏万一有个好歹。那……我们该怎么办?玉儿又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海听了,垂眸!

    一个‘好歹’两重意思!

    一个是,容逸柏不幸身亡。那这亲事自然做罢。只是以后,林明玉亲事难免艰难。定过亲,就是一个大瑕疵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就是容逸柏性命保住,只是人或伤残。那,林家若退亲,必遭千人所指,万人唾骂。而亲事若继续,林明玉一辈子守着一个残疾夫婿,也是一悲。

    以上两种不管哪一种,林明玉都难好!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能做的不多。你若心不安,就在家里多拜拜菩萨,多烧烧香,祈祷容逸柏平安归来吧!”

    林夫人闻言,眼圈不由泛红,心里如压了一块大石头般,无比沉重。

    “以上这些,你对明玉不要讲。对外,也什么都不要说。从今日起,林家闭门谢客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另外一边……

    林明玉看着那大红喜服,看着容逸柏送于她的花灯,静静的发呆。心祈愿,愿他平安无事,早日归来!

    湛王府*翌日

    容倾睁开眼睛,感到腰间的重量,还有那可碰触的热度,发现被人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抬眸,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帘。昨晚他什么时候回来的,她竟然完全不知。睡晕过去了吗?

    想着,眼睛看着湛王那一张脸,有些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湛王睡着的样子,真的很好看,就似一副风景画,分外悦目。

    纤长浓密的睫毛如扇轻轻垂下,在白滑的肌肤上映出一道暗影。

    眼眸闭上,遮住了眼中所有的锋芒,敛去了所有的威慑,弱化了身上那股压迫感,让此刻他看起来分外的平和,也美的有些飘渺。

    容倾静静看着,时常感叹,不是说相由心生吗?湛王这如仙一般的样貌,为何内里却是如此魔性呢?

    蛇蝎美人,湛王时刻在用他的举动,诠释着这一词的含义。

    容倾想着,不觉扯了扯嘴角。让他知道她如此评说他,肯定又该得他冷脸了。

    垂眸,轻轻拿开湛王的大手,更欲起身,视线在碰触到湛王身上衣服时,不由眼帘微动!

    还是昨天那一身衣服,身上……清冽,清香夹带淡淡墨香!

    他独有的气息,他自己的味道!

    容倾看着,不由抬眸,那一双沉黑,深不见底的眼眸,映入眼底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刚醒来,声音带着一丝沙哑,低低沉沉,磁感性感,勾人!

    “王爷好看!”

    “本王知道自己长得好看。所以,不要跟爷比美,爷比任何人都美!”自夸的话,说的特别理所当然。傲娇的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容倾听言,不觉弯了弯嘴角。

    湛王看着她,不咸不淡道,“不要以为爷是在故意哄你开心。”

    容倾点头,“我知道,我夫君可是没那么体贴!”

    容倾话出,湛王抬手,“不是要起床吗?还赖在本王怀里做甚?”

    湛王话落,容倾伸手抱住湛王腰身,“你是我男人,我想抱就抱。”

    一言出,湛王眼底极快划过什么,垂眸。

    容倾把头埋入他怀中,有些沉闷,点点轻柔的声音从他胸前传出,“再抱一会会儿!”

    湛王看着她,静默,眼底神色不明。

    容逸柏出事,着急的是她,而心里不舒服外加身体难受的却是他!

    媳妇儿刚上道,晚上愿意出力了。他刚尝到一点儿甜头,容逸柏这惹人厌的东西就被人劫了。

    “容九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本王不会全部容着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容倾抱着湛王的手,不由收紧。

    湛王清楚感觉到,淡淡道,“容逸柏被劫,你为他着急上火,忙活到昨晚本王未回,你连问一句都给忘了。这一罪行,本王暂忍着,这一过给你记着,暂不追究。可是现在……你再抱,把本王这火给勾了出来。那,我可是不会容着你。你没心情,我可是有!”

    湛王话出,容倾心跳瞬时加快,抬头看着湛王,脸上表情变幻不定,有些不确定,有些激动,小心翼翼道,“不会全部容着我?床上的不容着,那床下的呢?是……是不是可以多容我一些?”

    若是,刚刚的话霸道的分外动听!

    “你就只听到了这一句?”湛王不咸不淡道。心里有些憋闷!

    没有哼她,没有驳回,没有嗤笑。只有一句反问,还是那样较真。

    如此……难道她刚才说对了,并不是她想多了。

    天上掉馅饼了,突然中了大奖了,容倾不由的激动了,虽然心里还在打鼓,“夫君……”激动的话还未出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本王有那么体贴,仁和?”

    “夫君一直都是又体贴又仁和。所以,我就……就当真了!”

    湛王轻哼!

    容倾揪着湛王衣襟,巴巴看着他,“夫君,我可是真相信了,真当真了!”

    “你就只会说这一句?”

    “床下的事你容着我,床上的事我由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条件交换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条件交换?这明明就*裸的相亲相爱!”容倾掷地有声道。

    湛王看着她,眼底神色明暗交错。

    她为容逸柏上心,着急的样子,看着很是闹心。但是……就这样吧!

    她依赖他的模样,还有这精神十足,又开始讨巧卖乖的小脸儿,看着心里舒服不少。

    “床下我容着你,床上你由着我。这有什么差别吗?”

    “差别明显呀!”

    “本王看都一样,无论床上床下出力的只有本王而已!”

    湛王话出,容倾瞬时笑了,可眼圈却是不由红了,“出力的都是夫君。以后我一定天天给夫君做好吃的……”说着,抱着湛王,有些孩子气的哭了起来,“呜呜……云珟,活着真好对不对?”

    不闻不问,冷脸不耐,冷言凉语!

    容逸柏出事,以上三种反应,无论湛王是那一种,对容倾来说,都够伤的!

    昨天晚上,梦里都是湛王的冷脸。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一句容着,容倾紧绷的情绪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出口。这么久了,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,她这是熬出来了吗?

    垂眸,看着抱着他哭的稀里哗啦的容倾,湛王抿嘴,脸上溢出点点忍耐,“容九,敢把鼻涕蹭到本王身上,本王让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人家正感动呢!王爷,你咋这么没情趣。”说着,用力在湛王心口蹭了蹭。

    容倾动作出,湛王身体陡然紧绷,磨牙,“容九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出,容倾红着眼睛,吸着鼻子抬头,“云珟,有人依靠的感觉真好!所以,你刚才的话一定不能收回知道不!”

    这模样,这话……

    脏兮兮,可怜兮兮!

    湛王看着,心口微紧。容倾这模样,他最是看不得。因为会心软。

    苦读书 reviewersguild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渣王作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渣王作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渣王作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渣王作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